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見獨立書店》握緊婦運接力棒 女書店重新出發


2018-02-25

儘管景氣春寒料峭,台灣每年仍出版將近4萬種作品,作者也依舊醉心筆耕,更有一群人用心經營獨立書店,用行動訴說他們的文化想像。文化週報陸續帶大家走訪......

採訪、攝影◎記者楊媛婷

女書店,是一群女人在一九九四年春天宣布共組的房間,要讓女人透過一本本的書自由飛翔,去年年中曾因財務困難一度歇業,引發譁然。

「女書店不能關門,它的意義不僅是一間書店,它標誌台灣婦運的軌跡,也將是民間第五波婦運的堡壘。」政大法學院教授陳惠馨在廿四年前也是出資贊助女書店的股東之一,女書店就如其他獨立書店一般,經常遇到財務困境,但女書店繼續存在的意義就像是台灣婦運的接力賽,可以慢慢跑,但婦運的棒子不能掉,「我們在廿四年前沒錢、沒背景的情況,都能因第三波婦運出資成立書店,沒道理現在我們都已工作多年、有一定收入下,卻束手無策。」於是她和台灣女科技人學會常務董事吳嘉麗等股東組成過渡小組,重新盤點書店的財務,也才發現債務原來大都是在女書店出版社出書的股東們版稅,「既然只有虧欠自己人,最後大家決定捐出版稅,這幾十萬的版稅讓女書店初步度過去年的難關。」

女人心靈避難所 馳騁於性平樂土

目前負責營運的吳嘉麗認為,女書店重新開幕是社會力累積下的成果,「一間書店要關掉很容易,但女書店已經是許多國內外讀者尋找台灣婦女運動脈絡不可或缺的指引,股東們決定再度奉獻,不僅是經濟的奧援,更多的是意識形態的支持。」女書店的股東都學有專精,包含科技、文化、法律、資訊等領域,也都志願襄贊主持各式婦女講座,讓女書店不只是一間販售女性專書的書店,更像是女人面臨生命難題時可以尋找解答的避難所,也期待能成為蓄積台灣民間婦女運動能量的基地,「任何女客來到台灣,若想知道台灣的性別議題可以來這尋找索引,更重要的是,我們都希望女書店是一個女性在社會上如果累了,能夠來這走一走,好好放鬆心靈後再出發!」

來到女書店的訪客,不只有台灣人,更多的是中國女客,翻開女書店的留言本,簡體字的留言占據一方天地,最常見到的是感嘆中國對女權主義的污名化、邪魔化,也驚訝女書店的藏書讓她們可以脫去言論管制的枷鎖,馳騁在女性主義的世界裡,讓她們看到華人世界裡兩性平權的可能性;也有香港的女同志感性留言:「身為同志,在不支持LGBT的香港裡,彷彿只能在家族與社會的期待中掙扎,但在女書店,這裡的人與這裡的書,終於能讓我呼吸到那可貴又放鬆的自由空氣。」

女書店

地址:台北市新生南路三段56巷7號

電話:(02)2363-8244

  • 女書店再度出發,仍然不和商業妥協,出版與現場販售的書籍仍是本格派女性主義專書。(記者楊媛婷攝)

    女書店再度出發,仍然不和商業妥協,出版與現場販售的書籍仍是本格派女性主義專書。(記者楊媛婷攝)

  • 女書店再度出發,仍然不和商業妥協,出版與現場販售的書籍仍是本格派女性主義專書。(記者楊媛婷攝)

    女書店再度出發,仍然不和商業妥協,出版與現場販售的書籍仍是本格派女性主義專書。(記者楊媛婷攝)

相關關鍵字: 女書店 遇見獨立書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