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文大拼盤〉欠媽媽的感謝 說出來吧


2018-05-13

因為篇幅有限,希望沒有刊登的文章,還是要拿給阿母看,而沒有投稿的其他人,試試寫下對母親的感謝,相信絕對是母親節最棒的禮物……

〈找回了勇氣〉殷切小叮嚀 支撐失戀之苦

文/婉言(新北市)

4年前,我無預警地從共同朋友得知,倒追很久且曖昧數月的男同事已經向另一單位助理告白成功,夾帶著被背叛的震驚與自尊受傷的憤怒,在澎湖工作的好友建議我飛去散心。

我在未告知家人的情況下,便逕自從工作地出發到澎湖。失戀之旅的第5天,媽媽一如往常打給我詢問週末有沒有要回家,我本想用連假加班的謊話帶過,但夾著濃濃的鼻音跟周遭旅客歡樂氣氛的落差卻引起媽媽的懷疑,逼問我到底出了什麼事情,我只記得自己不顧形象,在澎湖老街不耐煩對媽媽大吼:「我就是活該倒追男生,還被對方耍著玩,他交女朋友了,所以我逃到澎湖來哭,可以了吧!」失戀挫敗及憤怒讓我口不擇言,結果媽媽在電話那頭沉默了快1分鐘說:「不管這週要不要回家都沒有關係。記得好好吃飯、好好睡覺。」

「好好吃飯、好好睡覺」那樣殷切的小小叮嚀對當時自覺沒人愛的我,發揮極大的支撐,讓我不至於在那次跌倒後喪失親近他人的勇氣。

今年,我會挽著新婚半年的丈夫一同向母親輕聲說謝謝,也期待我們都能好好吃飯,好好睡覺,然後好好生活。

〈有勞阿母了〉清晨的軍訓裙 感動又難受

文/姥姥(高雄市)

那是一個寒冷的星期一,我正躺在學校宿舍被窩裡熟睡著,忽然被舍監叫醒說有人找,那人是母親。

見到母親半身是濕的,我才知道外面正飄著細雨,低溫加淋濕,她身體瑟縮輕微地抖著,告訴我:「不好意思,昨天妳離家前,一時疏忽忘了把軍訓裙放進妳包包裡了,又沒法聯絡妳(那個年代還沒手機),妳一定很焦急吧,還好來得及給妳,趕快再回去睡,不然會沒精神。」語氣中居然還夾帶著抱歉。

母親不會開車,隻身凌晨三點摸黑騎著摩托車,邊問路人邊從家裡一路騎了近兩個鐘頭來到學校,我卻不知道自己制服沒帶齊全,而這根本是我自己該做卻未做的事。我只記得當下心中感動又難受,但當時少年的我卻克制住滿滿的情緒,只交代母親要小心騎車回家,然後便轉身離開,躲回床上才放肆流淚自責。

多年來清晨的那一幕還是一直深刻腦海,而在那之後我自己的事就盡量自己做,學習真的獨立,就怕這種事再發生。今年母親70歲了,情感內斂的我想對您說:「媽媽我真的好愛您。希望您身體一直健康,換我來做守護您的角色。」

〈操不完的心〉不想讓您擔憂 感謝分憂

文/Asa(台北市)

我自幼就不是個會撒嬌的女兒,委屈總是心裡藏,期許自己能做到無須父母擔憂。

婚後順利產下兩子,生活看似平順。然而我們夫妻工作卻日益繁重,職業性質雖有不同,卻都會三不五時加班至深夜,甚至隔日清晨始返家,加以次子體弱,經常在辦公室接到幼兒園通知,要盡速帶回就醫的電話,幾年下來,我累了,終於決定辭去工作,離開耕耘十餘年的職場。

在工作、家庭兩頭燒的那段日子,阿母總是不辭辛勞、犧牲自由地照顧孩子;當我選擇回歸家庭後,雖然讓她卸下照顧幼兒的重擔,卻也同時增加對我未來生活的憂心。為人母者,總有操不完的心,孩子有了穩定的工作,煩惱他們工作太忙,找不到穩定的結婚對象;孩子結了婚,煩惱他們不趕快傳宗接代;有了小小孩,又煩惱他們無暇照顧;甚至在我兒子耍賴時,還要站出來喝斥「別欺負我女兒」……我知道,無法達成我對自己的期許了,因為那是阿母對我的愛,謝謝您拉拔我成人後,還一直為我分憂。

〈佳節倍思親〉懷念點菜時刻 來不及說謝謝

文/黃逸筑(雲林縣)

「每逢佳節倍思親」,這幾個字在近幾年讓我有很深的體悟。以前在外縣市工作,每次休假返家前一天,手機響起,點菜時間又到了!

