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幸福學〉愛上隱婚渣男 撕心裂肺才夢醒
列印


2019-03-03

文/諮商心理師 張璇

「妳真的要走?」安祖的聲音聽起來有些哀傷,差一點又讓穎彤腦子失去理智。確定她要分手,安祖的表情有點落寞,眼角泛著一點點淚光,不過她明白那是因為她不再滿足他「想要被需要」和「予取予求」的失落,而不是戀人分手的那種感傷。

原先穎彤以為對方已離婚,後來才發現他和妻子只是分居,而且自己不是第一個小三。對於安祖的沒有據實以告,穎彤曾經很氣憤,但她還是無可救藥、意亂情迷地戀著他、配合他。

安祖像個交響樂團的指揮,恣意在兩個女人之間遊走,享受著被瘋狂愛著和被包容。她不確定世界上到底有沒有專情的男人,因為28歲的她從來沒有遇過,但她很清楚兩件事:自己愛上了不該愛的人,但她其實並不想傷害任何人;另一件事是,自己愛的人不會離婚。

一開始還好,後來對方神隱的時間愈來愈多。當他行蹤不明、手機關機的時候,她感覺自己的心像是被卡車撞了,深沉絞痛、呼吸不順,但只要一見到他或聽見他的聲音,又甚麼煩惱都秒消了,只想把握當下,緊緊抓住此刻的形影相依。「也許我有自虐傾向吧!」穎彤說。

剛來諮商時,穎彤只想弄清楚自己為甚麼離不開這樣的男人?「朋友都說我有戀父情結,又一直說他渣,可是我不覺得他壞。他很顧家,很努力賺錢,也很用心陪孩子……」她問我怎麼定義好男人和壞男人?當時我有點開玩笑地回答:「好男人比較守規矩和不忍心讓女人傷心;壞男人,不一定很會說話,卻常讓女人焦躁、痛苦,甚至讓她們需要吃安眠藥或抗憂鬱劑。」

像穎彤這樣「不小心」成為第三者,又在「明知不該,卻又離不開」的矛盾中掙扎的個案愈來愈多,即使已經被折磨得不成人形,也了解是本身的自我價值不太穩定和空虛感強烈,讓自己需要依賴這種不健康的關係,割捨不下,理性腦的區塊像被雷打壞了一樣無法運作。

一陣子不見,穎彤再出現時,終於鬆口承認安祖屬於壞男人的那一邊(不再自欺欺人和幫他找各種理由)。她告訴我,上個月用別人的帳號在IG上看見安祖與其他女生高調放閃,對照時間,發現有不少次就在同一天,他也到她住的地方找她……。這讓穎彤痛徹心扉、精神崩潰,經常無法控制地哭,也沒辦法好好吃睡,真的必須早晚服藥了。

直到最近,家人好友殷切的關懷,和想起以前我們曾經探索過的自我和依附議題,才讓她漸漸從混亂和幻境中醒來。雖然回頭的路有點遠,生活改變的過程不是很舒服,至少現在的她比較有走踏在地上的真實感,也更有決心想練習真正的善待自己。

(本專欄案例人名、對話與事件轉折均經改寫。寫信給張璇:leohome1971@yahoo.com.tw)

還想看更多新聞嗎?歡迎下載自由時報APP,現在看新聞還能抽獎,共9萬個中獎機會等著你:

iOS載點 https://bit.ly/ltn_appstore

Android載點 https://bit.ly/ltn_googleplay

活動辦法: https://draw.ltn.com.tw/slot_v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