為達最佳瀏覽效果,建議使用 Chrome、Firefox 或 Microsoft Edge 的瀏覽器。

請至Edge官網下載 請至FireFox官網下載 請至Google官網下載
晴時多雲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習近平訪法國前押送在法異議人士畫面曝 吹哨者揭威脅虐打內幕

中國國家主習近平訪法前夕,法媒播出中共在巴黎機場押送異議人士凌華湛的畫面。吹哨者王先生(見圖)告訴中央社,凌華湛飽受威脅、虐打,事實比電影還荒謬,彷彿在中國。(中央社記者曾婷瑄巴黎攝)

中國國家主習近平訪法前夕,法媒播出中共在巴黎機場押送異議人士凌華湛的畫面。吹哨者王先生(見圖)告訴中央社,凌華湛飽受威脅、虐打,事實比電影還荒謬,彷彿在中國。(中央社記者曾婷瑄巴黎攝)

2024/05/03 23:19

〔中央社〕中國國家主習近平訪法前夕,法媒播出中共在巴黎機場押送異議人士凌華湛的畫面,顯示地下警察網絡確實存在。吹哨者王先生告訴中央社,凌華湛飽受威脅、虐打,事實比電影還荒謬,彷彿在中國。

法國電視2台(France 2)2日晚間播出專題報導,直擊中國駐法大使館、中法協會成員、中國地下警察、中國公安局、僑民組織密切合作,企圖在巴黎以有組織的方式強迫一位中國異議分子回國。

電視2台團隊以及挑戰報(Challenges)事前接獲與凌華湛有聯繫的中國異議人士王先生通知示警,一路跟拍,直擊整個過程。

吹哨者王先生2日在律師陪同下,與法國國內情報總局(DGSI)、警察和記者會面,提交所有人物證。他接受中央社專訪,揭露更多前後細節以及紀錄片差點無法播出的緊急狀況。

上述原本規劃於2日晚間播放的影片,在播出前夕遭受一連串威脅,讓媒體決定提前到1日晚間播出。

首先是凌華湛1日下午收到中共傳來語音訊息,內容是親哥哥受折磨的聲音,並求他去大使館作證報導是假的。

凌華湛隨即失去聯繫,直到下午6點才被法國記者找到,情緒已接近崩潰。他說:「我考慮了很久,決定不去大使館,我不能背叛你們」,但也請法國記者救他哥哥。當晚凌華湛在律師的陪同下報警。

中國大使館更用之前搶走的凌華湛手機,在1日下午3點多以凌華湛根本不會的法文向法國記者發送訊息,自稱中國政府,指控報導都是謊言,並要求對方不要播出。

王先生告訴中央社記者,中國大使館曾致電電視2台關切;法國記者也擔心對方會透過法院命令阻止播出。

他說:「從這裡我感覺法國對中國態度較不堅定,過去報導的德、荷媒體,或半島電視台、BBC等,都不會為中國施壓而擔心。」

凌華湛最早在德國幫中共辦事,想棄暗投明,帶著證據向警察報案。中國使館知道後便威脅他若不願繼續合作,就寫檢討書回中國。凌華湛被要求從法國回國,王先生猜測是因為德國已盯上中共行動,打擊非法警局較嚴,便讓凌華湛先來法國,再押送回中。

來到法國後,凌華湛到了大使館,之後被關在奧貝維埃(Aubervilliers)某地下室,白天要他寫檢討和看央視,晚上和貌似被囚禁的哥哥視訊。

凌華湛仍不願妥協,因此被送到巴黎第9區的雲南、四川餐廳,遭到肢體暴力對待。按凌華湛說法,這兩間餐廳的老闆與巴黎第9區的警察局有關係。

凌華湛不僅被拘禁在餐廳內,更多次在街上遭毆打、塗抹小米椒,進醫院近10次卻仍不見警察介入。據信情報部門正就此事進行調查。

凌華湛過程中盡力保留證據,中共打手為了威脅寄給他家人的影音也在凌華湛與王先生等人的懇勸下,成為保護凌華湛最重要的呈堂供證。然而據王先生說,報導播出後,提供證據的家人也失去聯繫。為自保,凌華湛開始假裝配合,幫餐廳老闆辦事。

儘管旅歐數年的王先生也不斷遭受中共言語和人身威脅,但2月接到凌華湛聯繫時還是很難相信這樣的事情會在歐洲發生,直到證據逐漸累積才了解事情嚴重性,但一時也不知如何協助。

3月20日,凌華湛向王先生透露,中共預告凌華湛要搭上22號的飛機被遣返。王先生說,「我考慮了一下還是決定過去;若不是真的,也就損失一張巴黎車票」。

凌華湛告知將有警察押他回去,王先生覺得不能單槍匹馬,否則自己也有危險,因此聯繫認識的法國記者,對方也決定合作救人、拍攝。

22日早上6點,法國記者與王先生開始蹲守,一路跟拍。8點凌華湛進入暗黑的餐廳地下室;9點上了兩輛守在門口的轎車。王先生一看對方大陣仗,便又在叫上兩名法國記者友人,請他們先殺到機場等候、拍攝。

進入機場後,凌華湛遭到2位中國使館員工與好幾位穿著紅色「愛心團」背心工作人員的簇擁。「說實話我在機場看到這種場景我都矇了,一群人以圓形圍著他,穿著統一的制服紅色馬甲(背心),真的很誇張,彷彿像在中國一樣」,王先生說。

兩小時後凌華湛登機前一刻自行逃脫。據王先生說,收到記者通知的DGSI很重視,當晚就找凌華湛詳談情況,保證必將對方緝拿歸案。

然自3月22日至今,凌華湛不僅仍被威脅,又數度遭到毆打、搶手機,「讓我震驚的是,他們已知我們把過程全拍下來了,還明目張膽地恐嚇他」。

王先生覺得法國情報單位關切,但警方卻不夠重視,才讓中國所謂的「警僑服務處」橫行霸道。

法國高層警官也覺得中共「大陣仗押送人很荒謬,電影都不敢這麼拍」。法方向王先生指出,「不管凌華湛是否為罪犯,中國應通過正當途徑,法中甚至有引渡條約,最少也應該通知法國,有中國罪犯需要法方合作,不能自己抓人」。

幾年前就被中共盯上的王先生告訴記者,紀錄片播出後他馬上收到威脅電話與訊息,對方說認識法國內政部長、三軍統帥,要找人「辦他」,態度囂張。

王先生其實也擔心自身處境,「中共今天能綁凌華湛,明天就能來綁我」。

但他仍想站出來,並說道:「這能給全世界警示,他們竟然能在歐盟大國法國這麼幹,這麼強大的民主國家,中共居然敢派一群人穿著制服把人押送至機場、押回國。若能曝光,很有意義。所以我寧可冒著風險。」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相關新聞
國際今日熱門

2024巴黎奧運

看更多!請加入自由時報粉絲團

網友回應

載入中
此網頁已閒置超過5分鐘,請點擊透明黑底或右下角 X 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