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控台大防「思想污染」 促轉會:背後有國民黨青工會
列印


行政院促轉會揭露在威權統治時期,國民黨政府以「春風計劃」深入各大專院校進行監控,在全國各大專校院「層層佈建」抓耙子,國民黨青工會當年更直接點名「台灣大學」,要求校方嚴加管控「思想污染」。圖為台灣大學校門口。(資料照)

行政院促轉會揭露在威權統治時期,國民黨政府以「春風計劃」深入各大專院校進行監控,在全國各大專校院「層層佈建」抓耙子,國民黨青工會當年更直接點名「台灣大學」,要求校方嚴加管控「思想污染」。圖為台灣大學校門口。(資料照)

2019-05-12 12:13

〔記者陳鈺馥/台北報導〕行政院促轉會揭露在威權統治時期,國民黨政府以「春風計劃」深入各大專院校進行監控,在全國各大專校院「層層佈建」抓耙子,國民黨青工會當年更直接點名「台灣大學」,要求校方嚴加管控「思想污染」,重點關注台大學生。

據促轉會調查,國民黨政府為掌握當年全國80餘所大專院校動態,政府結合情治單位、教育部及國民黨系統,以「層層佈建、室室有人」方式對學生進行監控,以1983年為例,全國各大專院校佈建人數高達5041人。

近期出版的李永熾回憶錄《邊緣的自由人:一個歷史學者的抉擇》也描述,在美麗島事件發生後,「不知怎麼地,傳出台大歷史所學生周婉窈要去總統府抗議的風聲。系主任孫同勛認為應該壓制一下,避免惹出麻煩,由於周婉窈的導師是永熾,孫同勛就來徵詢他的意見。」

李永熾認為,「採取壓制手段是非常不應當的。首先,事情還沒發生,怎可以根據傳聞來壓制學生?而且站在系所立場,應該了解學生真正想做的是什麼,以及為什麼要這麼做,才是根本處理方式」。

對此,台大歷史系教授周婉窈近期在臉書發文補述提及,「首先,這是沒有的事情,我是『事後』─可能很久之後,才聽說有這件事。我被歷史系女教官盯上,她一直想製造事件羅織我吧?非常感謝李老師阻擋這件事,也感謝孫主任聽得進同仁的建議。」

「這位女教官,想找我麻煩,不只這件事!」周婉窈憶及,她出國後,有次回國,鄭欽仁教授提到「有一次這位教官說公館附近有個爆炸案,懷疑是我做的,要系主任孫同勛教授找個藉口調我到系辦抄公文,以取得我的筆跡」。

周婉窈指出,如同徵詢李永熾老師一樣,孫主任徵詢鄭欽仁老師意見,鄭老師告訴孫主任絕對不能做。近日,鄭老師又提到,「當時台大半夜常有人貼海報,清晨7點以前就會被清得乾乾淨淨,那位教官懷疑有海報是我寫的,要透過老師取得我的筆跡。」

周婉窈提及,想要她的筆跡是這件事重點,她的學妹胡慧玲受到同班同學監視,也是這位教官派的,幸好這位同學是慧玲的好友,懷著「與其別人來寫報告,倒不如我來寫」的心理,答應替教官監視慧玲,也寫了一份洋洋灑灑「此君一點都不可怕」的報告。

周婉窈推斷說,當時她自己有被監視,也知道是哪一位同學,可惜她不是自己好朋友,「我應該永遠不會有確證說她監視我」。

「在國民黨政府持續強化監控力度過程中,台灣大學是政府的眼中釘!」促轉會表示,當時台大的學生活動被政府懷疑與黨外勢力勾結,並揣測其動機。教育部長也曾裁示,「台大研究生學會改選案,及台大大新、大論、法言社論活動中,我們謀略性的作為仍請青工會指導運用。」

促轉會強調,政府在執行校園偵防計畫時,會格外留心不讓黨團痕跡過於明顯,例如當年國民黨青工會的與會代表便在會議中建議,「輔導台大的重點社團權責要注意,因黨團不適合直接參與輔導,仍要由台大訓導處出面來做,我們不便介入,可由我們和學校課外組成立專案小組,我們策劃,由學校來執行。」

  • 李永熾回憶錄《邊緣的自由人:一個歷史學者的抉擇》描述提及,在美麗島事件發生後,不知怎麼地,傳出台大歷史所學生周婉窈要去總統府抗議的風聲。系方認為應該壓制一下,避免惹出麻煩,曾就此詢問李永熾的意見。(記者陳鈺馥翻攝)

    李永熾回憶錄《邊緣的自由人:一個歷史學者的抉擇》描述提及,在美麗島事件發生後,不知怎麼地,傳出台大歷史所學生周婉窈要去總統府抗議的風聲。系方認為應該壓制一下,避免惹出麻煩,曾就此詢問李永熾的意見。(記者陳鈺馥翻攝)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