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星期專論》川普發動了網路革命!

南方朔

南方朔

2016/05/08 06:00

◎南方朔

當共和黨初選展開後,黨內的圈外人地產大亨川普砲聲隆隆,乃是美國內政最大的花邊新聞,共和黨的主流人士及主流媒體,全都對他展開攻擊,並炒作他的負面新聞,如果在以前,川普必然被打得趴倒在地,早已出局。

但現在畢竟時代已變,川普不但沒有被打趴,反而氣勢愈打愈旺,到了今天他不但在共和黨已經過關,根據最新的民調,他甚至以四十一%領先民主黨希拉蕊的卅九%,由於希拉蕊的缺點已被民主黨的老先生桑德斯打得千瘡百孔,因此川普領先的差距還可能擴大,如果川普以一個圈外人的素人身分當選為美國新總統,並不會使人覺得意外。

當川普在崛起時,我就對此人充滿了好奇,並從他那看起來很瘋癲的行為裡意圖探索出它的真意。在有了理解後,我曾寫過幾篇文章表示了對川普的支持。我對川普的理解有如下幾點:

一、川普是個網路時代的革命家。他的推特帳戶有七百萬個追隨者,並且每天增加五萬人。他是有意識地在運用網路媒體表達出美國國民對現有體制的憤怒潮。他的發言尖酸刻薄,都是表達出對主流政治界的藐視。四月一日的「經濟學人」對大數據和社交媒體及政治的變化作了專題討論,就對川普的策略極為推崇。他是美國上層政治首次把網路的放大及強化功能用來表示對主流政治不滿的第一人。自從二○一一年埃及與阿拉伯國家出現首次網路革命「阿拉伯之春」後,美國也出現二○一一年的「佔領華爾街」等抗議運動,網路媒體的抗議功能,川普已集其大成,他是個非主流人物,以非主流手段展開新型反主流運動的第一人。他的支持者並不像主流人士所說的都是下里巴人,相反的是他的支持者白人中產階級大學以上程度佔了最大多數,這也是他打不趴的原因。

二、川普並不是信口開河的大嘴巴,他是有意識形態的,川普的意識形態是接續上了傳統共和黨的孤立主義。反對美國在全世界到處惹事干涉,使得世界上其他國家的問題都因此而進入美國,所以以前的共和黨主張美國應該管好自己,成為各國的榜樣。川普所謂的「美國再偉大之論」,就是這種孤立主義。共和黨的歐洲移民後代白人菁英,這種意見曾長期是主流。一九三○年代歐洲局勢混亂,白人菁英就曾發起「美國優先運動」,反對美國介入歐洲事務,當時在耶魯大學的「美國優先社」帶領下,耶魯大學就有八十五%的人反對美國介入歐洲事務,一九四一年紐約的麥迪遜廣場就有數十萬人集會,那是孤立主義的最高峰。但近代以來,美國的對外干涉成了主流,使得美國的軍事支出不斷增加,國債飆升,它已扭曲了美國的財政,尤其是布希政府入侵伊拉克和阿富汗,歐巴馬政府介入敘利亞和土耳其,壯大了極端組織伊斯蘭國的勢力,也把恐怖主義帶進了歐洲和美國。這也使得美國的反干涉民意漸漸升高。這次美國兩黨初選,最大的兩個圈外人,民主黨的老先生桑德斯就是左派的孤立主義,川普就是孤立主義的正統派,他們兩人都發揮了極大作用,反而是主張干涉主義的傑布布希由於不得人望,早已被淘汰出局,民主黨的希拉蕊乃是典型的干涉主義者,近年來的入侵伊拉克和敘利亞等干涉行為她都是主要推手,美國初選之初,兩黨的主流勢力都認為這次初選將是傑布布希和希拉蕊的「加冕」,但由初選的過程卻可看出「加冕」並不可能存在。這次美國的初選,乃是圈外人透過新媒體,改變了初選模式的一次初選。

三、川普的許多意見,看起來似乎相當驚悚,但他的見解並非不可理喻。他宣稱要在美墨邊境興建萬里圍牆,這實體是他對美國邊境管制鬆弛的不滿,尤其是對墨西哥政府毫無作為公開的抨擊。美國西岸的白人一向對西裔人口的大量湧入深惡痛絕,認為長此以往,西岸就會被西裔人口所統一,因此川普的反西裔,是有民意支持的。至於川普主張如果有國家需要美國軍隊保護,那就應付費,不能剝削美國人民及人民的福祉,這也是新孤立主義的要點,美國並不是全部不管世界上的事,但規則已必須重訂,不想付費的國家就應努力去尋找和平解決自己問題的方法。川普並不是個鴿派,他對中國反對最力,但他會透過經濟施壓與談判,而不會透過武力,這是他和主流派最大的不同。所以川普時代如果到來,整個世界的遊戲規則,必將會有大幅的調整,這才是川普真正的考驗!

川普經過幾個月的苦戰及飽受攻擊,現在終於在共和黨出線。他是網路革命下的英雄,他正在改變美國政治的遊戲規則,由川普過去幾個月所造成的混亂及鬧場甚至於打鬥,其實已顯示出網路民主時代可能有的一種風險,那就是網路民主時代。如果一個社會存在著累積性的矛盾,網路的特性的確有助於異議人物的興起,並有助新的集體行動之展開。網路民主可以形成新的意見領袖,並促成由底部出發向上面的翻轉,但相對而言,就像某些學者所說的,網路民主卻也增加了治理上的難度,造成所謂的「混亂的多元主義」。網路民主必須更有能、決策必須更明確透明,這是川普最大的考驗,也是包括台灣在內,所有網路社會共同的考驗。

(作者為文化評論者)

如果川普以一個圈外人的素人身分當選為美國新總統,並不會使人覺得意外。(路透)

如果川普以一個圈外人的素人身分當選為美國新總統,並不會使人覺得意外。(路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