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agrande & Recalcati 聯手打造超虛空魔法門
列印


2018-12-07

圖文/陳靜寬(寬庭董事長)

近年引領當代義大利藝壇風騷的Casagrande & Recalcati,代表的是Sandra Casagrande及Roberto Recalcati兩位藝術家。他們採取類似照相的超寫實主義(Hyperrealism)手法作畫,以油彩及光影架構出一框逼真的現實,純熟精練的繪畫技巧呼應文藝復興以降的大師級畫家。他們畫的靜物往往比原尺度誇大許多,在假象的近距離視角下,令人不由得屏息凝神,宛如催眠般被吸入一個信以為真的幻境裡。

他們的聯手創作方式在畫壇少見,成軍之路也不尋常,1996年從建築系畢業,他們才決定成為畫家。「合夥」20餘載後的今天,他們早已闖出名號,作品不僅為世界各地的鑑賞家收藏,同時也得到國際知名品牌的肯定,包括Dolce & Gabbana、Fendi Casa、以及歌詩達郵輪(Costa Crociere)等,都相繼邀請他們跨界合作。

建築與藝術一回事

或許是工作習性使然,行旅中我喜歡觀察當地朋友如何看待生活空間,也特別關注藝術和空間的對話。我發現,義大利人很享受和藝術的互動,對他們來說,並非高高藏於博物館才是藝術品;而他們的當代藝術家,多半樂於參與這樣的集體意識,即使是古典正統的藝術型態如繪畫,也能紆尊降貴融入生活環境,甚且結合高端時尚的創意詮釋,賦予藝術創作更活絡的當代文化意象。在我看來,Casagrande & Recalcati就是這樣的藝術家。

「我們是在米蘭理工大學建築系的長椅上相識的,然後一起上過所有學校課程,也是從那時候就開始一起作畫……」聽他們娓娓道來、往事歷歷。畫畫之外,他們關注的議題也雷同,諸如當代藝術和建築的關係、歷史建築的保存與修復等,就在參與建築師Ferruccio Laviani的合作案時,Casagrande & Recalcati接觸到同樣也是二人組合的時尚設計師Dolce & Gabbana,從2004年開始,陸續為他們位於米蘭、熱內亞等地的住宅及專賣店量身創作。

座落在古老建築裡的Dolce & Gabbana米蘭男裝店,則是在最初進行擴建改裝時,借重了他們在歷史建築修復方面的專業素養。古宅內部的兩個大拱頂曾在二次大戰時炸毀,戰後雖經重建,卻不像其他原始拱頂還保有壁畫,Dolce & Gabbana便委託他們為空白的拱頂繪製新的壁畫。

「我們喜歡創造獨一無二的環境,在那當中,建築與藝術就是一回事。」對他們來說,建築專業的訓練帶領他們深入探索藝術與建築的關係,繪畫則是方法,用來發現潛藏在周遭的美。「通常,要辨認出在我們周遭的美並不是件容易的事,需要某種隱喻的鏡子,例如畫,來引導美的賞析。」因此,對美上癮的兩位藝術家最終選擇了繪畫,作為主要的創作媒介。

由極度寫實達到極度抽象

最初看到Casagrande & Recalcati的畫作時,我並沒有想到是二人聯手的結晶。以「超虛空IperVanitas」系列畫作來說,形形色色的花,栩栩如生的質地與光影充滿感官張力,教人聯想到洛可可畫家Francois Boucher所繪精緻性感的肌膚與絲綢,而經常被歸類為超寫實主義畫家。

「超虛空」這個新名堂似乎刻意與巴洛克時期的虛空畫派(Vanitas)做個參照:虛空畫派的靜物畫常將象徵榮華富貴和代表死亡無常的元素並陳,意在警世生命的脆弱與短暫;Casagrande & Recalcati在虛空之前加上「超」,反映了覺悟無常之後的昇華,他們希望觀者將他們的畫視為對感官生命脆弱本質的一種歌頌。

在他們的畫作前,我體會到,超寫實手法只是一種手段,圖象的逼真更容易引導觀者認同畫中情境,因而趨近畫家想要表達的內涵。想起他們告訴過我:雖然愛花,選為主題卻不是花的本身多麼有趣,「我們感興趣的是花觸動人心的力量。」原來如此!

