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驚險度過2020!外媒駐中國記者曝噩夢:不知哪天就輪到你

7名國安警察在凌晨分別突襲圖博斯(右)與另名《澳洲金融評論》(AFR)的記者史密斯(左)住所,將他們團團包圍,要求他們宣讀聲明,並要他們不許離境。警察離開後,他們立刻趕到澳洲駐中國大使館尋求庇護。躲藏120小時候,透過外交人員斡旋,博圖斯才順利被解除出境限制,返抵澳洲。(美聯社)

7名國安警察在凌晨分別突襲圖博斯(右)與另名《澳洲金融評論》(AFR)的記者史密斯(左)住所,將他們團團包圍,要求他們宣讀聲明,並要他們不許離境。警察離開後,他們立刻趕到澳洲駐中國大使館尋求庇護。躲藏120小時候,透過外交人員斡旋,博圖斯才順利被解除出境限制,返抵澳洲。(美聯社)

2021/01/03 06:43

首次上稿 00:39
更新時間 06:43

〔即時新聞/綜合報導〕澳大利亞廣播公司(ABC)前駐中國記者博圖斯(Bill Birtles),去年9月某天深夜突遭中國國安人員約談,隨後緊急前往澳洲駐中國大使館尋求庇護,經歷120小時「人質外交後」驚險返抵澳洲。近日他受媒體專訪,談到2020整年在中國的經歷,仍讓他心有餘悸。

根據《美國之音》報導 ,博圖斯2020年在中國有如經歷一場風暴,1月初他報導台灣總統大選的幾週後,就趕到武漢報導疫情,才抵達不到幾小時,武漢就宣布封城。接下來的幾個月,他見證了中國自毛澤東時代以來,對外國記者進行最大規模的驅逐行動,8月,中國國際電視台,CGTN)澳大利亞籍華裔女主播成蕾被捕,在過去幾個月,中澳關係空前惡化。

又在幾週後,他也成為新聞人物,7名國安警察在凌晨分別突襲他與另名《澳洲金融評論》(AFR)的記者史密斯(Michael Smith)住所,將他們團團包圍,要求他們宣讀聲明,並要他們不許離境。警察離開後,他們立刻趕到澳洲駐中國大使館尋求庇護。躲藏120小時候,透過外交人員斡旋,博圖斯才順利被解除出境限制,返抵澳洲。

博圖斯受訪表示,儘管沒有證據,但外媒駐中記者都認為,他們的微信、手機是被監控的。他指出,有幾次用微信安排採訪後,受訪人就遭到警方上門拜訪,去他們家說,「我們知道你們準備受澳媒採訪,我勸你們不要接受」,博圖斯質疑,若非監控,警察怎麼會知道採訪的事?

博圖斯2015年剛到北京,還能上澳洲網站,但2018年某一天,突然就上不去了,中國網信辦沒有解釋原因,只告訴他們,你們知道犯了什麼錯,必須自己改正。另外,他們現在要在中國找到訪問對象難上加難,原先敢發聲的學者也都不敢公開表達意見,其他受訪學者說的話,都和中國外交部一樣。而中國仇外主義更變本加厲,當他採訪民眾對香港抗議的看法,竟有年輕人痛批他就想抹黑中國,還找了2名警察舉報他。

外媒新聞女助理:不知道哪一天輪到你

一名長期受雇於外媒的中國籍新聞女助理匿名受訪透露,最近2年工作尤其困難,被警察請去「喝茶」是家常便飯,她的第一次是被騙去的,當時國安人員假裝是房東,騙她到指定地點,盤問她要做什麼報導,還有接下來的規劃,甚至還威脅過她的父母。

她表示,北京的外媒工作人員約200人,陳蕾等記者被捕事件,讓這個圈子相當震驚,所有人都感到恐懼,「你不知道哪一天就輪到你了」,譬如做了新疆、香港的報導,就很容易被政府抓把柄。

根據國際記者組織近日發表的年度報告中指出,在迫害、拘捕新聞工作者國家中,中國高居世界第一,博圖斯表示,他時常想念北京的同事,以及當地居民,儘管他們會批評美國現在太亂,不過這都是小事情。而他認為,北京驅逐外媒的做法,只會讓中國與世界其他國家的溝通管道變得越來越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