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輝東:催生南美館 一生最有意義的事
列印


2019-03-26

記者凌美雪/專訪

台灣第一家新建法人化美術館,南美館第1、2屆董事會昨天交接,首任董事長陳輝東也正式卸下繁瑣的重擔,回歸繪畫創作本業。

交接前一天傍晚,陳輝東回到南美館董事長辦公室,一方面接受專訪,另一方面則是打包。但環顧整個辦公室,其實也沒什麼雜物可清理,因為從南美館正式開幕啟用至今大約2個月,董事長還是忙裡忙外,期望能在卸任前,為美術館尋找更多堅定的支持伙伴與藝術資源,真正待在辦公室的機會不多。

人生最值得的8年 留給後代藝術資產

坐在辦公桌前,陳輝東幾次把目光投向「董事長陳輝東」的頭銜桌牌,自嘲說,「這個要最先收掉!」陳輝東表示,一來是對新任董事長的尊重,二來回顧過去8年多催生南美館的歷程,2年的「董事長」頭銜,說穿了,是為方便執行美術館任務的職稱,臨別之際,最捨不得的,絕不是「董事長」3個字。

然而,即便當事人對名位的著眼如此淡然,這個職位所肩負的任重而道遠,卻是當初前市長賴清德任命陳輝東擔任董事長時所賦予的深切期許,因為,公立館舍的籌建最容易因政治干擾、權力傾軋或公務體系的官僚怠惰而遲滯,而賴清德對陳輝東的信任,可說就是看重他堅毅果敢的執行力,有敢力排眾議的正直,又兼具解決複雜問題的能力與人際脈絡。

對「董事長」3個字沒太多感覺,對「南美館」深切的感情卻在此刻百感交集,理性上是工作使命的傳遞,情感上卻像家人遠行充滿不捨,孩子大了可能離家,父母老了終會永別,史上再大的官位也終究會結束,沒有人例外,「我們雖是歷史的過客,但我仍深信,開啟一個美術館為後代留下藝術資產,這件事情很有意義!」陳輝東說,「如果我一生當中,能做1件或2件有意義的事,南美館絕對是最值得的。」

2個月創40萬人次 給工作團隊90分

當然,過程裡確實也承受一些不必要的干擾與中傷,陳輝東坦承心情難免受到影響,「我是勇於承擔的人,事情過了也就不計較了。」陳輝東說,「過往曾經批評或攻訐我們的,我都當做是一種鞭策與激勵,鼓勵自己做得更好。雖然有些閒言閒語讓我百思不解,但我相信真理與正義,美術館是一個美好的文化事業,站在奉獻自己的角度上,就會生出勇氣!」

在工作團隊的合作上,當理念不同、意見相左時,也可能跟其他人產生磨擦,「我認真的態度不變,當我自我反省、再三檢討,自認理直就堅持到底。」陳輝東說,若要問8年來有什麼事最讓人受不了,應該就與他個人的理想主義有關,跟創作一樣,做人做事也都要求完美。

如今開館短短2個月就吸引超過40萬人次參觀者,多數人都給予鼓勵與讚美,陳輝東給團隊打了90分以上的成績,他說,若以美術館量體來看,南美館是目前最大的美術館,卻以極有限的經費與僅僅40名編制內員工的人力運作,大家都憑藉熱情與理想盡力把美術館最好的一面呈現出來,「所以民眾給我們的鼓勵,我們無愧於心。」

以超乎外界預期的進度完成南美館的興建與開幕,同時奔走著遊說藝術家或其家屬捐贈作品,陳輝東說,8年來每遇困境難解,「好多次去天公廟拜拜,都會跟神明說,我這麼努力,祢一定都有看到吧?請務必幫助我們排除萬難,如期達成使命。」過程雖然百般艱辛,「但一直做、努力做,愈做竟愈發現自己對這片土地的熱愛比想像還深。」

臨別不忘感謝並提醒館長與館員,要繼續堅持努力,能參與新的美術館開館,是人生很重要的經驗,「希望大家再加強,不要鬆懈,讓美術館更往前走,更具國際性。」

回歸畫室專注創作 也陪伴家人

至於卸任後最想做什麼事?毫不猶豫回答:「回歸畫室,更專注創作!」陳輝東笑說,這幾年答應人家很多畫都來不及進行,「欠畫的負債很多!」此外,至少有4年沒去美國,想去美國、日本、歐洲,「回去陪我的夏子遊山玩水!」(陳輝東的夫人張夏子)

辦公室燈光下,陳輝東白髮略顯稍長而微亂。這時已傍晚6點多,陳輝東手機響起,夏子問,「我在附近,你那頭髮要不要也來整理一下?」陳輝東回答:「還沒空啦!過幾天再說。」看來,過幾天陳輝東還是不會閒下的,除了創作,還要計畫多陪伴家人!

  • 陳輝東卸任南美館董事長職,將回歸專注創作。(記者凌美雪攝)

    陳輝東卸任南美館董事長職,將回歸專注創作。(記者凌美雪攝)

  • 日本《日經おとなのOFF》最新一期雜誌推薦南美館為台灣南部新地標。(南美館/提供)

    日本《日經おとなのOFF》最新一期雜誌推薦南美館為台灣南部新地標。(南美館/提供)

想看更多新聞嗎?現在用APP看新聞還可以抽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