藝術生活化的理想典型

在Casagrande & Recalcati的創作中,整合藝術與建築一直是重要的一環,也因此,他們深信「藝術必須是生活的一部分」。

在Fendi Casa的合作案中,他們從義大利建築的經典圓頂得到靈感,加以抽象化,設計了單色調地毯的圖騰,「我們很喜歡這個點子,讓原本要抬頭看的形象來到了腳下。」而他們設計的靠墊圖案經過手繡加工詮釋,成果讓他們覺得相當有趣。

當Casagrande & Recalcati的創作以不同的型式落實在他人的生活空間時,我不禁好奇,他們自己的空間呢?

「有藝術品顯然是最基本的。」這個答案自然毋庸置疑,因為,他們的創作就構成了其中一個要素。不過,這個空間並非住宅,而是對他們而言比家還像家的地方。

Casagrande & Recalcati工作室位於米蘭市中心旁一幢歷史建築裡,唐人街就在附近,他們覺得這是個有趣的區。「搬來四年了,這裡是我們花最多時間待的地方,接待朋友也在這裡,因此,這裡可以說體現了我們對家的想法。」

有意思的是,房子本身就有故事。最初他們看中的是早晨及午後的獨特採光,後來才發現整區建築並非等閒,它的歷史溯及19世紀末,是當時的名建築師Carlo Maciachini所造。當地人以米蘭方言稱呼它La Ca ’di Facc,意即「臉孔之屋」,因為建築立面的51扇拱窗上方都裝飾了圓形浮雕頭像,包括作家孟佐尼、革命詩人烏戈.福斯科洛、畫家拉斐爾、音樂家羅西尼、帕格尼尼等,一共51位義大利名人。在著名旅遊網站列出的米蘭景點榜,它也名列其中,有些慕名而來的觀光客會拿著望遠鏡,查看每個頭像旁標示的名字。

走進工作室,主人的專業品味透過他們最愛的收藏細膩流露,功能主義之父柯比意(Le Corbusier)設計的玻璃桌,建築暨工業設計師Giò Ponti的Murano水晶玻璃吊燈……,還有一些新哥德時期的水晶吊燈,是他們在骨董市場發現的寶。

「我們喜歡這裡,是因為我們創作的作品從停留期間到離開,會讓這裡持續產生變化,每個月你會感受到不同的氣氛。」換句話說,因為他們的進駐,這個空間本身已經成為一件進展中的延續性藝術品。

  • 與Casagrande(右一)& Recalcati相識,我看見了繪畫藝術的另類空間。

    與Casagrande(右一)& Recalcati相識,我看見了繪畫藝術的另類空間。

  • Casagrande & Recalcati工作室位於米蘭市中心一幢歷史建築裡,早晨及午後的獨特採光,是二人最愛的角落。

    Casagrande & Recalcati工作室位於米蘭市中心一幢歷史建築裡,早晨及午後的獨特採光,是二人最愛的角落。

  • 雙人搭檔沒有特定的角色劃分,經常是一個人想到點子,另一個就發展下去,然後一起完成,往往最後完成的作品也無從辨識哪些部分出自誰的手筆。

    雙人搭檔沒有特定的角色劃分,經常是一個人想到點子,另一個就發展下去,然後一起完成,往往最後完成的作品也無從辨識哪些部分出自誰的手筆。

  • 誇張超大尺寸的逼真靜物,在近距離視角下,宛如催眠般被吸入一個信以為真的幻境裡。

    誇張超大尺寸的逼真靜物,在近距離視角下,宛如催眠般被吸入一個信以為真的幻境裡。

  • 「超虛空IperVanitas」花卉系列畫作將象徵榮華富貴和代表逝去無常的元素並陳,帶有警世生命的脆弱與短暫。

    「超虛空IperVanitas」花卉系列畫作將象徵榮華富貴和代表逝去無常的元素並陳,帶有警世生命的脆弱與短暫。

  • Casagrande & Recalcat油畫作品類似照相的超寫實主義手法,栩栩如生的質地與光影充滿感官張力。

    Casagrande & Recalcat油畫作品類似照相的超寫實主義手法,栩栩如生的質地與光影充滿感官張力。

想看更多新聞嗎?現在用APP看新聞還可以抽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