媽媽在電話那頭,總是會貼心問我明天回家,想吃什麼?隔天回到家,餐桌上擺放著熱騰騰的家常菜,吃進嘴裡,都是一口一口滿滿的愛!

7年前,母親癌症末期,在與病魔搏鬥了半年之後,還是不敵末期癌症的可怕,仍然離世。當時的我,吃著第一年沒有媽媽煮的年夜飯,沒有她的陪伴,感到非常心酸……

不得不開始學會獨立,要自己照顧自己,不再以泡麵或便當裹腹,開始學習煮飯煮菜,然而,總是做不出有媽媽味道的家常菜!媽媽的拿手好菜:高麗菜飯、滷豬腳、三杯雞,我卻是怎樣也做不出味道的精髓!

年輕時,忙於工作賺錢、談戀愛,常忽略媽媽,忘了老人家也是需要陪伴,一直到媽媽閉上眼往生,才深刻體會到什麼叫:「千金難買早知道」……

行孝要及時,長輩需要的,真的只是陪伴!

〈濕透的背影〉溫馨接送情 補上感謝

文/林思妙(高雄市)

兒子補習的日子,騎著輕型小綿羊載著有相撲選手身材的孩子,再加上頗有份量的我,略顯吃力,車速蹣跚地到補習班。兩小時後,再去接回寶貝兒子。

雖然載孩子補習,似乎是現代父母的必要工作,但長期下來,還是頗覺勞累。思緒回到昔日,模糊中,依稀看到了媽媽騎腳踏車的身影。寂靜又寒冷的晚上,媽媽奮力踩著腳踏車,載著身形大隻的女兒去補習。曾多次表明我可以用走的,但阿母擔心女兒的安全,堅持載我。看著濕透的背影,我的心跟體重一樣沉。

一路上,兩人靜默不語,就像母女倆的關係。她是嚴格的阿母,事實上,我頗畏懼她,許多話包含感謝就哽在喉嚨中,從未出口。

人家說:「養兒方知父母恩」,回顧這段溫馨接送情,不禁慚愧在心。即使吃力踩腳踏車,從未聽到任何怨言;我騎摩托車卻覺得疲累。母親節又快到了,今年應該給她一份不一樣的禮物,那就是好好擁抱她,說出這句遲到的「謝謝你載我去補習」。

〈開口就辦到〉想吃西瓜 阿母使命必達

文/張雅雯(台北市)

金聖嘆於不亦快哉中第十七敘及:「夏日於朱紅盤中,自拔快刀,切綠沉西瓜。不亦快哉!」每年夏日晚飯後的水果盛宴必以西瓜為首選,除了大快朵頤享受汁水淋漓之快感,同時也讓我憶及高二那年……

母親照例在週日下午陪我在公車站牌等候返校公車,隨口說出:「好想吃西瓜哦!」話語一落,公車已然駛來,與母親匆匆揮別便上車。假日出籠的乘客不少,一路停停走走,不知經過了幾個站牌,公車門氣閥聲「嘶──」伴隨著婦人的連聲道歉:「拍謝啦!我拿物件給我查某囝……」伸頸一望,媽媽抱著半顆西瓜,急匆匆在站立的乘客間穿梭。伸手接過的不單是西瓜,更是一份沉甸甸母愛!

年逾60的母親恐怕早已忘卻約莫20年前的往事,某次回娘家時,央求她與正在大啖西瓜的我合照時,她以手指理理滿頭白髮,笑著說:「安吶好看無?」多麼在意外貌的母親,肯定忘了當年不顧一切形象追逐公車、追逐女兒的自己了。媽媽以馳騁機車逐愛,我以留存影像築愛,各自以不同的方式為愛留存。

  • 圖/陳佳蕙

    圖/陳佳蕙

  • 圖/陳佳蕙

    圖/陳佳蕙

相關關鍵字: 家庭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