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部〉走過威權年代 笑看反共標語


2005-08-01

記者張瑞楨╱專題報導

看清涼歌舞秀也不能忘記保密防諜;洞房纏綿時更要記得打倒共匪!彰化縣文化局長陳慶芳蒐集的上百件反共政治標語文件,見證過去威權政府灌輸人民反共思想,人民生活中充斥各種政治標語的荒謬情景,諷刺的是,不過幾10年光景,當年高喊反共的政黨,現在竟爭相與「共匪」把酒言歡,令人有昨是今非之嘆。

蔣與汪爭權 走上反共路

據私立世新大學教授李筱峰的研究,國民黨原本並不反共,蔣中正還於民國14年9月在黃埔軍校發表「反對反共」的談話,並強調國民黨如果反共,就是中了帝國主義的分化毒計,不料,翌年3月與主張聯俄容共的汪精衛爆發爭權衝突後,蔣中正為了鞏固政治權力,走上反共抗俄之路。

舉凡印刷品 規定印標語

陳慶芳蒐集的史料顯示,國府於民國38年敗退來台後,即開始灌輸台灣人民反共抗俄的思想,並於民國42年由內政部與台灣省保安司令部頒發「印製品加印反共抗俄宣傳標語辦法」,規定所有機關行號或私人印刷品,舉凡月曆、包裝紙、火柴盒、信紙、電影票、商業宣傳單,甚至連日記簿與報章雜誌,統統都要印上反共抗俄標語。

該辦法還規定各縣市警察局必須發動民間團體,隨時檢查勸戒不配合的人,其中,台灣區印刷工會同業公會是最先響應的民間團體,印製了「印刷品加印反共抗俄宣傳標語須知」的小冊子給會員,裡面還列舉71條參考標語。

從民國40年代到70年代,大街小巷充斥各種反共抗俄標語,還衍生蔣中正、蔣經國父子的個人神化崇拜標語,以及保密防諜等相關政治標語,這期間種種可笑的怪現象,堪稱另類的「台灣經驗」。

反共三字經 最高代表作

其中國民黨員殷學昌仿效三字經的寫法,於民國40年出版「反共抗俄三字經」,文中以「是色魔」、「勾成姦」等字眼,詆毀諷刺不少死於「白色恐怖」的台籍精英,可說是國民黨知識分子配合政治的代表作。

當時的文化界也大力鼓吹反共抗俄,例如民國40年3月25日圖畫時報的「慶祝美術節及反共抗俄美展開幕特刊」,大幅刊載反共漫畫及「反共抗俄是藝術家使命」的專文。

如今20多歲的7年級生,很難體會以前的國小學童唱「反共抗俄歌」,讀教科書「蔣公看魚兒逆游而上」的故事,朗誦蔣公是世界偉人等演講題目,甚至連教科書、作業簿上都印有各種政治標語,學校生活完全沉浸於反共抗俄的氛圍中,連彰化縣首位民選縣長陳錫卿,也於民國41年自印「反共抗俄總動員運動手冊」給國小學童。

中央政府貫徹反共政策,地方政府與半官方團體也雷厲風行的配合,例如桃園鎮公所於民國40年代印製的衛生教育傳單,提醒民眾在防蚊滅鼠之際,也要建立「共匪人民公社就是奴工營」的觀念;桃園農田水利會則印製「共匪人民公社真相」的傳單,讓可能目不識丁的農民在歡慶豐收時,也能知道「人民公社的三種迫害」。

更有趣的是,雲林縣政府在民國50年代散發「反共抗俄春聯」宣傳單,上面列舉65條反共春聯的參考詞句,鼓勵民眾書寫張貼,包括充滿血腥味的「爆竹一聲驅赤寇,屠蘇萬戶飲黃龍」。

菸酒公賣局也不遑多讓,其產品都印有各種政治標語,從最早的「增產報國反共抗俄」,到民國70年代的「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吸菸過量,有礙健康」。

喜帖、菸盒 不忘滅朱毛

另外,郵政管理局從民國40年代至60年代發行的集郵封套上,提醒民眾集郵有怡情、益智、儲蓄等三益,但是「貫徹反共抗俄國策,不集俄匪集團郵票」。

在威權政治下,政治標語不因台灣經濟起飛而消失,反而隨著工商與娛樂事業的蓬勃發展,更深入人民的生活。

陳慶芳蒐集的諸多廣告傳單印有各種政治標語,甚至連結婚喜帖都印上反攻大陸,並提醒新人在洞房時莫忘「消滅朱毛(中共創立初期的領導人朱德、毛澤東)」。

被專制政權視為神聖的政治標語,印在某些廣告傳單上卻顯得荒謬可笑。例如某清涼歌舞團於民國60年代散發的傳單,就把保密防諜的標語印在搔首弄姿的泳裝美女右側,左側則印上「名歌艷舞」,令人噴飯叫絕。

同年代台聯影業公司拍攝的電影「第七號女間諜」,其廣告單左側寫著「美女與大蛇的艷舞使您銷魂蝕骨」,右側則印上「反攻大陸,消滅共匪」。

現年54歲的陳慶芳感懷的說,上述政治標語充斥的現象,直到民國70年代才因政治民主化而逐漸消失,但令人詫異的是,當年高喊反共抗俄,並動輒把異議人士扣上「匪黨」等罪名的政黨人士或後代,卻在今日爭相訪問中國,還與「共匪高幹」結盟,佛家說人生無常,這些人的言行更是矛盾無常。

還想看更多新聞嗎?歡迎下載自由時報APP,現在看新聞還能抽獎,共7萬個中獎機會等著你:

iOS載點 https://goo.gl/Gc70RZ

Android載點 https://goo.gl/VJf3lv

活動辦法: http://draw.ltn.com.tw/slot_v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