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美中科技戰 專家:台灣可透過安控產業獲益

曾任職於國防安全研究院與國家安全會議的獨立分析師普麟(Victor Lin Pu)投書於《外交家》雜誌(The Diplomat),指出台灣政府在美中科技戰(technology war)衝突下的獲利空間。圖為美國總統川普與中國領導人習近平。(美聯社)

曾任職於國防安全研究院與國家安全會議的獨立分析師普麟(Victor Lin Pu)投書於《外交家》雜誌(The Diplomat),指出台灣政府在美中科技戰(technology war)衝突下的獲利空間。圖為美國總統川普與中國領導人習近平。(美聯社)

2019/10/16 23:08

〔即時新聞/綜合報導〕曾任職於國防安全研究院與國家安全會議的獨立分析師普麟(Victor Lin Pu)投書於《外交家》雜誌(The Diplomat),指出台灣政府在美中科技戰(technology war)衝突下的獲利空間。

這篇在《外交家》雜誌昨(15)日刊出的評論,以「台灣可從美中科技戰中獲益」(Taiwan Can Profit from the US-China Tech War)為題,指出美中科技戰之下,美國封殺了包含海康威視的中國幾間重點科技公司,對中國經濟造成了確實的重創,同時也提供了台灣安控產業(surveillance industry)業者,以及嗅到商機的日、韓競爭對手,拓展商業版圖的機會。然而,作為美國戰略夥伴的台灣,雖在今年初也實施針對中國相關產品的禁令,卻有不少地方政府忽視了戰略一致的重要性。

普麟指出,台灣如果能夠在工業、以及國家安全的政策上,進行縝密通盤的調整,一方面發展安控產業,一方面強調人權立國的方針、呼應美國針對中國將監測科技應用在拘禁維吾爾人的人權侵犯行為的指控,實施與美國協進的戰略政策,台灣不但將會在不斷升級的技術戰爭及其他領域中獲利,也能在對抗、抗衡數位威權中國的前線上發揮重要影響力。

普麟表示,這篇文章接續了先前在菜市場政治學網站上針對中國數位威權輸出的討論:在美國宣布禁用海康威視等中國監控科技大廠之後,從產業與國家安全等面向切入,討論台灣可能採取的作為,以及在面對數位威權可以扮演的角色。

獨立分析師普麟曾任職於國防安全研究院(INDSR)與國家安全會議,擁有國立台灣大學政治學碩士學位,主要研究與「威權輸出」及「中國影響」有關的議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