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專訪》《大佛》加上Plus─黃信堯魯蛇逆襲


2017-10-15

專訪◎記者藍祖蔚 整理◎記者楊媛婷 攝影◎記者羅沛德

黃信堯執導的《大佛普拉斯》為什麼取這個怪名?因為他在二○一四年拍過短片《大佛》,後來決定發展成長片時,想到iPhone手機曾經出過加大版的「Plus」手機,創作心靈無所不包,相信世上任何概念都可以加入電影中的阿堯導演就把從短片加大加長的長片取名《大佛普拉斯》,主軸相同,人物更多,笑料及感傷也更多了。

鍾孟宏跨刀掌鏡 問鼎金馬

問:《大》片的視覺風格非常犀利,關鍵在於擔任監製的鍾孟宏導演也兼任了攝影,你們的合作關係究竟如何?

答:沒有鍾孟宏,就沒有《大佛普拉斯》。《大佛》原本只是短片,曾經入圍金馬獎,鍾導就是那年的評審,賽後他找上我,鼓勵我把《大佛》發展成長片。我個性很內向,電影圈內幾乎沒熟人,演員只認識陳竹昇一人,於是我就要求先跟著鍾導,替他的《一路順風》擔任側拍,也向他推荐了類似口湖鄉這些特殊場景,那時就親眼看到,明明同樣的場景,在他的鏡頭擺放下就呈現出一種完全不同的情感,既驚訝,又佩服,完全信任他。

我跟鍾導很有默契,心意和美感都相合,他的畫面很能表現南台灣的那種空寂與荒涼,很多人只要看到荒廢,直覺就認為那好醜,似乎只有金黃色的稻穗滾動,或者綠油油的稻田才叫美,其實不然,即使我們捕捉到荒廢的魚塭,同樣也能顯現一種生命力。

問:片中的廢墟美學非常動人,但不時又會穿插一些荒謬元素,例如闖了禍,擔心害怕的菜埔跟肚財來到一間以奉祀蔣介石的中正廟,就引爆了觀眾狂笑,為什麼你要加入這個元素?

答:台灣社會眾神並存,有虔誠的信徒,也有人打著神明旗號來斂財,更荒謬的就是真的「中正廟」,不是中正紀念堂,而是貨真價實的中正廟,我們就在苗栗,找到了這間中正廟,整間廟很荒謬,人們怎麼會去祈求一個在歷史上有爭議的人來解決問題?但是整間廟卻也非常簡陋空洞,因為實在太過荒謬,所以我的旁白就故意用「極簡風」來消遣這座廟的怪誕荒謬。

我本身沒有特別的宗教信仰,頂多就是逢年過節韾香禱祝一下,不論是釋迦牟尼佛或是耶穌基督等宗教領袖或神明,共同特點都是勸人放下貪執,捨棄世俗財富,偏偏人們向神明祈求的除了身體健康外,往往就是求名利財富,這些都是神明不要的東西,一旦神明真的應允了這些祂不要的東西給我們,不是更荒謬又奇怪了嗎?

我對佛教沒有意見,我想表達的是佛本身並沒有錯,惡搞的都是世人,我要批判的不是宗教,而是「人」。

垃圾話取暖 各自面對人生

問:你的意境很接近《六祖壇經》中那個心動公案,兩位和尚爭論著究竟是幡旗在動?還是風在動?六祖惠能就說:「你們都錯了,是你們的心在動。」《大佛普拉斯》想帶給觀眾什麼啟發?

答:如果大家看完我的片子後有些啟發,對我來說是件好事,我的第一部紀錄片《唬爛三小》拍的是一群同學坐在紅茶店裡講垃圾話,大家都是平凡小人物,七嘴八舌,嘰嘰喳喳講垃圾話,其實只是為了彼此取暖,唬爛之後各奔東西,重新面對自己的生活,這種垃圾話的時光很有療癒效果,希望我的電影也能夠讓大家取暖後,更有活力地再回去面對自己的生活。

  • 導演黃信堯接受本報專訪。(記者羅沛德攝)

    導演黃信堯接受本報專訪。(記者羅沛德攝)

  • 《大佛普拉斯》劇照。(甲上提供)

    《大佛普拉斯》劇照。(甲上提供)

還想看更多新聞嗎?歡迎下載自由時報APP,現在看新聞還能抽獎,共7萬個中獎機會等著你:

iOS載點 https://goo.gl/Gc70RZ

Android載點 https://goo.gl/VJf3lv

活動辦法: https://draw.ltn.com.tw/slot_v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