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上海抗疫爆跳船潮!基層居委會書記多人喊無力抗疫辭職走人

上海封城抗疫,基層居委會爆離職潮。圖為上海一位工作人員助防疫。(路透)

上海封城抗疫,基層居委會爆離職潮。圖為上海一位工作人員助防疫。(路透)

2022/04/11 07:45

〔即時新聞/綜合報導〕上海封城抗疫以來,超核彈級防疫措施引發各種民怨,民眾被隔離居家,卻是沒糧、沒藥、沒物資,全城怒吼,而在第一線執行抗疫封城措施的居委會也成為民眾的第一線怒氣出口,據傳,上海多位居委會工作人員上下承壓,左右為難,且上級的各項政策都跳過他們,在搞不清楚狀況下執行嚴苛命令,讓他們「身心俱疲」,紛紛提辭呈,有的居委會甚至是集體辭職。

綜合媒體報導,居委會是「社區居民委員會」的簡稱,在中共法律上不屬於政府機關,但在實際運作上,卻是中國最基層的行政單位,如同台灣的村里辦公室;居委委員及工作人員薪水都是政府撥付,以上海為例,一個居委會通常管理數個小區,這些居委也是上海防控中負責執行的單位,包括組織民眾核酸檢測,發放物資等。

就在上級嚴苛防疫與民眾怨氣中,傳出多位居委會書提辭呈走人;網上流傳數位居委黨書記的辭職信,包括上海昌里花園居民區黨總支部書記吳穎川、黃浦區五里橋街道海悅居民區黨總支書記馬勝燁、翰城居委等,在辭職信中表示,疾控中心資訊亂成一團,居委無法第一時間掌握誰是陽性、誰是密切接著者,居民上網檢測是「陰性」、上級給報告說是「陽性」要隔離,而居民急切想知道的相關政策及解封時間…等,「我們都不知道」,民眾面臨斷藥、要化療、洗腎等要幫忙安排車輛,但獲得的只有「等待」。

內文幾乎是類似的苦處,指上下之間的夾擊,根本無力承擔和回答,收到上級唯一的命令就是,「一定要安撫好社工情緒,安撫好居民情緒」,居民斷糧斷藥要如何安撫?

他們怨已經20多天不能回家、洗澡,每天只睡幾個小時,還「什麼都不知道」…;翰城居委卻是全體辭職,指「我們也有承受不住的時候…我們要離開了,請原諒」。

相關新聞請見︰

「武漢肺炎專區」請點此,更多相關訊息,帶您第一手掌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