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教父 蚊哥病逝


2005-04-08

〔記者王述宏╱台北報導〕有「台灣黑道最後仲裁者」之稱的「蚊哥」許海青,前天上午病逝於北市馬偕醫院,享壽九十二歲,當天傍晚家屬已將遺體移往第一殯儀館暫厝,多位台北市的角頭大哥獲悉,均趕往殯儀館協助家屬迎靈。

民國二年出生的許海青,生前與子女同住於天母地區,但他幾乎每天都到長春路的某間咖啡廳裡喝咖啡,找人聊天,上個月廿五日中午,許海青肚子餓,陪侍在側的小弟遂至附近的日式料理店買了握壽司給他吃,詎料,「蚊哥」吞食時竟不慎噎到,當場臉頰脹紅、喘不上氣,旁人緊急將他送往馬偕醫院急救,仍因腦部缺氧約五分鐘而處於昏迷,後轉往加護病房病情依然不見好轉,前天上午,醫院向家屬發出病危通知,延至十一時,一代黑道領袖終究殞歿。

許海青往生後,家屬請來師父在靈前誦經八小時,才將遺體移往市立第一殯儀館暫厝,期間「蚊哥」過世的消息已逐漸傳出,包括天道盟的「圓仔花」、竹聯幫的「進哥」及中庄的角頭大哥「空信」等重量級人物,均紛紛趕抵殯儀館協助家屬迎靈並拈香祭拜,與許海青私交甚篤的日本幫派「野口會」會長野口松男,昨天也已搭機抵台,避開媒體向「蚊哥」焚香致意。

許海青的一子五女昨天整天都在殯儀館的誦經廳內為亡父祝禱,一位始終在旁陪伴、與許海青親近的人士表示,家屬對某週刊刊載「蚊哥」因混兄弟而連累女兒未嫁的報導,表達極度不滿,因為「蚊哥」晚年除喝咖啡、按摩和簽六合彩娛樂,除非有人專程登門請託,已很少再涉足江湖事,且「蚊哥」的兒女全都擁有高學歷,是正當的上班族,根本與黑道扯不上關係。

許海青 黑道最後仲裁者

記者王瑞德╱特稿

許海青在台灣黑道有其地位,曾被封為「台灣賭王」,因賭起家、揮金如土,卻也因賭而賠上下半輩子的人生。

「蚊哥」其實是從母姓,十三歲外出做工,在現今台北市萬華中央果菜市場、西門町一帶活動,最後和一批角頭共整地盤,打出一片江山。

「蚊哥」生前回憶,過去台灣角頭大哥講義氣,地方惡霸欺侮老實人,他們還會出面教訓這些「下三濫」,所以也是能出面「喬代誌」的人物。

當年台北市「太平町」一帶,因取締販賣私菸槍殺民眾而爆發「二二八事件」,最後演變成全台事件。為免台北市事態擴大,當年國民政府還特別請出「蚊哥」,拜託他出面協調北市的角頭大哥們,千萬不要情緒激動地擴大事件,以免演變成無法收拾的局面。

「蚊哥」出面,但也特別向國民政府官員代表指出,若是公務員人品不佳,處理態度不好,政府就不可能得到民眾支持。

三十九年實施地方自治,台北市舉行第一屆市議員選舉,「蚊哥」當選。有趣的是,由於「蚊哥」未受過教育,目不識丁,一切參選表格都請別人代填,但相關文件的最後一關,卻須參選人親自簽名,為了這一個簽名,「蚊哥」苦練了許久。

早年黑道不像如今複雜,「蚊哥」在光復初期,就和友人共同經營銀樓、酒家和百貨公司,日進斗金、揮金如土,單單台北市內就開了六家酒家。

讓「蚊哥」賺錢的,還是開設賭場,當年「蚊哥」號稱「台灣賭王」,曾將北投最高級的大飯店包下開設賭場,賭客一律以豪華轎車接送,聲名遠播,連東南亞一帶的富豪都聞名而來,「蚊哥」的收入以「天文數字」形容。

「蚊哥」最風光時,前往日本觀光旅遊時,曾驚動日本最大黑社會組織「山口組」,一路由東京、大阪、神戶、九州以龐大車隊招待到底,三十三年前,單單「山口組」致贈的見面禮,價值就超過當時的台幣三百萬元。

走過九十幾年的歲月,「蚊哥」的崛起和黑道的地位,完全不是依靠打家劫舍、掄刀動槍,所恃者純是「義氣」;「蚊哥」之死,象徵黑道不再有仲裁者,這也是目前台灣黑道的悲哀,義氣二字,談何容易!

還想看更多新聞嗎?歡迎下載自由時報APP,現在看新聞還能抽獎,共7萬個中獎機會等著你:

iOS載點 https://goo.gl/Gc70RZ

Android載點 https://goo.gl/VJf3lv

活動辦法: http://draw.ltn.com.tw/slot_v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