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林點滴》特殊感染症診斷 如推理小說抽絲剝繭
列印


2019-03-26

記者羅碧/專訪

當初本來鑽研兒童免疫學,但因同學從住院醫師第二年就立志要走小兒免疫科為「次專科」,黃立民不想奪人所愛且破壞同窗情誼,住院醫師第三年選次專科時就選小兒感染科。結果發現感染科非常有趣,除了要懂得小兒免疫、心臟、腸胃等其他次專科的領域,而且在特殊感染症的鑑別診斷時,要抽絲剝繭,如同他愛看偵探推理小說一樣,推論因果關係,而防範疫病傳播。

令黃立民遺憾的是,今年台大和北榮內科系第三年住院醫師選次專科時,感染科竟然掛零,沒有人要走感染科;他表示,年輕醫師都寧可選擇腸胃科或心臟科,主要是因為現在健保給付並未包含感染症管控的費用,只有給付門診、藥品、檢驗、住院等費用,但是感染科醫護人員和感染監控系統與相關措施都需醫院自行負擔,如同急診科在醫院體系中屬於不賺錢的科別,感染科醫師所得低,且一旦有疫情流行,又得身先士卒,暴露於感染風險中,都會影響年輕醫師選擇考量。

憂心年輕醫師不選感染科 盼政府投注經費防疫感控

黃立民說,2003年的SARS疫情凸顯出院內感染管控的重要性,當時有患者從中華路走到延平南路,因為不想繞路,直接穿越和平醫院,就感染了SARS;2015年韓國的MERS疫情也是和韓國人的探病文化密切相關,也暴露了韓國院內感染管控的嚴重缺失。

黃立民說,MERS事件後,韓國醫師告訴他,韓國是民眾住院自付感控費用,平均下來,每個人的負擔也不會太重;日本則是政府編列預算,值得我國借鏡。

黃立民說,全球已經是一個地球村,每種疾病都有長短不一的潛伏期,無症狀從1天到10天,等到出現症狀時,才有傳染性,這時感染者都已經到他國或進來台灣了,如果發病地點的衛生防疫體系不健全,就會爆發流行,全世界都有同樣的危機,至少可做的是,在醫療院所就防堵住疫病,讓它不再回到社區,造成更大的危害。但是醫院若沒有相關醫療人員編制及經費,就可能出現防疫漏洞。

  • ▲黃立民的辦公室牆上掛著病童祖父寫給他的百字福,感謝他費心救治孫子的性命。(記者朱沛雄攝)

    ▲黃立民的辦公室牆上掛著病童祖父寫給他的百字福,感謝他費心救治孫子的性命。(記者朱沛雄攝)

想看更多新聞嗎?現在用APP看新聞還可以抽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