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達最佳瀏覽效果,建議使用 Chrome、Firefox 或 Microsoft Edge 的瀏覽器。

請至Edge官網下載 請至FireFox官網下載 請至Google官網下載
晴時多雲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他冒死攀岩餵食 垂死黑熊淚眼點頭「像在說謝謝」

    黑熊Kaying(阿美族語意思『小姐』),在牠「熊生」最後棲身的岩壁凹處,抬頭看著踩在牠上方2公尺岩壁的林家洋,眼角似乎還有淚光。(林家洋提供)

    黑熊Kaying(阿美族語意思『小姐』),在牠「熊生」最後棲身的岩壁凹處,抬頭看著踩在牠上方2公尺岩壁的林家洋,眼角似乎還有淚光。(林家洋提供)

    2016/09/25 01:09

    〔記者花孟璟、羅欣貞/綜合報導〕花蓮卓溪鄉山區最近1個月來連續2頭台灣黑熊死亡,第一頭是一頭名叫「Kaying」的母熊,牠死之前幾天,研究人員就已經在玉山國家公園八通關越道下方懸崖的山壁岩石上找到牠。在古道修路的工人林家洋,還以繩索垂下蜂蜜罐子給牠吃!林家洋說,「牠當時看自己的眼神,好像狗狗和人類的關係」、他深深覺得「黑熊眼角含淚、還對他點點頭『就好像跟他說謝謝』」。

    32歲的林家洋是住在玉里泰林部落的阿美族人,他跟著包商在八通關越道山區修路。8月4日,他和老闆李文雄等人,背負重達3、40公斤的工程器材,西往抱崖方向前進,經越嶺道路17公里處棧橋後,目擊Kaying出現在步道上。

    林家洋說,牠從溪谷旁一叢姑婆芋走到步道上,再往西走了一小段路後,走下去步道下方山坡,牠「精神看起來還正常」,但看得出後腿內凹,顯出瘦弱的樣子,右後腿走路還有點跛。

    而黃美秀研究團隊聽到消息,立刻帶著無線電追蹤器跋涉前往抱崖附近山區找Kaying;追蹤到Kaying的頸圈發出的無線電信號,但信號「完全沒有移動」,讓研究人員心生不祥之感,之後Kaying被獸醫發現。林家洋說,地點「就在步道邊30公尺底下的山壁凹洞內。」

    由於山壁幾近垂直,加上黑熊立足處的下方又是另一處懸崖,研究人員不敢貿然替牠麻醉。林家洋說,「看到牠這樣子,自己就忍不住了,一定要下去找牠」。

    於是,身手矯健的林家洋向黃美秀自告奮勇,在沒有安全繩索確保的情況下,徒手沿著乾溪溝爬下山壁,來到距離黑熊上方只有2公尺處的踏點。這時黑熊「突然頭抬起來看到他」,當下讓研究人員都心驚膽跳地大叫起來,就怕黑熊突然跳起來攻擊人!

    林家洋說,他一手抓著山壁的樹、一手拿相機拍下黑熊仰頭的臉龐。當時感覺黑熊的表情及眼神「好像眼角含著淚」,似乎是受委屈了、需要被幫助。

    所以他用線吊掛一小罐蜂蜜、還有用水沾濕的「銅鑼燒」給牠吃,讓牠補充水分。林家洋描述,黑熊一開始趴著舔,後來罐子倒了又抱著罐子吃蜂蜜,等熊吃完再拉線收回罐子,林家洋說,「秀姐(黃美秀)說,這樣不會製造垃圾。」林家洋說,事後「秀姐」告訴他,自己是台灣黑熊研究以來,第一位在黑熊沒有麻醉的情況下,能夠如此近距離靠近黑熊的人。

    只是,等到8月13日研究人員再重回現場,卻發現Kaying已經死了,遺體已腐爛長蛆,只得回收做骨骼標本。林家洋說,第一時間接到「秀姐」通知熊死了,他差點掉下淚來。他說,雖然大家都說黑熊很兇,但他覺得,應該是因為牠是野生動物,很少接觸人類,因此才對人類有防備心。

    黃美秀昨晚間受訪時說,Kaying可能因為生病、眼睛不舒服,淚眼汪汪,是否「真情流露」她並不清楚,因為沒有當場看到。她說,現場地形危險,林家洋卻自告奮勇送蜂蜜,她一度很掙扎,怕他發生危險,但林家洋卻說「都來了,一定要努力為黑熊做點什麼」,讓她大受震動。

    林家洋徒手攀緣下到黑熊Kaying最後棲身的岩壁凹處,還垂掛蜂蜜、銅鑼燒等食物給牠吃。(林家洋提供)

    林家洋徒手攀緣下到黑熊Kaying最後棲身的岩壁凹處,還垂掛蜂蜜、銅鑼燒等食物給牠吃。(林家洋提供)

    住在玉里鎮泰林部落的阿美族青年林家洋,冒險攀緣下絕壁,以線垂掛食物給黑熊吃。(記者花孟璟攝)

    住在玉里鎮泰林部落的阿美族青年林家洋,冒險攀緣下絕壁,以線垂掛食物給黑熊吃。(記者花孟璟攝)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相關新聞
    生活今日熱門

    網友回應

    此網頁已閒置超過5分鐘,請點擊透明黑底或右下角 X 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