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韓首次合製懸疑音樂劇 〈傾城記〉今起台中歌劇院首演
列印


藍色蝴蝶是劇中重要的符號,由此讓城市裡不公不義的事情漸漸被發現。(記者何宗翰攝)

藍色蝴蝶是劇中重要的符號,由此讓城市裡不公不義的事情漸漸被發現。(記者何宗翰攝)

2019-01-11 06:31

〔記者何宗翰/台中報導〕台灣團隊C MUSICAL與韓國合製的懸疑音樂劇〈傾城記〉,今起一連3天將在台中國家歌劇院中劇院世界首演,這是台灣劇團首次與韓國音樂劇人才共同製作音樂劇,由韓國的金仁馨擔任歌唱指導、鄭皓準編舞,韓圭晶導演。

台中歌劇院去年剛上演韓國音樂劇〈光的來信〉與〈搖滾芭比〉,令不少觀眾印象深刻。〈傾城記〉的藝術總監、作曲者張芯慈說,這次除了能看到華麗精彩的K-POP排舞,13名演員經過密集的韓式歌唱「重訓」之後,整體演唱素質也一定較以往台灣音樂劇更加整齊。

〈傾城記〉劇名指的是即將傾倒的城市,張芯慈說,我們很習慣城市生活給的安全感,也很容易去忽視或忽略當中的危險或不公平,故事描述了整體社會的不安與動盪;創作靈感來自太陽花學運、鄭捷的無差別殺人、妙禪事件,同一時期南韓總統朴槿惠的「閨蜜干政門」、世越號船難也成為素材。

故事中的男主角是一名正常的中年男子,家中的太太、小孩都忽視他,將他當作賺錢機器,他的人生沒有什麼夢想,直到某天撞上一名正在逃跑的謎樣少女,少女有著一個藍色蝴蝶的刺青,從此改變了他的生活,將他拉進了一個巨大的陰謀當中。

「有點像台灣版的〈悲慘世界〉。」張芯慈說,少女代表了社會比較低下階層的人,也帶出了虛構的「陽明會」組織,看似要幫助這些人,但其實背地裡透過藥物來控制底層社會;藍色蝴蝶是劇中重要的符號,由此讓城市裡不公不義的事情漸漸被發現,「一隻蝴蝶足以傾城」。

有別於大型音樂劇習慣性用大布景打造實景,〈傾城記〉以意象的手法呈現懸疑感,張芯慈說,70多個場景透過多媒體的投影,燈光及走位的流動,用鐵構平台和推車組成了這座城市不同的樣貌,是台灣過去的音樂劇裡很少看到的。

C MUSICAL從未在台北以外有過售票演出,為何把〈傾城記〉的首演放在台中?張芯慈說,中劇院的場地十分迷人,有完善的設備、剛好的大小、舒適的觀眾席,讓作品在適合的場地初次見客,是十分幸福和幸運的事情。

  • 〈傾城記〉描述了一種整體社會的不安跟動盪感。(記者何宗翰攝)

    〈傾城記〉描述了一種整體社會的不安跟動盪感。(記者何宗翰攝)

  • 男主角被太太、小孩當作賺錢機器。(記者何宗翰攝)

    男主角被太太、小孩當作賺錢機器。(記者何宗翰攝)

  • 〈傾城記〉以意象的手法呈現懸疑感,用鐵構平台和推車組成了一座城市不同的樣貌。(記者何宗翰攝)

    〈傾城記〉以意象的手法呈現懸疑感,用鐵構平台和推車組成了一座城市不同的樣貌。(記者何宗翰攝)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