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鈔盛宴過後 金融海嘯再來買單 ?


2018-01-08

編譯楊芙宜/特譯

過去1年,全球市場受惠於經濟成長復甦、貨幣政策仍維持低利率,充裕資金流竄使30多國股市指數創下紀錄最高點,債券、原油、黃金和銅、鋁等部分大宗商品也迎來一波漲勢。不過,資金盛宴過後,智庫歐亞集團(Eurasia Group)示警,2018新的一年裡地緣政治風險大幅攀升,程度彷如10年前金融海嘯,而最大風險就是來自於中國填補全球領導的真空。

全球經濟包含已開發和開發中國家的成長都同步好轉,央行貨幣寬鬆政策讓資金盛宴得以維繫,使各地股價都被推高,而金融市場波動率相對較低;日本基金經理人武內邦信形容,去年「任何投資者要遭受損失,都很困難」。2008年金融海嘯後,美國、歐洲、日本央行透過收購債券等資產,向市場注入大量資金,其總資產也跟著膨脹至14.3兆美元,為10年前的3.6倍。

資產價格漲反使風險加劇

美國聯準會(Fed)去年升息3次、漸進緩慢緊縮政策,仍和歐洲、日本保持著相對較低的利率及貨幣寬鬆的環境。這使全球股市2017年總市值攀漲至84兆美元,較前年增加21%,美股道瓊指數全年刷新高點數紀錄約有70次,德、英、印度、南非、阿根廷等國股市都創下最高點紀錄;同時,全球債市總市值年增11%至170兆美元,原油上漲1成,銅和鋁漲約3成,連避險的安全資產黃金也漲約1成。

不過,隨著三大央行開始著手退出先前因應危機的「印鈔」刺激措施,資金狂歡派對也邁向結束,這一波資產價格的飆漲反而促使風險種子發芽。美國Fed去年10月已啟動縮減資產負債表,每月卸下100億美元債券等資產、1年內每季縮表金額上限提高100億美元,直到資產縮減上限達500億美元為止。歐洲央行也宣布今年1月起開始減少資產收購。

央行退出寬鬆做法恐釀災

日本花旗證券提出預警,2018下半年起,各國央行資產收購淨值將轉為下滑。世界最大避險基金橋水聯合(Bridgewater Associates)公司億萬富豪創辦人達里歐指出,貨幣寬鬆的退出迫近,先前推高資產價格的資金已經面臨轉捩點。日經新聞指出,主要央行退出貨幣寬鬆的做法稍有不慎,利率就可能急升,使今年成為市場恢復風險和敏感性波動的1年。

英國資產管理鉅子施羅德(Schroders)首席經濟分析師魏凱斯(Keith Wade)指出,一旦利率升高,沉重的債務負擔將表面化、彰顯出來。國際金融協會(IIF)統計,各國政府、企業和家庭債務已達226兆美元的歷史新高,相當於世界GDP(國內生產毛額)的3.2倍。

全球面臨「嚇人」挑戰

今年全球市場的最大威脅,可能來自於地緣政治的意外風險。顧問機構歐亞集團新報告形容全球面臨「嚇人」的挑戰,如果必須挑1年來類比,就好比2008年金融崩盤般的地緣政治意外大危機,「感覺就在2018年」;最大不確定性是環繞在中國邁向填補美國影響力下滑後的權力真空、中美兩大強權間緊張關係,這也將影響世界經濟。

歐亞集團總裁布瑞莫(Ian Bremmer)表示,「我們看到全球市場遠遠更為零碎片,因為政府變得更加干預主義」,部分原因是中國對投資提供替代性模式,且越來越被視為一股帶動世界其他經濟體成長的重要驅動力,這些經濟體將更加和北京合作、而非華盛頓。

誤判情勢恐爆國際衝突

該機構報告指出,由於誤判情勢而發生的國際衝突,是2018年第二大風險,包括美國和北韓、或敘利亞、俄羅斯、恐怖主義、網路攻擊等;第三大風險是美國和中國開啟的「科技冷戰」,主要表現在人工智慧、物聯網和大數據、擴增實境等新科技競爭,以及超級計算機方面的競爭。其他地緣政治風險包括美國和伊朗關係惡化,使中東陷入一場真正危機;貿易保護主義進一步發展,主要受民粹主義、國家資本主義、地緣政治緊張情勢升溫等力量推動。

  • 2018年全球市場面臨資金派對狂歡結束後,風險急升溫的挑戰,地緣政治風險尤其令人擔憂。圖為山西太原一處模仿美國總統川普的狗年造型。
(美聯社)

    2018年全球市場面臨資金派對狂歡結束後,風險急升溫的挑戰,地緣政治風險尤其令人擔憂。圖為山西太原一處模仿美國總統川普的狗年造型。 (美聯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