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願意走」 何茜芸的八年百岳瑜珈路
列印


何茜芸在前往嘉明湖時,在「向陽名樹」前做出舞王的動作。 (何茜芸提供)

何茜芸在前往嘉明湖時,在「向陽名樹」前做出舞王的動作。 (何茜芸提供)

2019-04-19 18:41

〔記者林家宇/台北報導〕台灣擁有豐富山林資源,攻略百岳成為登山愛好者們趨之若鶩的目標,瑜珈老師何茜芸在踏入登山領域第八年完成百岳,雖不至「十年磨一劍」,但「八年登百岳」帶來的不僅是達標的滿足,對她來說,登山已是生活中的一環,「只要願意走,一定可以走到。」4月7日完百的瞬間,沒有血脈賁張的激動,只有雲淡風輕的平靜。

2011年因生活困境走出戶外散心,不惑之年的何茜芸與登山結緣,進而開始挑戰百岳。具八年瑜珈資歷的她,發現想在山上做瑜珈時「心有餘而力不足」,內心直呼「怎麼會這樣」。不服輸的個性反而激起鬥志,至此之後,每登一座山必獻上進階動作「舞王」,並針對各個行程設定主題動作。

雖然高山稀薄空氣與爬山體力的耗費,讓「舞王」難度有增無減,但越困難的事越有其價值,舞王的高難度是何茜芸對山岳表達愛慕之意的最佳方式,「每當完成一個目標,內心的喜悅就像生活上克服了一些障礙。一次次的經驗累積中,讓自己愈來愈強壯的不只有身體,更重要的是內心的強壯。」

百岳與瑜珈的奇妙組合吸引了眾人的關注,媒體報導後名氣逐漸在登山界響亮起來。但人紅是非多,繼之而來的卻是網路霸凌,看見人性黑暗面的極度恐懼,憂鬱症找上門,甚至一度起了放棄完成百岳瑜珈的念頭,再加上車禍影響,2014整整一年沒有登上百岳,也讓最初3年完百的計畫無限期延宕。

人生有時需放慢、停下腳步,才有再前進的動力。何茜芸轉念一想,「唯有將腳步跨出內心恐懼的牢籠中,才能遠離痛苦」,並藉由赴尼泊爾參加瑜珈研習營的機會,走了趟喜馬拉雅山聖母峰基地營,此行不但讓她放下流言紛擾,也成為她朝完百之路邁進的充電器。

每一張登上三角點的瑜珈照片看似簡單、美麗,背後蘊含的除了經年累月練習的瑜珈技巧,還有登上每一座山頭背後的辛酸及命懸一線的時刻。

挑戰馬博橫斷時,因一時大意險些掉落山谷,幸虧山友及時伸手搭救才幸免於難,這生死交關的五秒鐘,她一輩子無法忘卻。

馬利加南山前段的巨石峰頂,何茜芸與隊友歷經驚心動魄的60分鐘,在毫無間斷的疾風慘雨下,全隊共費1小時跪爬登頂,凍到發抖,拍照時面色慘白,多停一刻絶對失溫,也成為她唯一一座無法做出舞王的山頭。

她說,即便日後重返,仍決定讓缺憾留下,不再補上舞王,或許就如同人生一般,不可能事事盡如人意,有時缺憾反倒顯得刻骨銘心。

邁入百岳瑜珈第八年,何茜芸終於在生日前達標,此行10人共6人完百,覺得自己何其幸運,能與共患難的隊友一同完百,完成百岳的瞬間心理反而平靜,「天氣好、人對了,就順其自然。」

對何茜芸來說,完百是心靈上的成長,若非在三角點有目標要做,可能真的會放棄。爬山如同面對社會的種種,即使邊走邊怨嘆,不走還是到不了,「爬山界前輩說,沒有走不到的地方,只要願意走,一定可以走到。」她認為,挑戰百岳一定會改變人生觀,畢竟「什麼事情沒有碰過?人生最低潮都經歷過,還有什麼走不過?」

  • 遭網路霸凌初期帶著受創的身心登頂,卻在獻上舞王時失敗二十幾次。整理情緒大喊一聲後順利完成,霎時感動落淚。(何茜芸提供)

