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Plus〉從怨偶到願偶


2017-06-19

文/呂政達

這是一則選擇題,如果你們是一對多年怨偶,期待進到中年後,你們的關係會如何變化?1.繼續怨下去。2.乾脆離婚。3.有可能變好,就靠有沒有心。

回想年輕的時候為什麼步上紅毯,諸多的心理感受,可能早就被後來的柴米油鹽所埋沒,如果在中年後總結成一個整體的感受,就叫做「怨」。怨些什麼?已難說清楚,套句薩提爾婚姻諮商的話就是:如果你真的愛我,為什麼不懂我的心?

在怨的氛圍裡頭,多年的婚姻多半埋藏多條線頭,隨便一抽,就是一長串的故事。歌手李宗盛有首歌唱道:「我只見過那合久必分的,沒見過那分久必合的。」所以,多年的怨偶終於勞燕分飛,也好像是給中年人寫好的一個篇章。但長久的婚姻關係,當然不會只變成單行道。

讓我來分享一個中年婚姻的故事。年輕時候他們奉子結婚,丈夫一開始就明白告訴妻子,她不是他最愛的人,但妻子是典型的小女人,不哭不鬧,只想守著這樁婚姻。她也會怨,怨一個丈夫長年在中國發展不在母子身邊,丈夫則怨,當他努力衝事業時,妻子不願意來上海。進入中年前的那段歲月,丈夫的角色是賺麵包的人,妻子的怨懟則用時好時壞的憂鬱症表達出來。

這對怨偶的黃金歲月卻發生在兒子的青春期後,當兒子和母親出現了嚴重的親子衝突後,父親知道他不能再在這個家庭缺席,返回台灣發展,開始重新學習家庭角色的課題。這個過程,當然沒有我們講得如此簡單,丈夫和妻子重新檢視他們對彼此的需求,發展出新的依存關係,每個家庭的成員在他們的人生藍圖內,都要記得把對方放進來。

父親說:「這個時候回到家庭,好像有點晚了,卻在除了事業之外,讓我們的中年有了新的願景。」這對夫妻的心得是,有怨是免不了的,但關鍵應該是一起來面對怨。那年,正是他們的兒子上高三要考大學的時候。

依據薩提爾在聯合家庭治療的研究,在衝突情境中,人容易出現5種應變的模式。這5種模式分別是:指責型(blamer);討好型(placater);超理智型(super reasonable/computer);打岔型(irrelevant/mascot)和一致型(congruent)。這5種類型交叉出現在夫妻和親子之間,形成非常戲劇化的組合,像是明明最討厭父親性格的女兒,卻嫁給了一模一樣的丈夫。進到中年,這5種類型都會演變成某種人格的障礙,情緒勒索就是司空見慣的戲碼。

但是,就說是感謝年紀的發酵吧,多了時間的歷練和人情冷暖的經歷,中年後才知道心裡面有一個家的好處。我還是見到伴侶願意解開多年的怨結,每個怨都不是死結,都只是更多心事的線頭。

相關關鍵字: 家庭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