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師法修正三讀 教師團體:寫下最黑暗的一頁
列印


圖為上月全教產到立院抗議,反對惡修教師法。(資料照)

圖為上月全教產到立院抗議,反對惡修教師法。(資料照)

2019-05-10 20:59

〔記者林曉雲/台北報導〕立法院今天完成教師法修正案的三讀程序,全國教育產業總工會理事長黃耀南直批,新版教師法是為台灣教育寫下最黑暗的一頁。全教產對於今日立院所做所為非常失望,也對教育部的作為感到痛心,親師合作、尊重教育專業,應該是全體國民的共識,而今,新教師法的修正,是將教師與家長分化、是將教師的工作權打到谷底,是我國教師最黑暗的一天,台灣未來的教育令人擔憂。

黃耀南表示,政府不依正常修法程序,先是順應人本及家長團體,利用媒體污名化老師,再將教師法的修法焦點全部放在「不適任教師」的處理上,教師法修正法案中的專審單位,由不具專業的校外人士組成,可隨意透過教評會處置教師的去留,將教師的專業、工作權視若無物。

黃耀南指出,在新版教師法中,教師在授課過程中如果任意被學生指控霸凌學生,便能透過不具專業的專審會剝奪其工作權,然學生的管教該如何進行?管教的紅線又在何處?只要學生指控、家長放爆料,教師將面臨沒有工作的威脅。教育部只想著如何將教師趕出校園,卻不想如何改善教學現場?這對國家教育將是多大的傷害?所謂管教的紅線在哪裡?當歐美國家可以立法要求學生不帶手機、霸凌觸犯校規的孩子可以由家長帶回管教時,請問我國高中以下教師要如何面對愈來愈自我的學生及家長?這對其他認真向學的孩子又是多大的傷害?

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理事長張旭政表示,爭議之處仍有很多,諸如教評會增聘外部人員是否妥當、是否真能解決問題等關鍵爭議有待釐清,這次修法,教育部原本說只處理不適任教師部分,現在卻包裹對中小學教師不利的條文,實有背信之嫌。

張旭政質疑第33條空白授權教育部逕行訂定專業發展方式。未來恐扼殺教師多元的專業發展空間,全教總表達強烈反對。此外,將中小學教師與大專教師就共同權益事項「進行切割」,像是中小學教評會處理性平、體罰霸凌要有外部委員,大專卻不用;又如大專院校申評會教師組織代表非由地方教師會派出,卻是由大專同級教師會派出,此等做法顯有歧視中小學教師之嫌。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