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腦溢血才算過勞!長榮空服員靜坐反過勞班表
列印


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21日至長榮海運大樓,抗議「長榮航不增休時、反減人力」,並接力靜坐57小時反對過勞航班。(記者簡榮豐攝)

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21日至長榮海運大樓,抗議「長榮航不增休時、反減人力」,並接力靜坐57小時反對過勞航班。(記者簡榮豐攝)

2018-01-21 11:44

〔記者陳宜加/台北報導〕長榮航空空服員反對過勞班表,今天開始靜坐連續57小時,代表台北─舊金山航班工作時數,訴求改善6大過勞航班、增加外站休時,「不是只有腦溢血才算過勞!」長榮則回應,排班合法且優於法令,並持續增進空服員的勞動條件。

長榮航空企業工會表示,政府一再呼籲透過勞資協商達成雙贏,但針對空服員輪值過勞航班問題,去年八月起即申請調解、函文公司、召開記者會、會員集體配戴橘絲帶表達心聲,甚至也與公司進行兩次協商會議,但是,顯然均無效。

工會痛批,資方甚至曾說:「過勞是個人感受」,且「根據勞動部網站因職業因素促發腦心血管疾病才算過勞」等「幹話」。工會經票選出6大過勞航班,要求公司增派人力、增加外站休時,包括舊金山、布里斯本、東京、北京等航線。

其中,最血汗的航班為台北─舊金山3天班,工會表示,今年1月起舊金山從原先4至5天班改成3天班,外站休時縮減為28小時20分,雖略高於航空器作業管理規則(AOR)規定,但扣除準備、交通等時間,並不足以復原熬夜疲累。

空服員代表郭芷嫣說,公司宣稱舊金山為7天班,前後各有1、3天休假,但全為組員個人例休或年假,在每月平均10天休假下,飛了一次舊金山,當月休假只剩5、6天,導致常須連飛7、9天之多,長榮卻回應「辛勞不是過勞。」

另名代表曾競以則說,班表合法但不合理,舊金山外站休時表面上有25小時,但「空服員不是機器人、無法說睡就睡」,也得克服生理時鐘,不少空服員因實在太累,身體出現尿道炎、過敏、溼疹等過勞症狀,感冒更要一個月才痊癒。

工會副理事長李瀅表示,空服員工作性質特殊,需要更充足休息,但飛完再休假的「勤後休時」,無法解決過勞問題,空服員訴求飛到當地能有更多休息時間。

工會指出,組員時常在失眠、休息不足下服勤,不但嚴重影響飛安,更無法提供完善服務。空服員是輪班飛行的工人,熬夜飛行、時差問題均使得空服員比起一般上班族需要更多休息時間,希望藉靜坐行動凸顯空服員輪班飛行的辛苦。

相關影音

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21日至長榮海運大樓,抗議「長榮航不增休時、反減人力」,並接力靜坐57小時反對過勞航班。(記者簡榮豐攝)

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21日至長榮海運大樓,抗議「長榮航不增休時、反減人力」,並接力靜坐57小時反對過勞航班。(記者簡榮豐攝)

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21日至長榮海運大樓,抗議「長榮航不增休時、反減人力」,並接力靜坐57小時反對過勞航班。(記者簡榮豐攝)

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21日至長榮海運大樓,抗議「長榮航不增休時、反減人力」,並接力靜坐57小時反對過勞航班。(記者簡榮豐攝)

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21日至長榮海運大樓,抗議「長榮航不增休時、反減人力」,空服員郭芷嫣(右)表達長榮航空立即改善六大過勞航班訴求。(記者簡榮豐攝)

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21日至長榮海運大樓,抗議「長榮航不增休時、反減人力」,空服員郭芷嫣(右)表達長榮航空立即改善六大過勞航班訴求。(記者簡榮豐攝)

長榮工會表示,最血汗的航班為台北─舊金山3天班,工會表示,今年1月起舊金山從原先4至5天班改成3天班,外站休時縮減為28小時20分,雖略高於航空器作業管理規則(AOR)規定,但扣除準備、交通等時間,並不足以復原熬夜疲累。(工會提供)

長榮工會表示,最血汗的航班為台北─舊金山3天班,工會表示,今年1月起舊金山從原先4至5天班改成3天班,外站休時縮減為28小時20分,雖略高於航空器作業管理規則(AOR)規定,但扣除準備、交通等時間,並不足以復原熬夜疲累。(工會提供)

想看更多新聞嗎?現在用APP看新聞還可以抽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