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棣組台灣隊 打場戲劇生存遊戲


2017-08-27

◎記者藍祖蔚、楊媛婷採訪

◎記者楊媛婷整理

「如果你覺得台灣戲劇不夠好,不要抱怨,結合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來努力。台灣一定可以變得更好的。」三年前,王小棣結合了蔡明亮、瞿友寧、陳玉勳等八位導演組成工作室,推出四大類型八齣戲的「植劇場」系列戲劇,一舉獲得今年金鐘獎廿四項提名,昨天他表示:「以前,大家都以為台灣根本做不出『植劇場』這種概念的產品,但我們堅持『台灣隊』的精神,三年後,將大家以為的不可能變成了可能。我感謝所有出資出力的夥伴還有可愛的觀眾,我向大家保證,很快就會有『植劇場2』,而且會更好。」

植劇場躍上國際網路平台,允許創作者天馬行空

問:今年八月起,植劇場的八部戲登上Netflix(網飛),你怎麼看待這個新的播放平台?

答:前陣子為了更了解新媒體特性,我去拜訪科技政委唐鳳,她劈頭就說植劇場不應該侷限本土市場,要上英美網路平台行銷作品,網路世界無遠弗屆,只要作品好,千里之外亦有影迷,一句話就驚醒了我。像是在亞馬遜平台上,竟然可以看到一齣敘述父親想變性的《透明家庭》劇集,題材看似新穎,但內裡核心則是在講述長輩追求自我的歷程,非常動人。過去我們在尋找題材時還是會框限在本土的價值裡,但網路平台的特別之處就是允許創作者天馬行空,也讓創作者可以跳脫侷限。

Netflix或Amazon這些新影音平台都會是舊媒體與新媒體之間的仲介,它們聞嗅到人類喜愛聚集的天性,透過類型戲劇創造觀眾虛擬聚集的園地,開發了、找到了具有商業操作模式的天地。它們一次一口氣放上全部影片的營運模式,不但已經蔚為主流的創作模式,觀眾也習慣了追劇的觀賞模式。

問:植劇場既然以「植」為名,想必是要以「扎根」做目標?

答:植劇場一開始確定的就是「往好做」,而非只是拍好一部作品,這是我們一路走來堅持不變的精神,例如我們認定拍好諸如驚悚或鬼怪的「類型」片,提供觀眾多元選擇是對的事,就會全力去做,即使台灣非常少見這類型的戲劇創作,資源非常單薄,我們依舊在很少有人去做的地方「往好做」去。我相信金鐘獎的評審有看見我們的努力與成績。

這次八齣戲的拍攝過程中,我們就很注重演員的基礎功,像外界常批評台灣演員咬字不清,我們就更要求演員的口條。未來,我們還是會繼續進行Qplace表演教室,不只提供素人學習演技的場地,也要幫助有經驗的演員更精進演戲的技巧,人才與好戲就像是人的左腳與右腳,有堅強的基礎才能往前邁進。

戲劇反映人生,就像生存遊戲,要有不同說故事的方法

問:什麼叫做「往好做」?能更清楚說明嗎?

答:「往好做」的意思就是去做「對的事情」。

過去在老三台時代,廣告集中,拍片不難,但現在打開電視就快要有上百個電視台,廣告收益分散了,當然影響投資意願與眼光,電視台往往限縮劇組只拍那種會成功的戲,最後只剩下偶像劇與鄉土戲,但戲劇應是反映人的生活,戲劇就像是人的生存遊戲,人要生存,就會有不同對應方式,所以要多樣的不同說故事的方法,當然也要有與時俱進的視覺與技巧。

另外,還包括劇本要好。剛開始籌畫時,我跟金鐘編劇徐譽庭、張可欣、陳世傑等八位編劇,花了大半年時間每天都在小房間討論八部劇本和情節,互相交流想法中,帶動了無限靈感,甚至還讓很多電視台找不到這些編劇寫劇本,才發現我們這麼認真鑽研劇本,竟然也帶動了電視台對我們的投資。

問:注重網路媒體的行銷力量,多元出擊,也是植劇場新人耳目的積極做法之一,這次除了拍戲,還推出同名漫畫,你為什麼做這些事?

答:以前,如果有大人跟我說他愛看動漫,我會認為他是在故意裝可愛,這麼大的人了,怎麼還會想看漫畫,直到我看了高畑勳的《螢火蟲之墓》後,才明白動畫可以說出這麼厲害的故事,因此引發我去製作《魔法阿嬤》,後來電影到美國舊金山放映後,有個孩子非常嚴肅地問我:「這世界有鬼嗎?」我一時還真不知道該如何解釋,散場後又有個五歲的小孩拉著我的褲子,說他喜歡我的電影,那時我才真正了解動漫的溝通能量超過平常的一部電影。

這次植劇場的八部戲都找來漫畫家繪製同名漫畫,漫畫家經過對劇情的體會後,詮釋出作品,角度、文本都讓人驚豔,不但讓大家看到台灣年輕人的厲害,同時也開拓了影視創作的多元行銷可能。

網友砲火出乎意料,我只是沒脫衣服,看不到渾身傷痕累累

問:植劇場不但用了許多網路宣傳手法與網友互動,甚至還有編劇進駐批踢踢戲劇版,為什麼?

