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專訪》若發生可預期「電力缺口」 林全︰核二二號機組恢復供電 是最後手段


2017-08-28

記者鄒景雯、李欣芳/專訪

行政院長林全接受本報專訪指出,政府將全面檢視整個輸配電系統的環節,和平電廠是電網穩定性問題,大潭是電廠管理的問題,這方面的風險與不確定性,比開發新的電源更大。為解決台灣電力的結構性危機,台電本身的廠網分離,政策與經營分開,是必然要走的趨勢。不過林全向工業界保證供電無虞,核二廠有一個停掉的機組,如果真的發生可預期的電力缺口,屆時他會報告立法院,將它當作電力供給的最後手段。

問:用電問題,近來在社會上引起不小恐慌,到底政府的作為是什麼?

林全:五二○之前,蔡總統剛當選,我們就與台電聯繫過,當時,台電仍然期待核一、核二、核三延役,甚至核四有機會重啟,我們很明確的告知不會延役、也不會重啟,必須重新規畫一個未來電力轉型的具體做法。在此前提下,台電因此提供了一個安全標準,根據過去經驗備轉容量,也就是尖峰時段的電量,暫時維持在超過七.二%,大致上是安全的。

備轉容量七.二%以上 是安全的

舉例來說,和平電廠是1.2GW,約占尖峰時段用電的四%,等於要倒掉兩個和平電廠,或是核二廠一個機組為0.9GW,要連續好幾個機組同時間發生狀況,電才會出問題,這個機率不大。因此,我們就設定了這個目標,備轉容量至少要保持在七.二%以上。

在邁向非核家園的過程中,新建的電廠要好幾年才會完成,已經在進行的電廠,能提前完成的也很有限,我們不僅希望既有的工期不要延誤,甚至能再增加幾個新的電廠,這段轉型期很辛苦。上任前我就告訴蔡總統,社會會擔憂如果沒有核電,台灣會不會缺電,所以我們必須告訴大家,台灣不會缺電的路徑圖是什麼?也因此,我們才會有二○二五年要讓天然氣提高到五十%、再生能源要提高到二十%的目標,沒錯,這些目標都是高難度挑戰,但是也絕非無法企及。

要求三電廠新機組到位 台電沒做到

接下來,我們遇到了若干考驗,去年五月底氣溫升高,就發覺到七、八月是有風險的,因為那時台電有幾件事情做得還不夠好。第一是歲修到了夏季尖峰時間還沒排完,第二是台電的需量競價已經在做,但是還不夠。第三是民間的發電有限,因此我們認為核一廠停下來的機組必須準備,然而我們一講,社會大眾卻抨擊是重啟核電,不僅不同意,當時核二有個機組因為跳電,也被要求須凍結下來,並且到立法院報告。這就讓我們又多了一個難題,多損失了○.九個GW,等於二到三%。如果大眾認為非要這麼做才能宣示非核決心,我們就把核一與核二的這些機組當作最後手段,基本上已經不算在我們的備轉電力裡,而是屬於備用電力。為了因應這個改變,我們不得不要求台電在去年調整歲修,要在暑假來臨前做完,因此冬天的電也很吃緊,因為冬天也在排歲修。

再來是中部有些污染的問題,民間基於空氣與環境保護,要求燃煤電廠要降載,台化的電廠也被停掉了,這讓我們在用電調度時,有些預期不到的事情。

我認為,儘管用電有些吃緊,如果我們能維持得住七.二%的水準,不管是非核或環保的民意訴求,我們都可以盡量來做。因此,當時我們緊急要求幾個電廠,包括大林、大潭以及通霄三個新機組必須在今年六月之前能夠到位,以便應付前述的變局,結果在和平電廠電塔倒塌之前,這三個機組都沒有到位,可以說台電同仁在這方面沒有達成目標,我們也不是苛責,不過將來會來釐清,台電是不是該注意的事情沒有注意到?最近大林一號機已經到位了,情況會有所改善。

輸配電系統穩定性 全面檢視

至於中油天然氣斷氣造成大潭電廠跳電,有幾小時的限電,不論有多少電力備載,都無濟於事,因此除了前述電力夠不夠之外,我們還要全面檢視整個輸配電系統的環節,和平電廠是電網穩定性問題,大潭是電廠管理的問題,確實都存在很多的不善。若干人士把這次的事件引導成擁核與反核的戰爭,模糊了焦點,這是兩回事,應該回歸專業,分別加以克服。後者的風險與不確定性,比開發新的電源更大。

問:政府施政不能總是短期應變,是否能以中期眼光敘述您對台灣電力未來的具體規劃?

林:台灣因為沒有天然資源,不管是核電、燃煤、天然氣,基本上都有弱點,所以我們必須從中選擇,但核電太危險,一旦出問題,這個社會幾乎就陷入萬劫不復。台灣這麼小,比日本承擔的風險還大,核電在沒有更安全的保障下,慢慢把它停掉,是合理的。我們要爭取在二○二五年之前,讓其他電力能夠起來。我知道燃煤有污染問題,所以盡量在燃煤比重不變的情況下,讓燃煤的空氣污染盡量減少,現階段談增加燃煤是不容易的,可是為了讓能源能夠過渡,有一段時間使用燃煤的比重確實會提高,但最終目的是希望降回到卅%的占比。

天然氣發電占比達五十%確實是很大的挑戰,我們現階段不願意把再生能源發電占比拉得更高,但德國已經拉得更高,其再生能源發電占比早已遠超過我們所訂的廿%目標,近來甚至有提高到八十%的主張。我們的再生能源發電占比廿%,雖是個挑戰,但這只是時間問題,尤其只要風力發電做得好,因此風電不能耽擱。

電價太便宜 要有節電誘因

風力發電做得好,量是夠的,不過,有一個挑戰,發電不是那麼穩定,所以要有智慧電網、要有儲能設施,能讓風力發電與太陽能發電儲存起來,使穩定性能維持住,這是發展風力發電與太陽能發電必須要做的事,也就因為這樣,所以風力發電量占比不想再提高,原因是百分比愈高,需要的穩定性、安定性挑戰就愈大。

當然,更重要的是,我們必須節電。要把尖峰時間的用電量降下來,為了尖峰幾小時用電的問題去蓋一個電廠,這不是很聰明的做法。將尖峰時間用電移到離峰時間使用,是最好的做法。台灣在節電方面其實做得很少,主要是因台灣電價太便宜,沒有節電的誘因。雖然電價便宜,但把尖峰時間的電量移到離峰時間使用,這個誘因可能是有的。

現在要做的是智慧電表加智慧電網。如果有智慧電表,好處是每家都知道現在的用電量是多少,就可採用時間電價。如果把尖峰時間電價拉很高,離峰時間電價降得很低,整體平均電價則不變,只要電價的高低差很大,搞不好有人就願意中午不洗衣,晚上才來洗,或者中午一到三點就少開冷氣,調整為早上九點、十點先開,甚至考量成本效益,而願意更換節電效率更好的冷氣機,這樣就可將尖峰時間的電力拉平。

我們要做大的電力規劃。從電力結構來看,核電停下來,燃煤降到卅%,是考慮台灣現在的生活品質、社會需求及電力安全性,必須要面對的。我們只能從天然氣、再生能源去找,五十%和廿%找到最適比率。

  • 行政院長林全。(記者簡榮豐攝)

    行政院長林全。(記者簡榮豐攝)

相關關鍵字: 林全 核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