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眼集》總統的民調


2018-05-16

記者鄒景雯/特稿

蔡總統就任兩週年將屆,坊間出現若干民調,大致多指總統的施政滿意度持續下滑,不滿意度逐漸上升,對其領導台灣沒信心的也高過有信心者;看到這些數據,民進黨隨即也發布了該黨所進行的民調,特別強調與前任馬英九相比,蔡英文的評價較優。朝野互為來回。

政治圈的老屁股都知道,每任總統的五二○週年,都是民調出爐的時節,既是鞭策主政者的依據,更作為政黨攻防的利器。因為,回溯二○○○年之後的幾位總統,就職日一向就是他們的聲望顛峰,過了三個蜜月期,而後即如溜滑梯般,在政海浮沉。或許可以讓這些從政者「慶幸」的是,不論距離民意的落差多大,到頭來,他們似乎都能幹滿八年,連任從來不是一個太困難的問題。

如果選總統,只是要停止失業,找份工作,這八年的飯票,加上卸任後的禮遇,還真的是份挺風光的差事;然而,台灣仍是個民主稚嫩的國家,這些年選出的總統,在卸任後,不是身陷囹圄,就是官司纏身,民怨一致加倍奉還,搞得總統這個職務的神聖性,愈來愈不被大眾看在眼裡。像台灣這樣的國家,這其實是一個潛在的危機。

台灣是個怎樣的國家?一個周邊有強大外敵的島國,歸納歷史上樣態類近的小國,他們賴以求生存、求發展,不被滅亡的要件,都需要一位形象鮮明的有力領導,這尤其反映在遇事果決上。因為實力懸殊,反應的時間壓縮,犯錯的空間有限,帶頭的人一定要指令快速、明確、神準,才能安定軍心,倘若推延決策,甚至看情勢行事,就沒在領導,甚至是被領導,個人或所屬政黨的民調不可能高,尚屬事小,國家士氣無法提振,則事情大矣。

最近,蔡總統接連上媒體受訪,當然與週年又至有關,當被問到民調不佳的問題,她解釋:這是改革路上會遇到的必然過程。公允一點看待,蔡總統推動例如年金改革等工作,這個目標與勇氣,執政八年的國民黨是沒有資格說三道四的;但是改革過程是否必然造成傷害,取決於改革的方法,改革得法,付出的代價可以極小化。簡單的說,就是效率,單位時間內完成的工作量若大,就可縮短過程,自然減少傷害,有助復元。因此,不只要做對的事,而且要有效率地做對的事。這才是民調背後所反映的民意期盼。

民選首長之所以效率不彰,通常是「求全」使然,企圖讓各方都滿意,說穿了,就是選票極大化的選舉思維。第一任就在想連任,必然謹小慎微,不易大刀闊斧,也慣於短線操作,做不到長線布局。因此明明有八年的大好時光,卻往往短兵相接、稍縱即逝,這是過去幾位總統的通病。

綜觀國民黨的光景,以及民進黨的倫理,蔡總統應該要增強自信,以八年為期,放手去做總體國力的擘劃,氣勢必然不同,如果每兩年就要按選舉時程,斷裂施政導向,肯定瞻前顧後,則人民除了徒呼負負,又能如何滿意呢?

  • 蔡英文總統(資料照)

    蔡英文總統(資料照)

還想看更多新聞嗎?歡迎下載自由時報APP,現在看新聞還能抽獎,共7萬個中獎機會等著你:

iOS載點 https://goo.gl/Gc70RZ

Android載點 https://goo.gl/VJf3lv

活動辦法: http://draw.ltn.com.tw/slot_v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