答:我們一直在思考如何運用新媒體,透過新媒體來帶動舊媒體的互動,結果在《花甲男孩轉大人》這部戲達到高潮,光是一段不NG的父子對話戲造成轟動。此外,每部戲播映時,網友怎麼評價我們的戲,也是重要的過程。

植劇場這回被罵得最慘的就是我導的《夢裡的一千道牆》,我看到留言時也傻眼,因為網友稱讚的優點或批評的缺點等都是我一開始沒想到的,我必須承認,其實很難捉摸與想像網民各種天馬行空的反應。還好,八齣戲裡收視率最差的劇是我執導的,不然其他導演可能很難承受打擊。我就曾打趣說我只是沒脫衣服,沒人看到我渾身傷痕累累的實況,但是那些專為批評而批評的言語,就不會影響到我。

問:植劇場曾遭受靠北影視的爆料批評,當時你如何處理這些聲音?

答:就像我堅持植劇場不是只想著要去做有收視率的戲,而是廣泛嘗試各種類型。我在意的是我們的作品,要看得到讓人進步成長的內容,努力歸努力,如果遇上即使難聽我也會面對,例如一度就有人在「靠北影視」匿名罵人,說我們是血汗工廠,只會壓榨工作人員,植劇場的幹部很緊張,並說要帶水果慰勞劇組。

我知道後,立刻集合劇組人員,向大家直白表示,世界上沒有比「理」字更大的事物,要大家直接告訴我植劇場的工作劇組有何需要改進之處,例如說睡眠不足,就不適宜開車,會影響安全,有理,我立刻就改進,就要避免。

我強調的是影視工作很多時候得看天吃飯,每天有應接不暇的意外狀況,這是大家入行前都知道的,重要的是團隊工作時若有不同意見,大家都要有勇氣說出來,也要練習有話直說,躲在幕後,匿名放話,並不能解決問題。我認為表達意見遠比投票還更民主。

認為對的事就要去試,遇到關卡就是要拚,一口氣拚出八齣戲

問:當初你怎麼說服台視一口氣就簽下一年八齣戲的長約?

答:還是那句話,認為對的事情就要去試,尤其到了我這把年紀,很少去想後果,只想著就是要拚了。

剛開始,電視台人員確實無法接受,但是台視董事長黃崧也想做優質節目,甚至孤軍面對台視上下的反對聲音,最後拍板確定時,我心中的大石才落下。外人看到植劇場今天的成績,好像一切好容易,其實我們一路中遇到許多關卡,只不過,我看到更多的人們在期待著螢幕上能夠出現自己家鄉的故事,不是每天只能看韓劇、中國劇和美劇,這種對本土好戲的憧憬就像水氣般點點滴滴會成一個湖泊。

我也很感謝許多人願意用半價的價碼支持植劇場的工作,因為大家都希望透過這次行動,讓台灣戲劇環境能開始轉變,甚至因為預算緣故,很多編劇也只領取一次性酬勞,沒有因為在其他平台播出,而額外收取費用,他們的付出我都點滴在心。

問:從一九八○年代開始,你一直致力培養新人,過去三年來,你帶領的植劇場總共培養了廿四個新人,你在八部劇集告一段落後,植劇場的下一步要怎麼走?

答:《五味八珍的歲月》播畢,植劇場進入檢討的階段,例如一口氣拍攝八部類型片時,八個劇組要如何運作?人力要如何配置?才會更順暢。例如我們也遇到了台灣劇組不得不面臨的現況,包括專業人員結構的改變,有些劇組主要工作人員要在中國、台灣兩邊跑,當然也有人留在中國不再回頭。

近年來,台灣成立了不少影視相關科系,不少年輕畢業生開始投入劇組,植劇場的製作團隊較過往相對年輕,這些年輕人在校園都拍過短片或是畢業製作,作品也讓人驚豔,但踏入商業市場後,遇到最大的問題就是資金調度,以及如何處理拍片遇到的挫折,我認為若讓年輕人還沒「長」好前,就讓他們硬去做事,反而會變成傷害。植劇場的做法就是經過甄試和訓練去觀察年輕人實力,讓大家減少錯誤期待,劇組要學會溝通,新人也必須學會處理自身的情緒。

  • 楊丞琳在《荼蘼》演出面對人生交叉路口的迷惘,精湛演技獲入圍本屆金鐘獎戲劇節目女主角獎入圍。(好風光創意執行股份有限公司提供)

    楊丞琳在《荼蘼》演出面對人生交叉路口的迷惘,精湛演技獲入圍本屆金鐘獎戲劇節目女主角獎入圍。(好風光創意執行股份有限公司提供)

  • 植劇場劇本。(記者鹿俊為攝)

    植劇場劇本。(記者鹿俊為攝)

  • 文化週報專訪導演王小棣。(記者黃耀徵攝)

    文化週報專訪導演王小棣。(記者黃耀徵攝)

還想看更多新聞嗎?歡迎下載自由時報APP,現在看新聞還能抽獎,共7萬個中獎機會等著你:

iOS載點 https://goo.gl/Gc70RZ

Android載點 https://goo.gl/VJf3lv

活動辦法: https://draw.ltn.com.tw/slot_v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