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話?中國化!
S.H.E媚中太過頭 台灣藝人看不下去

2007-05-02

記者段子薇/台北報導

S.H.E唱「中國話」除了引發網友爭議,也在台灣樂壇投下一顆髒彈。有音樂人擔心,「中國話」這首歌必會引發不良效應,連累圈內藝人,「一次得逞,中國就會暗逼其他台灣歌手跟進,難不成接下來要唱『中國強』、『中國棒』嗎?」幾位敢直言的歌手們也認為,S.H.E的確不太適合唱這種歌。

華研:政治與音樂不要混為一談

業界人士猜測,S.H.E所屬華研唱片之所以要唱「中國話」,可能因2004年6月她們被影射「綠色藝人」,希望藉機示好以擴展中國市場。而華研唱片宣傳經理吳慧玲說,「音樂歸音樂、政治歸政治,只是一首歌,不要想太多」。

董事長:給超女唱比較適合

「麻吉」黃立成認為,S.H.E不是很適合唱「中國話」,「我認為S.H.E應該唱可愛的歌或情歌,至於這種會牽扯到政治問題的歌,還是不要唱比較好」。

曾和S.H.E同門的「董事長」樂團主唱阿吉再三強調,和S.H.E是好朋友,且華研老闆呂世玉對他們有恩,「但若老闆要我唱這首歌,我實在唱不下去,這首歌給中國的超女唱比較適合,台灣歌手唱,就是怪怪的」。

豬頭皮:為何不讓S.H.E唱台灣話?

「豬頭皮」朱約信說:「生長在台灣的S.H.E,若因唱這首歌,而以身為中國人為榮,我只能抱以十二萬分的同情,若真如此,他們的父母、長輩都應該要負責。」他說,S.H.E應該是被公司指定唱這首歌,但唱片公司不會承認,他想問公司,為何不讓她們唱「台灣話」?

閃靈:不用自我奴化拍馬屁

閃靈樂團主唱Freddy強調,「就算要進軍中國市場,也用不著去奴化自己、吹捧對方,拍馬屁拍到這種程度。」他問,F4去日本發展,也沒有唱歌說「日本人真聰明、日本話真好聽」,為什麼偏偏去中國就要這樣?

大支也說,台灣把音樂和政治分開,但是中國卻沒有,「我們會同意王建民是中國人嗎?當中國人在運動場上欺負我們,搶走國旗的時候,台灣藝人需要唱這種歌拍馬屁嗎?」他強調,雖然音樂、賺錢很重要,但自尊更重要,台灣音樂人要深思熟慮。


厚此薄彼 S.H.E雙重標準 讓人傻眼

S.H.E昨天上「綜藝大哥大」,攝影記者苦候多時,等著拍她們被氣功師父「電」得吱吱叫的畫面,誰知,平日不在意搞笑扮醜的她們,竟然不給拍,攝影記者全部被趕出攝影棚。

製作單位指出,清場是應唱片公司要求,因氣功師父電S.H.E時,她們得脫鞋打赤腳,加上被電時,表情可能不好看,所以才不希望媒體拍攝,可是,S.H.E在中國拍攝MV時,Hebe卻打著赤腳入鏡,牽強的理由讓攝影記者們無法接受,但也只能摸著鼻子離開。對此,華研回應不是不給記者拍攝腳丫子,而是S.H.E昨天穿著短褲,怕被拍到不雅的照片,才不開放拍攝。 (文/林淑娟)


拍中國馬屁 教壞台灣下一代

段子薇

音樂該不該和政治分開?若應分開,那無端唱一首「中國話」豈非自染塵埃?若不應分開,S.H.E唱「中國話」去牽扯政治,就應接受評論。無論何者,就是不能以「大家別想太多」一語帶過。

台灣歌手生存的困境,隨著大環境的萎縮,變得愈來愈艱難。很多歌手選擇根留台灣、進軍中國,若以經濟層面做考量,這並沒有錯;生產出迎合對方口味的作品,也是很市場的做法。

只是,小職員要拍老闆的馬屁,也應該要堅守拍馬屁的原則和藝術,否則一不小心,「討好」變成「阿諛奉承」,「讚美」流於「喪權辱國」,老闆不領情、同事看不起,吃力不討好,何苦來哉?

隨著狗仔文化興起,歌壇也經常討論到「歌手的職責是否只是唱歌」這個議題,相同的邏輯,也可放在S.H.E「中國話」討論上。

如果,我們不重視S.H.E唱「中國話」這件事,把它當成一個重要議題來討論,那麼,當S.H.E的歌迷長大了,他們會不會根深蒂固的認為他們講得是「中國話」?如果不是,那請問,講中國話的不是中國人,那是什麼人?台灣人嗎?為什麼台灣人要講中國話?

很多大惡,都是由被忽視的小惡所養成。我相信S.H.E和華研唱片絕對不是故意,也無意要淪為中國的統戰工具。但這個看似被輕忽的問題,卻可能引發一連串的後遺症。台灣音樂人不能不三思。

廣告
網友回應
Top
熱門新聞
贊助商廣告
轉寄

標題: 中國話?中國化!
S.H.E媚中太過頭 台灣藝人看不下去


*收件人 Email 
如果要寄多個email,請用「;」分開,最多10個email
你的姓名 
*你的 Email 
訊息
 驗證碼   驗證碼有大小寫之分  
Top
Top
2014年12月21日‧星期日‧甲午年十月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