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性傑/高雄小情書


2017-09-10

◎凌性傑

盛夏

──大貝湖

剩下的時光,或許已經太過漫長,長到可以容納各種遺忘。

不應該是這樣的。荷花占滿盛夏,蟬聲射向遠方,青春被即將毀壞的事物占滿。然而我們又能怎麼樣?

遇見你之後,我才發現自己的心曾經壞掉。

只好努力做一個壞掉的人,去迎接比較沒那麼壞的愛情,過著比較沒那麼壞的人生。那些未曾發生的事我都默數,那些沒有盡頭的路我都記得。當日子有了漣漪,我不再以為自己是剩下的人。烏雲靠近又壓低,我們習於等待,但不習於無話可說。

謝謝你修補了我,在十七歲,在無比迷離的那場暴雨之中。

望向地球表面

──義大世界摩天輪上

遠離地球表面,我重新貼近童年。

如果不是陪伴姪女搭乘摩天輪,我應該早就忘記童年的樣子。缺乏遊樂的童年,讓我成為一個容易悲觀的人。長久有一種錯覺,覺得悲觀是我的義務。常常問自己,是不是有資格擁有快樂?後來才知道,對抗憂傷最好的武器不是遺忘,而是牢牢擁抱當下。

在這樣的當下,摩天輪緩慢上升,我可以俯瞰所有人的屋頂,把時間留在車廂外。望向地球表面,我希望為你編造一則又一則童話故事,那種關於漂浮的理想。故事裡我們離得很遠,卻又靠得最近。

從這個車廂張望另一個車廂,離開現實與回到現實,兩種狀態等速運轉。

離開你與回到你,兩種狀態等速運轉。

輕微晃動著的,是我過於疲倦的心。

要與不要

──在老宅喝咖啡

秋光正好,手沖咖啡也正好。那個角落曾經非常繁華,如今老而彌新。不管在什麼年紀,我們都有資格選擇,跟喜愛的人事物相處,跟不喜歡的人說不用再聯絡。認清自己的想要與不要,然後找個好位子喝咖啡吧。別人喜歡的座位,不一定適合自己。●

註:澄清湖,又名大埤湖、大貝湖,位於高雄市鳥松區。

相關關鍵字: 自由副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