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文大拼盤〉博愛座 誰該坐
列印


2019-04-21

只要有愛,每個座位都是博愛座,而博愛座的設置,應該是任何有需要的人都能坐……

〈雖然不好意思〉身體不適 被讓座好感動

文/羚兒(桃園市)

因為前陣子動了一個大手術,我需要揹著引流管坐火車回台北的醫院複診。

記得那是動完手術的第三天就要回去,我冒著冷汗臉色蒼白,擔心沒座位該如何撐到台北呢?幸好一上車就有乘客察覺了我的異常,主動讓座,感動之餘卻不免有些不好意思。我想這種不好意思的感覺應該在許多身體不適的年輕人身上都發生過,雖然我們身上有病痛且感到不適,卻因為「看起來」沒有任何明顯的傷痛,而且因為有著年輕的外表,坐博愛座彷彿成了一種「罪孽」。

後來我慢慢調整了自己的心態,覺得自己的身體狀況只有自己最清楚,我們無須在不需要逞強時逞強,況且讓座或是博愛座的設置是讓我們要有禮讓需要幫助的人的美德。

我也曾在韓國要讓座時,被韓國的奶奶兇呢,奶奶說:「我身體還很好呢!不需要你們年輕人讓座。」所以啊!只希望大家都能放寬心,讓博愛座的謙讓精神,變成是一件自然發自於內心想幫助他人的想望和行動即可。

〈過於自我設限〉明明不舒服 有位也不敢坐

文/櫻(台北市)

記得一次從台北火車站回家,看到捷運捐血站缺血告示,有定期捐血習慣的我,想說擇日不如撞日,而捐完後也一如往常的,不等待休息,直接嗶卡進入捷運站搭車回家。

但是,沒料到這次感覺特別不一樣,等車時眼前開始一片黑,而且還心跳加快想吐,馬上聯想到可能是捐血的影響,於是我先從排隊人潮中退到後方柱旁蹲下,等了兩三班車過去,稍舒緩再起身搭上捷運,不料捷運過了兩三站,又開始不舒服,雖然那時候有一個博愛座空著,但看到周邊同樣站著的乘客,我卻不敢坐下,只好再次退到門旁檔板旁蹲著休息,到站後趕快回家……

現在回想起來覺得真驚險,那時的我實在逞強又太在乎大家眼光,明明當下有博愛座,卻自我設限於只有圖中的4種情形才能使用。而看到現在社會重視「隱性需求」的聲浪,讓我自己也頗有感觸,博愛座是提供給相對弱勢或行動不便的人使用,每個座位都可以是博愛座,不妨讓主動自發的讓座行為成為一種潮流,不需要侷限在「博愛座位」上,而是讓更多人能夠受惠。

〈有傷也不敢坐〉心懷體貼 處處有愛

文/yoga(高雄市)

博愛座對我來說有如高嶺之花,只可觀看而不可褻玩。

當我還是高中生時,在新聞上看到身體不舒服的學生在博愛座上被長輩數落,我不會主動去碰觸博愛座,害怕社會異樣的眼光與不善的對待。隨著時日一久,我開始對博愛座避之唯恐不及,站在車廂內看到空著的博愛座,我已習慣漠視。一直到某日我不慎受傷,腳踝上裹著紗布,忍痛站在車廂之中,卻仍不敢靠近那個座位半步,反倒是遇到坐在普通車位的乘客主動讓座給我,讓我備感溫馨,這才發現,有無設置博愛座並不重要,反倒是體貼他人的心意更為珍貴。

許多人都忘記了博愛座原本的用意即是體貼不便的人,是一種社會同理心的具體表現,濫用博愛座造成社會互信的流失固然可惜,但我們也不應氣餒,而更應該努力去保持這種體貼,博愛座只是一個象徵,我想我們應該追求的是,將博愛內化到自己的生活,如果能互信互助,有沒有博愛座其實也不是那麼重要了,因為我們隨時都願意付出愛給他人。

〈缺乏將心比心〉懷孕無人讓位 年輕人視而不見

文/宇佐醬(南投市)

