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部〉布農族之友 楊南郡徐如林夫婦獲「名」分


2015-04-21

〔記者花孟璟/花蓮報導〕「沿著古道就走進歷史了!」古道學者楊南郡、徐如林夫婦,花了三十年研究八通關越嶺道,還出書描述布農族抗日事蹟。二人昨受邀參加卓溪鄉公所舉辦的大分事件百年研討會,獲得族人贈「布農族之友」頭銜,頭目們為二人取了布農族名,徐如林還獲得布農族第一美女VALIS的名字!

為布農族寫歷史 頭目親頒族名

發生於一九一五年五月十七日的大分事件,今年滿百年,卓溪鄉公所四月起舉辦系列紀念活動,昨邀請古道學者楊南郡、徐如林夫婦演講「追查大分事件的歷程」,會中楊南郡獲頭目取布農族名「HAIFANG」,徐如林的名字VALIS,還是楊、徐著作《大分、塔馬荷:布農抗日雙城記》中,布農族第一大美女的名字;此外也獲頒「布農族之友」頭銜及感謝狀,向二人為布農族寫歷史表達謝意。

研討會上,楊南郡說,日本統治台灣期間,原住民的「三大抗日事件」中,包括一九三○年霧社事件、一九一四年太魯閣討伐戰,都是二、三個月內解決,只有布農族堅持最久,大分事件從一九一五年一直到一九三三年長達十八年!

他說,「大分事件」只是代稱,布農族包括喀西帕南、大分等襲警事件,次數非常多,尤其在霧社事件之後,日本各界都以為台灣已平定,只有大分的布農族還在抵抗,他們遷移到高雄荖濃溪上游的山區負隅頑抗,直到霧社事件後三年,大分社頭目拉荷.阿雷才和日本人和解,在高雄舉辦盛大的「歸順式」,當時報紙還大篇幅連續報導八天!

徐如林也說,日本人過去對原住民的政策,從來只有「鎮壓到底」,只有布農族創造日本「理蕃史」上許多的例外,布農族被日本人當作「可敬的對手」,甚至「歸順」仍允許布農族繼續住在山上,不必移住到山下,當時報紙還報導,「歸順之後,日本的警務經費大減三分之二」,可見布農族的抵抗花了日本人多少經費。

  • 楊南郡(中)、徐如林(左)夫婦,獲卓溪鄉長呂必賢(右),頒「布農族之友」頭銜,還由頭目取了布農族名字HAIFANG、VALIS。(記者花孟璟攝)

    楊南郡(中)、徐如林(左)夫婦,獲卓溪鄉長呂必賢(右),頒「布農族之友」頭銜,還由頭目取了布農族名字HAIFANG、VALIS。(記者花孟璟攝)

還想看更多新聞嗎?歡迎下載自由時報APP,現在看新聞還能抽獎,共7萬個中獎機會等著你:

iOS載點 https://goo.gl/Gc70RZ

Android載點 https://goo.gl/VJf3lv

活動辦法: http://draw.ltn.com.tw/slot_v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