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達最佳瀏覽效果,建議使用 Chrome、Firefox 或 Microsoft Edge 的瀏覽器。

請至Edge官網下載 請至FireFox官網下載 請至Google官網下載
晴時多雲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腿斷後荒山30日求生記! 李明翰:「我一定能活下去」

李明翰說,受傷後他很快就接受意外的發生,評估自己狀況後,他自信「一定能活著下山」。(記者花孟璟攝)

李明翰說,受傷後他很快就接受意外的發生,評估自己狀況後,他自信「一定能活著下山」。(記者花孟璟攝)

2017-06-28 19:34:31

〔記者花孟璟/花蓮報導〕29歲的李明翰獨攀能高哈崙橫斷,本月20日獲救送醫,醫師檢查發現雙腿骨折、顱內輕微出血,頸椎受傷、氣胸,還做了右髖關節的半人工關節置換手術。他說,5月22日從鐵道上墜落約20米、昏迷1天1夜,醒來才發現「我怎麼在溪谷」。他說,30天過程中沒想到太多,但「經驗告訴我,我一定能活下去」!

李明翰下山後經過8天治療及手術,復原狀況良好,也做了氣胸引流手術、左小腿置入骨髓內釘,並進行右邊的半人工髖關節置換手術,目前頸椎受傷的部份也固定。醫院詢問他意願後,今天他出面對外界說明、還原他「刁山35天」始末,醫院還準備了蛋糕替他慶祝重生。

慈濟骨科醫師姚定國評估,他大約3個月時間就能不需要拐杖了,但暫時還不能爬山,因為肌肉萎縮及心肺功能還不足,需訂定漸進式的復健及訓練計畫,要回到山上「至少需要半年甚至長達一年」,但李明翰在醫師說明時,突然插話,「這就要看我自己了」。

李明翰掀開褲管,露出他傷痕累累但已癒合的膝蓋。他說,跪爬時因求生本能的緣故,膝蓋和斷腿並不覺得疼痛,自己也沒注意是不是膝蓋有破皮、受傷。而為了證明自己復原良好,他也忍著痛、從輪椅上站起來,令關心他的朋友們都感動不捨。

30多個白天和黑夜,他都在山上獨自度過,帶上山的17天糧食則吃了快1個月才吃完,人也整整瘦了10公斤。被問到「會撐不下去、會害怕嗎」?但他自我剖析「自己是很冷靜的人」,也常獨自爬山,所以他很快就接受「意外就是發生了」,他思考的習慣是「做最壞打算」,雖然最壞的狀況是自己死在山上,但他很快就確定:「我可以活下來」。他說,在一個人很接近死亡的時候「本能就會出現、驅使你想盡辦法活下去」。

李明翰是在5月13日從南投入山,經能高山、白石山後東下牡丹岩、巴沙灣山至武陵工寮後接上哈崙鐵道。李明翰說,其實他手上並沒有2016成大登山社航跡,他就是「看心情」爬山,想走鐵路就鐵路,鐵路走到不愉快了就上稜,隨遇而安「因為我到哪裡都可以睡」,但都在登山計畫內。

「這是一個意外」,李明翰為此次事件定調。他說,在5月22日這天,他在2309峰附近的鐵道上墜落,深度約20~30米溪谷,昏迷1天1夜,醒來時發現自己身在溪谷、且左小腿骨折,胸部有點痛,但當時不知道有氣胸;墜落深度則靠GPS研判。

他說,因溪谷取水方便,所以第一時間就待在溪邊住了約1星期,原地待援;但後來(6月初超大梅雨)開始下大雨、溪水暴漲,他部份裝備跟GPS都被溪水沖走,他想「再待溪谷不行了」。

於是他用右膝蓋及雙手,跪爬上攀到溪谷旁稍微上方的鐵道上,住在鐵道邊約1週,要喝水就屁股著地慢慢下去溪谷取;白天他只能看看有沒有直升機飛過來,晚上因頭燈墜落時損壞,黑漆漆的夜晚伸手不見五指,也只能睡覺,偶而會有比較不怕人的黃鼠狼、台灣獼猴從他身上跑過去。

他說,6月初他在鐵道上聽見直昇機開始飛,知道搜救開始了,他知道,要吸引直升機注意應該升狼煙,但他沒帶山刀、鋸子,只有一把小刀,沒辦法砍些樹枝,且燃料也沒了,只剩2個打火機和一些垃圾,他曾試著想要生火、卻發現火生不起來。李明翰說,直升機看不到我,都過了2個星期了還沒有搜救隊找到他,因此他開始想,需要靠自己做一些努力。

