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劍集》人民與人民幣的國際化


2017-07-17

◎歐陽書劍

依據教育部國語辭典的定義,「化」有轉變成某種狀態或性質的意思,國際化自然就是與國際接軌、走向國際,趨向國際的想法。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病逝,中國境內與境外兩樣情,因資訊遮掩與操縱,使一般人民距離國際化很遙遠;而喊了一陣子的人民幣國際化,也一樣有難以跨越的鴻溝。

二○一○年諾貝爾和平獎的頒獎典禮上,有一張空椅子,因為得主劉曉波在囚未能出席,反而在中國境外認證了和平獎的價值,大家更想要看到劉曉波,但他的國家把他藏起來,隔離了人民與世界。雖然中國已是第二大經濟體、國際貿易大國、出境旅遊人次上億,不過「自由」仍是事件的關鍵字之一。

人民幣國際化的關鍵也在「自由」。貨幣國際化需貨幣廣為國際採用,做為交易支付或價值儲存,也就是要成為結算貨幣、投資貨幣與儲備貨幣等。觀察國際上以某貨幣做為支付工具的狀況、金融資產以某貨幣計價的數量、各國以某貨幣做為儲備的情形等,均可領略出該貨幣的重要性。除了貨幣價值穩定性等基本條件外,可以預期資金管制愈寬鬆的國家之貨幣,愈能獲得信任與青睞。

SWIFT(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從二○一一年九月起追蹤人民幣國際化的數據,以人民幣做為付款貨幣的交易占全球比率持續升高,二○一五年八月人民幣占全球支付比率達到二.七九%,僅次於美元、歐元及英鎊,不過其後就開始下滑,最新公布的統計資料是今年五月份,人民幣占一.六一%,雖較四月份的第七名上升一名,但比率變動甚微,且仍遠低於美元的四十.六%及歐元的三十三.三%。

國際債券市場也是一樣,絕大多數是以美元及歐元計價,二○一六年底,兩者發行餘額還是在七十五%左右,人民幣債券所占比率甚低,且與人民幣支付狀況一樣,發行及交易都集中在香港等少數幾個地方,遠不如美元及歐元之廣布。

人民幣雖已被國際貨幣基金(IMF)納入特別提款權(SDR)一籃子貨幣之一,與美元、歐元、日圓及英鎊並列,在決定SDR的價值時,並占有近十一%的權重,連我國外匯存底都有人民幣資產;不過,人民幣距離儲備貨幣的實質角色依然甚遠。IMF定期公布各國官方外匯準備貨幣的組成,二○一六年第四季首度單獨列出人民幣,但所統計一四九國的外匯存底共約十.七兆美元,除了未申報外匯準備貨幣組成的二兆餘元外,其餘八.四兆美元中,人民幣僅占不到八百億美元,也就是在各國的外匯存底中,人民幣所占比率可能不及百分之一。

在IMF公布的二○一七年第一季底各國官方外匯準備貨幣資料中,人民幣金額雖有成長,但也只有八百二十餘億美元,仍不及總數的百分之一,美元則達五.七兆、歐元約有一.七兆美元,兩者合計高達八十四%,而日圓、英鎊則在四千億美元上下,也高出人民幣甚多。

隨著中國經濟持續高成長,人民幣國際化從過去的隱性討論,發展為顯性議題,但隨著中國經濟成長減速,資金進出管制仍多,國際化的腳步不進反退;即使經濟規模龐大,在國際上舉足輕重,不過在金融市場上的地位,遠遠落後其實體影響力。「自由化」的關鍵原因不解決,其人民及人民幣都將持續處於進退尷尬的地位。

國際化要能符合國際的標準,想要販賣具有「中國特色」的標章,就只能在中國境內橫行;不管是管人,還是管物。

  • 人民幣國際化的關鍵也在「自由」。(人民幣,記者王孟倫攝)

    人民幣國際化的關鍵也在「自由」。(人民幣,記者王孟倫攝)

相關關鍵字: SDR 人民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