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屆林榮三文學獎.新詩獎首獎】Nhari
列印


2015-11-10

作者簡介:

朱國珍,1967年生。清華大學中語系畢業,東華大學創英所碩士。作品《中央社區》、《離奇料理》、《三天》、《夜夜要喝長島冰茶的女人》。曾獲「拍台北」電影劇本獎首獎,台北文學獎年金獎、散文獎,花蓮文學獎,2013《亞洲週刊》十大華文小說。

得獎感言:

「如果我能阻止一顆心破碎,我便沒有白活。」Emily Dickinson這首詩驅魔般召喚我關於詩的溫柔與格局,讓我聯想到蘇東坡,將詞風從胭脂柳巷拓展到豪邁胸襟。於是催生〈Nhari〉,讓我重新活過來,有機會感謝所有的一切。

★★★

Nhari ◎朱國珍

Nhari,Nhari──

太魯閣族語:快

快,貨櫃車

快開,火車快駛

沒鋪枕木的軌道,小米田

那邊再過去那邊,呼吸

除草劑,焦枯的青春。

漢人說在哪裡跌倒就

在哪裡站起來;Nhari

族人說在哪裡跌倒就

在哪裡躺好,看星星

好美麗,因父及子及聖神

喝補力康告解,補充

體力,喝一瓶再上,

喝兩瓶就乖乖躺倒,夢中

驚醒。不好意思

跟上帝太靠近。

Nhari,Nhari──

快,火車快追

怪手時速五公里,

日薪台幣一千五,Sorry

老闆說:沒有退休金。微笑

補充外來語。貨櫃車

開過休耕的甘蔗田,

獵槍的眼睛快逡巡

白鼻心,獵人來不及追憶

部落的山羌果子狸,換來

六個月刑期。快

快,要快到哪裡去?

Nhari,Nhari──

很多國中生醉酒騎機車,很快

摔死在田裡,來不及

長大。十個表姊弟,

一個習醫,兩個

士官長,兩個警察,

五個常蹲門前烤飛鼠,

看命運的火車頭嘯嘯

疾駛,那邊的後面和

後面的那邊,小溪急躁

流過時光的豐年祭。

【評審意見】

鮮活的無奈

◎陳育虹

詩從太魯閣族語「快」字起句,引領讀者跟著貨櫃車、火車經過沒有枕木的軌道、散發除草劑氣味的枯焦小米田,迅速進入漢人與原住民的巨大區分:性情的、語言的、生活的、以至舊習俗與新法律的――「部落的山羌果子狸,換來╱六個月刑期。」

全篇畫面生動,節奏緊湊,跳接自如;以自然、極富音感且無贅詞的口語,穿插「Nhari」、「哪裡」、「sorry」等鮮活諧音,笑中帶淚寫出部落無奈的現況與渺茫的未來,「那邊的後面和╱後面的那邊,小溪急躁╱流過時光的豐年祭。」熱鬧的豐年祭一年年如火車呼嘯而過……「快,要快到哪裡去?」

佛羅斯特有言,詩必須碰觸到眼睛和耳朵,但最重要,詩必須碰觸到心。〈Nhari〉體現的,正是這樣的詩美學。●

  • 圖◎吳孟芸

    圖◎吳孟芸

  • 朱國珍

    朱國珍

還想看更多新聞嗎?歡迎下載自由時報APP,現在看新聞還能抽獎,共9萬個中獎機會等著你:

iOS載點 https://bit.ly/ltn_appstore

Android載點 https://bit.ly/ltn_googleplay

活動辦法: https://draw.ltn.com.tw/slot_v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