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展懶人包》消失數百年 蛋彩小丑重出江湖


2018-10-15

採訪、攝影◎記者何宗翰

蛋彩畫最早被使用在埃及木乃伊的棺木上,在義大利文藝復興時期流行,達文西的《最後的晚餐》便是傑作之一。蛋彩是將顏料粉混入蛋黃,加上亞麻仁油、酒精、醋等原料,優點是色彩鮮明、可長久保存,缺點是調製費工又乾得快,對環境乾濕度要求高;《最後的晚餐》問世50年後,就因濕氣重而嚴重剝落。

蛋彩畫流行不到一世紀就被油畫取代,消失數百年,1953年出生的捷克畫家茲德涅克.揚達(Zdenek Janda),14歲那年偶然買了文藝復興時期畫家Cennino Cennini在1473年所寫的《藝術之書》,受書中的中世紀繪畫技巧啟發,結合現代材料將蛋彩畫重現。

1984到1990年間,揚達曾擔任電影場景設計師,奇幻電影《大魔域》系列2、3集的主場景就出自他之手,在製片廠工作期間,揚達能自由採購品質最好的顏料、畫筆和材料來進行各種嘗試,也影響他日後精確又充滿細節的繪畫風格。

即興喜劇 揚達手繪喧囂寂寥

1994年,揚達曾受邀到台灣的帝門藝術中心舉辦畫展,蛋彩畫薄、透的鏡面效果、原創性高、與眾不同的色彩和構圖,讓南投毓繡美術館館長李足新印象深刻,2015年就向揚達邀展,不料畫作都被各地收藏家及畫廊蒐藏,竟無畫可展,3年後才等到「即興喜劇:茲德涅克.揚達的日常劇場」展中的21幅新畫。

「即興喜劇」源自義大利文藝復興時期,是一種以表演者為核心,沒有劇本的即興演出,每位演員都要能說能唱、會雜耍、特技,是歐洲16到18世紀的市井娛樂;揚達化身場景設計、服裝造型、燈光師、導演,引用聖經、神話或歷史事件和人物,完成一幅幅超現實寓言風格的即興喜劇。

揚達在畫布的舞台上置入角色,可以是玩偶、麵包、蛋、水果等,畫中常出現的漂浮之石,一顆懸在另一顆上,和沉甸甸的靜物不同,創造出戲劇張力,他說:「我希望在倉促變化的世界,創作能抵抗時空變化、看法評價和科技進程的私密作品,是對永恆事物的渴望,漫天喧囂中的寂靜無聲。」

「平衡」在揚達畫中無處不在,《(綠色)山丘上的傻瓜》靈感來自披頭四的同名歌曲,畫中人以小丑裝扮頭頂著瓷鍋,描述一個孤獨的人,從山丘上看到很多東西,他想告訴別人他所看到的,但沒有人聽見、沒人傾聽。

《紅色的平衡》中巨大的女性形象就是時間本身,溫柔緩慢地流過,一旁巨大的金字塔是一座節拍器;《花藝馬戲團》靈感來自「太陽馬戲團」,在畫作有限的空間中,表演者以各種超現實形式,用身體表演了高超的雜耍絕技,也向超現實主義大師達利致敬。

揚達也親自為每幅畫製作獨一無二的畫框,他認為畫框提供了某種心理上的距離,有與畫作連結的木頭、石材等天然素材,只有藝術家獨力完成才能完整自己的作品,每個畫框都要經過18道工序,是作品不可或缺的一部份。

即興喜劇:茲德涅克.揚達的日常劇場

時間:即日起到12/30

地點:南投毓繡美術館

  • 《紅色的平衡》中巨大的女性形象就是時間本身。(記者何宗翰攝)

    《紅色的平衡》中巨大的女性形象就是時間本身。(記者何宗翰攝)

  • 《花藝馬戲團》靈感來自「太陽馬戲團」。(記者何宗翰攝)

    《花藝馬戲團》靈感來自「太陽馬戲團」。(記者何宗翰攝)

  • 《(綠色)山丘上的傻瓜》靈感來自披頭四的同名歌曲。(記者何宗翰攝)

    《(綠色)山丘上的傻瓜》靈感來自披頭四的同名歌曲。(記者何宗翰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