李明翰決定先把背包丟在鐵道上,花了1整天跪著爬上稜線,好不容易上到稜線「手機打開卻沒訊號」,他失望得很,忍痛又下去原來鐵道上休息了幾天。

之後李明翰再度振作,快10公斤大背包上肩、用右膝蓋及雙手攀爬,拖著斷掉的左小腿,再度奮力跪著上攀200多公尺到稜線,雖然又看到直昇機,因為樹冠濃密,「直昇機還是沒看到我」。

李明翰說,後來他放棄直昇機了,沿著稜線一路跪爬幾天,經過2418峰到2457峰附近時,6月14日早上,他拿出手機打開:「咦!有訊號!」,於是他打電話向外求援;依消防局資料共打出7通。

只是求救電話打出去了,卻因天氣不好、直升機也沒辦法飛,他手機使用一陣子也沒電,於是又他等了好幾天,因為又有鋒面報到,山區下雨,他拉起外帳「1天可以接個10公升水」,水很充足,只是糧食吃完了,唯一剩下是上山時攜帶的一小底片盒的鹽巴。

後來他決定往哈崙工作站移動,從2457峰下400米到清水溪谷、再上到大檜山的南北向稜線,沿稜往下走,還發現很多地圖上沒有的鐵道遺跡,於是他沿著鐵軌走,也決定把裝備都放棄、丟在鐵道上。他自己評估,2000公尺高的山上,夜間溫度還有10幾20度,沒有很冷,他可以直接躺平就睡。

他說,因為也不知道搜救隊會不會來,直升機又找不到他,當時他已啟動最壞打算,就是靠著膝蓋、雙手自己下山,第一步先到哈崙工作站尋找有沒有遺留的食物,若有,他要用膝蓋、雙手一個人慢慢的下山。

李明翰說,從2457峰到哈崙工作站這段下溪、又上鐵道的路線,一般腳程只要走半天就能到,而自己受傷,花了3天還走不到哈崙工作站,沿途他一邊走、想到時就「喊個兩聲」,果真到了第3天「他就喊到搜救人員了」!

李明翰說,碰到「伍元學長」(伍元和)的當下他超級開心,知道自己很快就能下山;但當時他只有簡單地打著招呼「HI,你好」,就這樣。

他說,其實在山上獨處30天,他「很可以」,因為這一切對他而言不算什麼,他曾有更長時間都待在山裡,比如中央山脈大縱走就47天了,這還不算最長的。

被問到「是否有試著讓救難人員更容易或更快找到自己」?李明翰說,事發的第一時間,他確實是沒想到太多,也因為溪谷有水很方便,但隨著時間過去、直升機從他頭上飛過好多次都沒發現他,他知道「必須做一些努力」,才會跪爬著上稜去打電話。

李明翰說,這次能高哈崙沒走完,他希望若能快快恢復到可以爬山,他盼有一天能重返哈崙補完剩下的路;他也說,經過這次事件,下次爬山他會多帶衛星電話和無線電對講機。他說,為了能趕快回去爬山,他會努力做復健的。

相關影音

李明翰掀開褲子露出右腳膝蓋,在不知道自己右邊髖關節骨折的狀態下,他就靠著神之右膝和雙手爬上稜線求救。(記者花孟璟攝)

李明翰掀開褲子露出右腳膝蓋,在不知道自己右邊髖關節骨折的狀態下,他就靠著神之右膝和雙手爬上稜線求救。(記者花孟璟攝)

李明翰做完右人工髖關節置換後,術後復原良好,已經可以嘗試站立,他希望趕快恢復健康可以重回山上爬山。(記者花孟璟攝)

李明翰做完右人工髖關節置換後,術後復原良好,已經可以嘗試站立,他希望趕快恢復健康可以重回山上爬山。(記者花孟璟攝)

慈濟醫院院長林欣榮(右)、骨科醫師姚定國(左),和李明翰一起切蛋糕慶祝「重生」,身體也慢慢復元中。(記者花孟璟攝)

慈濟醫院院長林欣榮(右)、骨科醫師姚定國(左),和李明翰一起切蛋糕慶祝「重生」,身體也慢慢復元中。(記者花孟璟攝)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相關新聞
生活今日熱門

LTN集點大放送

網友回應

此網頁已閒置超過5分鐘,請點擊透明黑底或右下角 X 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