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速寫》打造藝術家「寶劍」 陳耀文「筆」較厲害


2017-11-16

記者黃美珠/專題報導

現在寫字的人少了,寫毛筆字的人更少!但是做毛筆超過半世紀的陳耀文卻比以前更賣力「創」、「做」,文創當道,讓他做的毛筆也多了設計FU。他認為:「就像英雄需要有寶劍相配!」一枝合適的手做毛筆不只是一枝筆,它是藝術創作者的「寶劍」,可以激勵他們盡情揮灑、攀上創作高峰。

找各式各樣獸毛做筆頭

懷抱著這樣的理念,陳耀文為了配合藝術家們對毛筆軟硬、粗細等各種不同的偏好或需求,廿幾年來到處尋求各式各樣獸毛做筆頭,來源包括老虎、跳羚、非洲鬣狗、長頸鹿、大熊貓、豪豬等動物與鸞鳥、孔雀羽毛,甚至龍鬚草等植物根鬚;筆桿則偏愛竹子,木頭、貝殼、玉石、酒瓶等只要可以握持的東西,也都是他的創作素材。

自家樓頂種竹子當筆桿

為了表現手做筆桿的特殊性,他在自家樓頂種了廿多種「竹地不宜」的竹子,讓它們從中高海拔或異國搬到低海拔處定居,還故意不做管理,任由蟲咬或因水土不服而變形、長斑等;為了做毛筆,他學雕刻、車床,還花一年去學「螺鈿」這門在木器或漆器上鑲嵌貝殼的裝飾工藝。

陳耀文是家傳第二代的製筆師,八歲就跟哥哥們一起幫爸爸養幾百隻的天竺鼠當「筆鼠」,以供拔毛做筆。因為課後時間和放假日都在割草、清理鼠籠、拔毛中度過,常羨慕同學可以自由在外嬉玩,但仍認分地幫著家人,他說:「因為爸爸媽媽那麼辛苦,你不做也不行。」

退伍後他為生活而做筆。因家學訓練紮實,他的「筆功」被在故宮當顧問的玉石鑑賞家青睞。民國七十九年底,故宮需要一名製筆技術顧問時,對方第一個就想到他,陳耀文從此獲聘為有給職的故宮顧問長達廿年。

陳耀文長期沉浸在故宮的藝文環境,開始有了「英雄需要寶劍」的體認。有一年春節,他買了一些觀賞用的小葫蘆做筆桿,配上傳統筆毛後分送親友,沒想到這「福祿」雙收筆大受歡迎,讓他看到文創毛筆有發揮空間而投身其間。

學車床螺鈿 復刻康熙筆

在故宮,他看到了珍藏的大清康熙皇帝御用筆,雖僅剩筆桿,但兩岸只在台灣得見,中國北京故宮只是幅康熙手持這枝筆批奏摺的畫像,讓他頓時興起想要復刻一枝的念頭。

於是他花了兩、三個月先學會車床,再花一年以上時間學螺鈿。最後用黑檀木做胎,車好刻上貝殼紋路,再鑲嵌已配合木頭弧度磨出圓弧的貝殼,重新打磨再漆上生漆。

他說,這枝復刻版的康熙御用筆,就連北京來台的客座教授見了都想收藏。但他認為毛筆的價值就在協助藝術家創作上,不願被束之高閣,所以只有婉謝。

他說他創作的毛筆有不少收藏家喜歡,但他寧可便宜一點賣給藝術家,「因為被高價收藏的筆,百年後仍然只是一枝毛筆而已,如果能在藝術家手中發揮藝術創作的能量,那才是做為毛筆最極致的價值所在」。

陳耀文說,現在的年輕人求學、求職總是先考慮自己有沒有興趣,他認為興趣是培養出來的,把培養出來的興趣融入工作中,工作就不會太苦悶,還可以從中找到更多的興趣和成就感,就像他做毛筆一樣,何不先踏實學、歡喜做再說?

相關影音

  • 陳耀文所做的復刻版「康熙御用筆」。(記者黃美珠攝)

    陳耀文所做的復刻版「康熙御用筆」。(記者黃美珠攝)

  • 為製作毛筆筆桿,陳耀文在自家頂樓種了廿多種不同品種的竹子。
(記者黃美珠攝)

    為製作毛筆筆桿,陳耀文在自家頂樓種了廿多種不同品種的竹子。 (記者黃美珠攝)

  • 陳耀文小檔案

    陳耀文小檔案

  • 陳耀文創作各種酒瓶筆。(記者黃美珠攝)

    陳耀文創作各種酒瓶筆。(記者黃美珠攝)

  • 製筆師陳耀文用孔雀羽毛做的毛筆。(記者黃美珠攝)

    製筆師陳耀文用孔雀羽毛做的毛筆。(記者黃美珠攝)

  • 陳耀文製作的貝殼筆。(記者黃美珠攝)

    陳耀文製作的貝殼筆。(記者黃美珠攝)

  • 製筆師陳耀文用牛骨梳耙梳準備用來製作筆頭的毛料。(記者黃美珠攝)

    製筆師陳耀文用牛骨梳耙梳準備用來製作筆頭的毛料。(記者黃美珠攝)

相關關鍵字: 人物速寫 毛筆 陳耀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