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世界小姐林耶凡 聲援受中共迫害者


2015-09-13 02:04

〔記者陳彥廷/台北報導〕2015年加拿大世界小姐林耶凡藉由選美、拍攝電影及電視劇為遭受中共政權迫害的人們發聲,她覺得背負了期待,壓力與責任重大;同時,這也是林耶凡學習的過程,她從這些人身上看到生命的光輝,學習如何在極端殘酷的處境,依然不顧一切地保護好自己的原則及信仰。

林耶凡14歲起開始了解中共迫害人權議題,接觸法輪功信徒、流亡海外藏人、維吾爾人,教他們的孩子彈鋼琴,藉此聽他們講述受迫害經歷;16歲那年,則受到一位從事人權工作的伊朗裔前加拿大世界小姐鼓勵,興起日後參加選美的念頭;19歲起則開始投入拍攝人權相關電影與電視劇。

2012年加拿大大選前夕,政府打算籌組「宗教信仰自由辦公室」,計劃每年運用資金關注他國的宗教信仰自由議題;林耶凡受外交部邀請參加圓桌諮詢會議,在場包括牧師、喇嘛、穆斯林、印度教領袖等11名代表當中,22歲的林耶凡是唯一未滿50歲者。

那場會議中,林耶凡代表的是少數族裔、亞裔、女性,以及中國廣大的遭受宗教迫害者,她心想,「這麼多人聲音壓在我身上,要是講不出來,就等於浪費這麼多人的機會!」

林耶凡在外交部長面前建議政府,由於受迫害者在中國或加拿大都無法正常發聲,希望在政策、體制上增加他們的溝通渠道。這次會議是林耶凡首次與政府打交道,也是她決定繼續走下去的關鍵,因為覺得「身後的responsibility(責任)太巨大了!」

在拍攝人權電影過程中,林耶凡接觸、訪談過許多遭中共政權迫害者。她回憶,有位剛從中國勞教所放出來、到劇組幫忙做飯的70多歲老太太令她印象深刻,這位老太太不太說話,但很照顧她,有次林耶凡發燒,老太太特地幫她煮薑湯。

林耶凡說,那位老太太傷還沒好,一撩起褲子,「還有那種衛生紙墊著、皮開肉綻的傷,以及被打成青色、紫色一條一條的痕跡」。時隔一年多,林耶凡輾轉得知,僅數面之緣的老太太已過世多時,因為她在勞教所遭注射藥物,累積在體內導致健康惡化。

林耶凡為此傷心很久,她百思不得其解,「是什麼樣的惡警,壞到做出這種令人髮指的行為?」

林耶凡在拍攝上一部電影《The Bleeding Edge》時嘗試演繹包括電擊、竹籤插手指甲、灌食、輪姦等各種酷刑之下身體反應,並為此訪談多位受害人。她說,有法輪功受迫害倖存者告訴她,電擊就像是大卡車在身上來回壓碾,不是只有被電的局部肌肉抽動,而是該側整個半身抽動,電久了身體還會燒焦。

也有受迫害者告訴林耶凡,中共黑牢最恐怖、令人最難受的不是肉體折磨,而是他們對精神的控制,面臨黑暗、極度的壓力,「那是一種走進魔窟的感覺,你看不到希望、不知道什麼時候這些東西會停止。」

林耶凡一度不知怎麼詮釋這些受害者,她無法想像他們怎麼擁有不向中共妥協的意志?在酷刑威逼之下被要求簽字,怎能不簽?「人就是受不了嘛!」

有天早上,林耶凡和一位天主教朋友閒聊時提及此事,對方告訴她兩千年前一位聖徒被釘上十字架的故事,「他也很害怕,但是他找到自己內心對真理的追求,知道在恐懼之外更重要的東西,就是他對神的信仰,還有良知。」

林耶凡於是頓悟,恐懼並不是錯,這些人面對酷刑的恐懼感很真實,能撐過折磨是因為他們不願苟且偷生、堅持做人準則。她終於能演出受害者的脆弱,同時抓到他們堅持的精神,順利完成拍戲。

林耶凡深刻地體會到,從事這些工作的過程,自己從別人身上獲得的,遠比自己為別人做的多,「因為他們讓我看到,一個人的信念可以把自己帶得多遠。」

  • 林耶凡從人權工作中,看見受中共迫害者生命的光輝。(記者陳彥廷攝)

    林耶凡從人權工作中,看見受中共迫害者生命的光輝。(記者陳彥廷攝)

還想看更多新聞嗎?歡迎下載自由時報APP,現在看新聞還能抽獎,共7萬個中獎機會等著你:

iOS載點 https://goo.gl/Gc70RZ

Android載點 https://goo.gl/VJf3lv

活動辦法: http://draw.ltn.com.tw/slot_v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