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賣畫不募款-李澤藩美術館運作良好


2007-09-27

記者凌美雪/台北報導

李澤藩一生留下的畫作不算少,據李季眉估算,畫作約有上千件,速寫也有一千多件,但依基金會所掌握的李澤藩畫作於公私立機構或個人蒐藏的總數量統計,約有800多件。

由於李澤藩生前在美術教育的貢獻頗深,如今,李澤藩的學生們則反過來以老師的作品進行教育推廣,有的學生會捐贈回饋金,有的則致力於李澤藩畫作的研究、建檔及數位化等計畫,李季眉說,有些畫家很幸運,因為有好老師,但「我父親很幸運,因為他有好的學生。」

相較於其他前輩畫家遺作的典藏現況,李澤藩確實是幸運的。李澤藩過世後,部分作品分贈給家族後代,其餘的成立基金會管理,但他的子女常常也把自己蒐藏的畫作提供給基金會使用。

由於李澤藩的妻子有留下一筆錢給基金會,家族成員尤其李遠哲挹注了足夠資金,因此基金會所成立的美術館,無論在運作或典藏都相當上軌道,林曼麗說:「做為地區美術館,李澤藩美術館的運作算正常的。」也因此,基金會與李氏家族都堅持「不賣畫也不募款」,李季眉說:「這幾年我們反而由蒐藏家或受贈者手中買回六、七件父親的作品。」

  • 〈遺失的花瓶〉是畫家憑印象畫下的作品。據說畫中花瓶是李澤藩結婚時,妻舅贈送的結婚禮,李澤藩很珍惜它,連戰時都抱著它躲空襲。有天一位鑑定家指出該花瓶是明代的骨董,沒想到過沒幾天花瓶就不見了,因此李澤藩就憑記憶畫出此作品。(李澤藩紀念藝術教育基金會/提供)

    〈遺失的花瓶〉是畫家憑印象畫下的作品。據說畫中花瓶是李澤藩結婚時,妻舅贈送的結婚禮,李澤藩很珍惜它,連戰時都抱著它躲空襲。有天一位鑑定家指出該花瓶是明代的骨董,沒想到過沒幾天花瓶就不見了,因此李澤藩就憑記憶畫出此作品。(李澤藩紀念藝術教育基金會/提供)

  • 李澤藩在美國時創作了一件彩墨作品〈桃花鄉〉,後來,他的長子把〈桃花鄉〉寄給李澤藩美術館,還附上說明表示,父親於創作過程裡修改了很多次仍然不滿意,於是嘗試以裱貼的手法撕棉紙貼在欲修改之處,再於棉紙上上色,不僅成為一種創新,也展現出獨特的趣味。這種特殊的裱貼質感,可於展場原作看出。(李澤藩紀念藝術教育基金會/提供

    李澤藩在美國時創作了一件彩墨作品〈桃花鄉〉,後來,他的長子把〈桃花鄉〉寄給李澤藩美術館,還附上說明表示,父親於創作過程裡修改了很多次仍然不滿意,於是嘗試以裱貼的手法撕棉紙貼在欲修改之處,再於棉紙上上色,不僅成為一種創新,也展現出獨特的趣味。這種特殊的裱貼質感,可於展場原作看出。(李澤藩紀念藝術教育基金會/提供

  • 李澤藩也時常描繪社會低層人物的生活,沒想卻因此改變一個路人的一生。原來李澤藩於1941年在新竹湳雅村畫〈陋屋樂業〉時,有一個小男孩正好在旁邊玩,看到畫家畫畫的整個過程,小男孩長大後做了一段時間的生意,決定棄商從畫,據說現在已經是一名畫家。(李澤藩紀念藝術教育基金會/提供)

    李澤藩也時常描繪社會低層人物的生活,沒想卻因此改變一個路人的一生。原來李澤藩於1941年在新竹湳雅村畫〈陋屋樂業〉時,有一個小男孩正好在旁邊玩,看到畫家畫畫的整個過程,小男孩長大後做了一段時間的生意,決定棄商從畫,據說現在已經是一名畫家。(李澤藩紀念藝術教育基金會/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