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文大拼盤〉萬聖節 搞什麼鬼啊


2016-10-30

什麼節日最讓家長跳腳,結果萬聖節成了壓倒性勝利,真是樂了孩子,苦了老子啊……

〈家長很累的1〉討糖活動 真是人仰馬翻

文/scorpian(台北市)

在西洋風以電影、電視、商品、廣告鋪天蓋地襲來的氛圍下,萬聖節討糖吃,儼然成為小小朋友最期待的一個節日。

但不給糖就搗蛋的背後,可一點都不簡單。首先,得幫小朋友打扮成他喜歡的鬼怪;再來,還得把家裡也布置出萬聖節的氣氛,然後也得準備符合健康的糖果……到了活動地點,集合了成千上百的兒童、家長,光停車問題就搞得一個頭兩個大,一個簡單的討糖活動,從家裡出發到停好車,已經過了幾個小時,陪他參加活動沒多久,因為天熱、人多,很快地大家都倦了,卻得再花幾個小時回到家。

事後要回收這些道具,更是頭疼。原本覺得這些道具服只穿了一次丟了可惜,留下來明年可以再利用,沒想到塵封一年之後,他淡淡地說了一句:「今年我想扮別的。」霎時間的青天霹靂,大概就只有家長可以體會。而那些蜘蛛網、蝙蝠、南瓜……等一次性道具,更是製造出不知多少垃圾。

小朋友,為了你的童年回憶,老爸老媽可是犧牲不少啊!

〈家長很累的2〉裝扮不能重複 讓人想破頭

文/筆抹莎(高雄市)

萬聖節明明只有一天,卻從九月底就要開始費盡心思腦力,張羅今年孩子要扮演的角色。都是鬼,孩子卻很在意有沒有重複。

如果為了節省經費,硬要把去年的裝備,稍加升級,做些微的調整與酌加配件,第一個有意見的就是家裡頭的小鬼。不管如何曉以大義,告訴他:「沒有人還記得你去年扮什麼,我們稍微改裝一下就好,好嗎?」他永遠不肯妥協,小小腦袋硬要與眾不同。

於是,萬聖節沒到,身為家長的我腦袋開始打結,而荷包也準備大失血。好不容易,這惱人的萬聖節過了,以為從此可以安穩地過個365天時,總是餘孽未清,冷不防從屋子的角落或門後竄出一個小鬼,加上一句「不給糖,就搗蛋!」我想安穩度日的心願很難實現,因為常常被這簡單的6字「針」言,一刺,像氣球般的脾氣就爆炸了。

我們明明就是台灣人,應該過著屬於我們自己的節日就好,為何總是要大費周章跟著外國的腳步走。難道沒人告訴「萬聖節」,搗蛋一天就夠了,結束後,就請把所有的小鬼收服,別再擾亂溫馨的家了!

〈家長很累的3〉上街陪討糖 被迫拋頭露面

文/林家瑜(新北市)

為人母親,我最怕過的是萬聖節了!

每年的10月31日是萬聖節,也就是西洋的「鬼節」,它就像是我們的中元節,但對外國人來說,萬聖節這一天,他們都會把自己打扮得鬼模鬼樣,到處舉辦狂歡派對。

我害怕過這個節日,是因為不但要傷腦筋幫孩子準備裝扮,更惱人的是要陪著小孩上街討糖果。準備裝扮其實很簡單,因為大賣場或是文具店都有現成的「裝備」可以購買,只要有新臺幣一切好解決,只是面對琳瑯滿目的「裝備」,孩子都會東挑西選的,一會兒覺得蜘蛛人好、一會兒覺得鋼鐵人酷,一會兒又覺得妖魔鬼怪很炫,拿不定主意,時間便耗了很久。

挑選「裝備」時間久倒還好,最令我傷腦筋的就是上街討糖果,跟在一大群孩子的後面,拋頭露面地,感覺好像是做錯事被迫「遊街示眾」一般,實在很不舒服。

家中育有兩個孩子,老大現在國小四年級,已經不喜歡過萬聖節了,但另一個才幼稚園中班,至少還有兩、三次的萬聖節要過,只要一想到要陪著上街討糖果,全身就起雞皮疙瘩,好不舒服啊!

〈家長很累的4〉DIY戲服 省錢大作戰

文/燕子(台中市)

當女孩蛻變成媳,從懵懂到熟練節日祭拜的張羅,做來駕輕就熟,卻對西方的節日感到棘手,「萬聖節」一個小孩歡樂、大人頭疼的西洋鬼節。

萬聖節的變裝派對是幼稚園一年一度的大事,家長除了滿足寶貝的期待外,輸人不輸陣較勁味,撒錢置裝、租服,衣著、配飾行頭大PK,彼此打探,聽聞得我心中忐忑。購買的昂貴,租的也要價不斐,是好幾日的菜錢了,外子一份薪餬四口,精打細算成了為妻之責。

翻箱倒櫃物盡其用,絞盡腦汁繪草圖,再重溫兒時的勞作課,剪貼拼湊,整個客廳如戰後場景,邊忙還得顧及嬰兒啼哭聲,忙得晚飯不得不向老公告假。萬聖節當天充當女兒的「新娘秘書」,換上粉紅蕾絲小洋裝,別上鐵絲骨架外裹粉紅色垃圾袋薄膜,上綴金蔥色小星星的天使翅膀,梳個氣質帶點可愛的復古公主頭,綁上生日蛋糕留存的緞帶蝴蝶結,大姑送的乳白珍珠手鍊微笑地垂掛前額,披上外婆滿月時送的雪白披風,再塗上莓果紅唇,手持仙女魔棒,漂漂亮亮的參加派對。

省錢大作戰下別樹一幟的造型,贏得小朋友的青睞,環繞著女兒「哇!好漂亮喔!」誇聲此起彼落,瞧女兒欣喜模樣,辛苦也就值得了。

  • 圖/陳佳蕙

    圖/陳佳蕙

  • 圖/陳佳蕙

    圖/陳佳蕙

相關關鍵字: 家庭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