    遭網路霸凌初期帶著受創的身心登頂,卻在獻上舞王時失敗二十幾次。整理情緒大喊一聲後順利完成,霎時感動落淚。(何茜芸提供)

  • 何茜芸(右)曾在南二段雲峰巧遇登山界聞人G哥(左),大家搶著跟拍照,何茜芸搶到第一個。(何茜芸提供)

    何茜芸(右)曾在南二段雲峰巧遇登山界聞人G哥(左),大家搶著跟拍照,何茜芸搶到第一個。(何茜芸提供)

  • 馬利加南山是百岳瑜珈中唯一未獻上舞王的山頂。(何茜芸提供)

    馬利加南山是百岳瑜珈中唯一未獻上舞王的山頂。(何茜芸提供)

  • 在七彩湖的完百「溼背秀」,是為紀念已故百岳比基尼女王「G哥」吳季芸。(何茜芸提供)

    在七彩湖的完百「溼背秀」,是為紀念已故百岳比基尼女王「G哥」吳季芸。(何茜芸提供)

  • 何茜芸認為,挑戰百岳一定會改變人生觀,畢竟「什麼事情沒有碰過?人生最低潮都經歷過,還有什麼走不過?」(何茜芸提供)

    何茜芸認為,挑戰百岳一定會改變人生觀,畢竟「什麼事情沒有碰過?人生最低潮都經歷過,還有什麼走不過?」(何茜芸提供)

  • 百岳瑜珈第8年,何茜芸與5名隊友一同完百。(何茜芸提供)

    百岳瑜珈第8年,何茜芸與5名隊友一同完百。(何茜芸提供)

  • 手平衡是勇氣的象徵,需要強而有力的手臂和上背肌力。當時需要勇氣挺過困境的何茜芸,第一次在高山上將手平衡做得如此完整。(何茜芸提供)

    手平衡是勇氣的象徵,需要強而有力的手臂和上背肌力。當時需要勇氣挺過困境的何茜芸,第一次在高山上將手平衡做得如此完整。(何茜芸提供)

  • 何茜芸在能高南峰完成瑜珈動作「單腿繞頭式。(何茜芸提供)

    何茜芸在能高南峰完成瑜珈動作「單腿繞頭式。(何茜芸提供)

  • 何茜芸前往尼泊爾參加瑜珈研習營,走了趟喜馬拉雅山聖母峰基地營,不但讓她放下流言紛擾,也成為她朝完百之路邁進的充電器。(何茜芸提供)

    何茜芸前往尼泊爾參加瑜珈研習營,走了趟喜馬拉雅山聖母峰基地營,不但讓她放下流言紛擾,也成為她朝完百之路邁進的充電器。(何茜芸提供)

  • 何茜芸在嘉明湖做出舞王動作。(何茜芸提供)

    何茜芸在嘉明湖做出舞王動作。(何茜芸提供)

  • 何茜芸在卑南主山做出舞王動作時,與晨光映照,氣象萬千。(何茜芸提供)

    何茜芸在卑南主山做出舞王動作時,與晨光映照,氣象萬千。(何茜芸提供)

  • 一般人在登山過程中,常會手腳僵硬,但何茜芸在登上玉山主峰後,仍做出單腿繞頭式的動作。(何茜芸提供)

    一般人在登山過程中,常會手腳僵硬,但何茜芸在登上玉山主峰後,仍做出單腿繞頭式的動作。(何茜芸提供)

  • 何茜芸在佳陽山做出舞王動作,與群峰雲彩共舞。(何茜芸提供)

    何茜芸在佳陽山做出舞王動作,與群峰雲彩共舞。(何茜芸提供)

  • 何茜芸能高安東軍途中做出瑜珈動作,山岳上正巧出現水鹿,也留下這幅美妙的畫面。(何茜芸提供)

    何茜芸能高安東軍途中做出瑜珈動作,山岳上正巧出現水鹿,也留下這幅美妙的畫面。(何茜芸提供)

想看更多新聞嗎?現在用APP看新聞還可以抽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