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對我做什麼都可以,只要救我出去」新疆獄警訴沉痛經歷
列印


哈薩克公民記者阿札特13日轉發1名新疆獄警的信件,陳述他在「再教育營」的真實經歷。(路透)

哈薩克公民記者阿札特13日轉發1名新疆獄警的信件,陳述他在「再教育營」的真實經歷。(路透)

2019-05-13 22:59

〔即時新聞/綜合報導〕哈薩克公民記者阿札特(Erkin Azat)13日在「Medium」平台轉發1名新疆獄警的信件,陳述他在「再教育營」的真實經歷,並表示很後悔「選擇這個職業」。

據該信內容,化名為Berik的獄警自稱來自新疆達坂城新建的集中營,原本不是做這一行,2017年中國流行「協警」(助理警察)這個職業,當時政府宣傳時以為收入還可以,但加入後非常後悔,因為不但沒有假日和節日可放,薪水也常常被扣,有時拖了幾個月才拿到;還被要求背法律、政治,並定期考核。他每天24小時都處在高度精神緊張的狀態,因此患上失眠。

Berik表示,他以前有拍攝經驗,所以被安排在有監視器的監控室。雖然是「監控室」,但他們背後也有監控鏡頭,記錄他們的一舉一動,規定他們「不能離開崗位、工作期間不能睡覺、不能亂走動」,雙眼要盯著眼前監視器畫面的狀況,如果有什麼差錯,他們也會被連坐處罰,輕罰扣1個月工資,重罰就和犯人一同「學習」。所以連Berik自己都覺得被關在囚房,而不是監控室。

Berik說最難忘的經驗,是達坂城集中營擴建完之後,有一次來了3000多名年輕高中女孩,年紀大約18歲,當時站在第1排的少女悄悄對他說:「哥,您對我身體做什麼我都願意,只要能把我從這兒救出去就可以」,當時他無法直視她的眼睛,幾乎每天耳邊都迴響著她的這番話。

Berik最後提及,有時長官們還會進到監控室,聲稱是查看工作,其實是在「選女孩」,長官會要求他們把監控鏡頭聚焦在她們的臉部,甚至半開玩笑地說「幫我選個漂亮的」,鎖定目標後,長官會以談話之名,請手下把女孩帶到沒有監視器的員工廚房性侵。如果長官心情好,還會允許手下輪姦女孩子。完事後,那些女孩大多不會說什麼,因為她們不能哭、不能表達情緒、不能交談,情緒無從發洩,但Berik依然能從監控畫面看見她們噙著的眼淚。

想看更多新聞嗎?現在用APP看新聞還可以抽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