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反抗中共圍剿 香港民主派效法冷戰抗爭模式

港版國安法為香港帶來「以言入罪」的恐懼,但港人設法透過靈活方式表達心聲,空白的「連儂牆」即做法之一。(美聯社檔案照)

港版國安法為香港帶來「以言入罪」的恐懼,但港人設法透過靈活方式表達心聲,空白的「連儂牆」即做法之一。(美聯社檔案照)

2020/08/02 22:25

〔編譯孫宇青/綜合報導〕中國政府實施「港版國安法」月餘來,對民主派的打擊一波接一波。英國衛報旗下「觀察家報」(The Observer)2日指出,由於環境日漸惡劣,民主派人士將被迫效仿冷戰時期「東方集團」的異議人士,在巨大「鐵幕」下靈活地爭取自由和民主。

香港民主派政治人物和逆權人士雖矢言繼續為自由和民主奮鬥,但他們也很清楚必須改弦易轍,尤其處在艱難的現實狀況中,內部的團結性更是備受考驗。公民黨黨魁兼立法會議員楊岳橋指出,民主派私下都笑稱「歡迎來到2047年」,但大家心知肚明「這個冬天會很長」。

人在英國的前「香港眾志」主席羅冠聰被通緝後宣布與家人斷絕聯繫,也是深知對付異議者家人、迫使他們退縮,是中共慣用手段。

香港浸會大學政治及國際關係學系副教授、前立法會議員陳家洛指出,港版國安法如同「柏林圍牆」,港人在一夕間成了俘虜,因此有自由思想的港人必須重新思考有關政治、公民社會和整體生活方式的應對策略。在美蘇冷戰時期的「鐵幕」下對抗共產極權的「東方集團」國家異議人士,如捷克前總統哈維爾(Vaclav Havel),即為效法對象。

「民主黨」前主席劉慧卿強調,面對殘暴政權,若不聰明應對,可能幾個月就被抓、被消失了,「我們必須有打持久戰的智慧」。

曾出版「抗議之城」一書的作家和香港金融律師戴安通(Antony Dapiran)指出,即使傳統政治宣揚管道行不通,港人卻能透過街頭藝術、影片拍攝等方式抗爭,這種繼續表達自我的企圖,正與冷戰時期扛起反抗大旗的東歐詩人、電影導演和藝術家如出一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