我28歲懷孕第一胎後期時,和妹妹要搭公車從台中回南投。但傍晚時分,車上滿是下課要回家的學生,中途上車的我們,也只能站在靠近司機附近的空間,緊抓著欄杆。

在我面前的是一位國中女生,她坐著的位置正是博愛座,看著她一路玩手機,完全沒有注意到懷孕即將臨盆的我,我環視四周的其他座位,沒有任何一個學生讓座。當下感嘆家庭和校園教育到底哪裡出了差錯,這個時代孩子的同理心以及愛心怎麼都沒了。

這時有一位大約65來歲婦人,她向我招招手說:「妹妹,我這個位置給妳坐吧!妳懷孕辛苦了!」我瞬間眼淚盈眶,但發現她身旁滿是行李,以及看似不方便久站的年紀,只能謝絕了她的美意。

40分鐘的車程,一路站回南投,在我腦海裡想了許多,為什麼年輕人和老人會差那麼多?或許老婆婆因為生過孩子才知道懷孕過程的艱辛,或許那位博愛座上的女學生,也要等到懷孕時,才知道當媽媽的辛苦吧?「讓座」只是一個小舉動,但可能讓一個生命更平安地誕生。

〈我也想坐下來〉學生也很累 被迫讓座

文/Jane(台中市)

念高中住校時,從家裡到學校的車程快則50分鐘,塞車或人多的時候搭一個多小時是家常便飯,每次返家除了肩背書包外,還有一個沉甸甸的後背包,東西又重又多。

當年我僥倖考上第一志願的高中,學校制服的顏色辨識度極高,一般人自然對我們有較高的道德標準,因此當公車滿載,途中上來老弱婦孺時,眾人的目光就是先投射到穿著制服的我們,而我們勢必得起身讓位,為了不讓學校光環失色,就算不是坐在博愛座,身上的制服似乎已經和博愛座畫上等號,哪怕你已經被隨身物壓得喘不過氣,抑或兩腳痠到不聽使喚。漸漸地,我發現無論哪個學校的學生,大家上車都盡量往後走,看到空位坐下並且一秒熟睡,唯有這個辦法,才有可能免去自己已是泥菩薩過江,還得讓出座位的慘痛情形。

其實,如果大家都有老、弱、孕、殘者優先使用座位的觀念,在體力和身體狀況還能負荷的時候,即便年紀稍長仍能讓出博愛座給更需要的人,甚至無須設博愛座,因為只要有心,每個座位都可以是博愛座。

〈難擋酸言酸語〉阿伯我比你還累 卻被念

文/達也(新北市)

每年年節回家過年,辦年貨的大小事,也是我返鄉的工作。

記得前年採買的東西加起來少說也十幾公斤,一路這樣三、四個小時車程也挺累人的,於是上了車,就算是博愛座也毫不猶豫地坐了上去。

經過幾站後,這時一個阿伯上車走到了我的面前,眼巴巴地看著我卻不說話。

看到阿伯目光的我心中反覆掙扎,說是阿伯,其實看上去大概才50多歲,身體硬朗、行動上看起來也沒啥問題,而我卻是帶著一身的疲累和大包小包的年貨,加上阿伯沒主動提出需求,真讓我頓時天使和魔鬼不停交戰。

過了3站後,阿伯準備下車離開,心中正想說沒讓位不算是一個錯誤的決定,怎知阿伯才轉身就邊碎念說:「現在年輕人教育真的有問題,看到老人也不會主動讓座。」

雖然只是小小聲地說,但聽在我心裡卻是百般的無言和不舒服,明明身體就是健康沒生病,為何一定要別人讓座,而且有需求應該可以主動說出吧!

從那次之後,我不論再怎麼疲累,也不會去坐博愛座了,因為怕又遇到類似的情況,有著怎樣的酸言酸語了。

  • 圖/豆寶

    圖/豆寶

  • 圖/豆寶

    圖/豆寶

想看更多新聞嗎?現在用APP看新聞還可以抽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