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緯婷 詩二首
列印


2019-05-13

荔枝

純銀的耳環

掛在耳上,吊著、晃著

像秋日的秋千架

那人的眼睛

會被太陽的閃光所惑

先是抬頭

然後看到我

他會給我愛,對我灑下

像夏天的荔枝

一串串

我必須非常小心,處理那些荔枝

如同處理其他女人的名字

畢竟愛是

微量毒性的水晶丸

剔透、味甘、清甜

火山的顏色

離枝便枯萎

眼睛

他以為透過我的眼睛

能開啟什麼

其實沒有

那後面什麼也沒有

比空氣更輕

比夜還薄

比昨日更遙遠

我把日子放在

比自己更重要的前方

走過泥濘的區域

留下一串潮濕痕跡

痕跡只是痕跡本身

泥與水

塵與土

不別具其他意義

他又看進我的眼睛

再一次灼熱地

以他夏日的眼睛

以為能領悟流動的一切

破解更幽微的祕密

但我的眼只是空白

只是空蕩的白牆而已

任由它們映射出

瞳孔裡

星圖的倒影

想看更多新聞嗎?現在用APP看新聞還可以抽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