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劍集》永豐與兆豐


2017-06-19

◎歐陽書劍

兆豐銀行是重要的公股銀行,去年被美國政府裁罰一.八億美元,永豐金控是爆發違法放貸事件的民營金融機構,案情雖然不同,但內控鬆散、違法情節匪夷所思並無二致,而主管機關輕輕放下的處置方式,也相當類似。金融機構的弊端都是以億元計,這些人一起漫步在雲端,跳離一般人的生活體驗。

金融產業高度專業,從業人員薪資水準名列前茅,且受金融主管機關強度監理,若有良好內控制度,要在內部上下其手原本不易,但也因經營性質獨特,外部人很難一窺其實,可能從根爛起了,也沒人知道。當兆豐案揭露了本國銀行內控、監理鬆散的事實,卻仍不受重視,則永豐案就赤裸裸地將弊案呈現出來,等待制度性的修復。

美國紐約州金融服務署(New York State Department of Financial Services)二○一五年初對兆豐銀紐約分行進行一般業務檢查,二○一六年提出的檢查報告揭露兆豐銀違反美國反洗錢法等事項,在交涉後,兆豐銀去年八月同意就紐約分行的違法行為繳交一.八億美元高額罰款,震驚國人。

雖然後來的焦點被導引至兆豐銀涉及洗錢的爭議,但兆豐銀被處分的原因其實很全面,一是內控制度不完善,二是執行未落實,三是檢查資料未備齊、未改善。紐約州金融服務署在雙方協議內容中用詞直接,挑明兆豐銀總行漠視法規、內控虛有其表、法令遵循有嚴重缺失,且存在法令遵循主管兼負銀行作業責任的利益衝突、對涉及洗錢高風險國家巴拿馬的交易,未特別注意部分帳戶客戶審查及可疑交易報告都有未遵守規定辦理情形等。

兆豐銀行的經營績效及公司治理水準,在本國銀行並非後段班,其海外分行的內控被形容成不堪聞問,金管會後來雖派出專案檢查團隊,不過未提出更多問題,最後雖解除多位高階管理人員職務,但僅裁處新台幣一千萬元罰鍰。

兆豐銀涉洗錢案上月獲不起訴處分,並非難以想像,比較難以理解的是,在美國受罰金額超過國內裁罰金額五百倍的重大個案,除了造成人事更迭外,後來的監理改善效應並未持續。未涉刑事責任,並非沒有管理問題,不過,國內金融機構內控及監理沒有改善太多;然後,風雨中,永豐金控董事長何壽川被羈押禁見。

何壽川因違反證券交易法特別背信罪遭羈押禁見,疑在二○○九年間透過孫公司Grand Capital違法提供J&R公司七十四億元授信貸款,J&R資本額僅廿萬美元,其中無擔保貸款達七十三億餘元,且二○一二年何壽川又同意無擔保貸款一千六百萬美元給三寶建設集團李俊傑的海外紙上公司Star City,Grand Capital卻擁有Star City八成股權,何妻還曾擔任該紙上公司董事,涉及違反利害關係人交易。

立委黃國昌追究永豐案多月,直指永豐「不只是『違法超貸』而已,是何壽川等人把永豐金股東與存戶的錢當成是自家金庫的違法關係人交易」。不過,金管會僅在四月時核處永豐金新台幣一千萬元罰鍰,理由是「未落實建立及未確實執行內部控制與稽核制度」,和兆豐案類似,是該法條的最高裁罰金額。

銀行法及金融控股公司法的裁罰規定,和美國相去甚遠,數百萬元即是高額罰款,但是並非沒有可以更嚴厲處分的法條及其他可以動用的工具。

一般人只希望將「壞人」繩之以法,給予應得的處罰。當涉及數十億元的弊端,每次都以千萬或百萬元的罰鍰結案,不管是修法或執法者,均距離人民太遠。

  • 當兆豐案揭露了本國銀行內控、監理鬆散的事實,卻仍不受重視,則永豐案就赤裸裸地將弊案呈現出來,等待制度性的修復。(記者李靚慧攝)

    當兆豐案揭露了本國銀行內控、監理鬆散的事實,卻仍不受重視,則永豐案就赤裸裸地將弊案呈現出來,等待制度性的修復。(記者李靚慧攝)

相關關鍵字: 兆豐 永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