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達最佳瀏覽效果,建議使用 Chrome、Firefox 或 Microsoft Edge 的瀏覽器。

請至Edge官網下載 請至FireFox官網下載 請至Google官網下載
晴時多雲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網路砲聲隆隆 夏林清:他們也沒來問我啊

夏林清表示,如果不是過去從事社會運動的歷程支撐住,「我早就打趴了!」(記者王藝菘攝)

夏林清表示,如果不是過去從事社會運動的歷程支撐住,「我早就打趴了!」(記者王藝菘攝)

2016/09/24 21:10

〔記者葉冠妤/台北報導〕因輔大心理系性侵案,遭受害學生男友為文指控吃案,文章更提及夏說出「你們學生之間的情慾流動我也知道,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們平常在八樓幹些什麼,偷吃也要把嘴巴擦乾淨」、「我不要聽一個受害者的版本」等話語,造成女學生二度傷害,導致外界一片倒聲浪指責夏林清冷血、缺乏同理心,夏林清對此表示,她當時說這些詞語有其談話脈絡與氛圍,她鼓勵並欣賞每個人面對自己的情慾,但並不是一味自由讓它流動,而是要對後果負起責任。

夏林清說:「我反對教條式、保守地去壓抑情慾乃至性,我鼓勵並欣賞每個人面對自己的情慾,並非一味自由丶自主地讓它流動,認為都要對後果負責,即令冒著反對社會主流對情慾的看法與價值觀,去享有自己的情慾流動經驗,我都尊重,但自己要有準備面對可能的批判與討伐,不可以裝無辜。我是站在這樣的觀點立場上,在該次談話的最後,表達我對心理系學生們的看法。」

對於許多網友批判夏在吃案指控爆發後,只在乎事實辯駁與鬥爭,未展現作為師長的高度,夏林清解釋,許多網路意見領袖對她的批判,逼得她不得不持續丟出具體資料去破除指控,「他們(指張娟芬、楊索等人)也沒來問我,沒問任何人啊!」若不是過去從事社會運動的歷程支撐住,「我早被打趴了!」夏林清更笑著說,自己是直到這次事件,才學會「腦補」這個字詞。

而被受害學生暗指吃案,夏林清也辯駁,去年六月底性侵案發當時,她人根本不在國外,校方、系上、警方、社工資源在第一時間進場協助,她回台後,也是被動受邀加入教育輔導小組;對於男友在今年五月廿九日po文指出跟夏對談時,夏態度很兇,夏林清則否認,她解釋,自己只是要求學生辨別述說的位置層次,但態度沒有很兇。

此外,外界也譴責夏林清企圖誤導、延宕該學生提出正式性平申調,夏林清表示「我沒有說過不建議走性平程序這句話,我只是以曾任性平委員的自身經驗分享,告訴他們(指受害學生及其男友),通常性平調查需等待司法程序等因素,進行緩慢。」

記者提問夏林清,對於心理系自行組成的教育輔導工作小組運作是否成功?夏林清說,就當時女學生及其學姊主動提議組成工作小組,處理系上學生間的群體衝突,並陪伴事件相關人輔導談話,就這個成立目的而言,工作小組是運作成功的,有成功接住學生;但夏也坦言,該名受害學生提出男學生道歉、退學等四點訴求,最後協商破局,包括她自己、小組成員及女學生情緒都很沮喪。

至於對於性侵加害嫌疑學生的看法,夏林清說,她當初就認為這名男生行為不當,也表達過該生應像女學生道歉,對該男學生回到校園上課一事,夏表示,因司法判決仍在程序中,該名男學生目前是嫌疑人身分,他捍衛自身受教權,身為師長無從阻擋。

針對輔大校方暫停她社科院長的職務,夏林清也頗有微詞,夏表示,所有資訊從頭到尾她都是從網路上得知,包括教育部調查報告九月十二日就已寄出,至今輔大心理系都未從校方那裡獲知報告內容,報載也提到校方不打算就報告對教育部進行申復,「檢討的心理系工作小組,卻不讓心理系相關人答辯機會」,而她認為校方做出暫停職務決議,很明顯只是為了斷尾求生,將心理系推上祭壇。

夏林清感性地說,自己過去不熟悉網路媒介、鄉民文化,這次算是吃足了苦頭,若沒有過去的協助公娼議題等邊緣社運經驗,恐怕早就被打趴。對於性侵案件延燒至此,夏林清也感觸,這是一個可以多方探討、探究的過程,現在只盼外界能停止見到黑影就開槍的獵巫指控,且能讓逐漸出土的真相見到光日。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相關新聞
社會今日熱門
看更多!請加入自由時報粉絲團

網友回應

此網頁已閒置超過5分鐘,請點擊透明黑底或右下角 X 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