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也難斷真假 故宮展偽好物
列印


2018-05-01

〔記者凌美雪/台北報導〕為了開創更多元化的展覽面向,故宮史無前例大膽以「偽好物」為名,展出院藏清宮收藏的「假畫」。「偽好物:16至18世紀蘇州片及其影響」,故宮院長林正儀表示,此次從展覽命題到內容策展,特別和中研院近史所、師大藝術史研究所共同組成策展團隊,希望透過跨界的合作,一同開創研究與展覽的歷史新頁,讓民眾體驗不同以往的展覽內容。

科技結合蘇州片 刷新觀展體驗

不過,其實無論說「偽」或「假」在策展過程裡都有「說不清楚」的風險,因此,故宮在此展加入了動漫、科技、裝置等呈現方式,企圖將「辨識真偽」、「美學鑑賞」及「皇帝為何要收藏假畫」等議題,以深入淺出的方式,帶領參觀者體驗一次別出心裁的觀展樂趣。

展覽以過去常被認為價值不高的「蘇州片」藏品為主,林正儀表示,這類作品現今大量存在於世界各地的公私收藏,正好可據以探究當時的社會文化現象。許多熱門的畫題,如〈清明上河圖〉、〈上林圖〉等,雖然主題與構圖相當近似,卻存在著明顯的品質差異。就色彩、紋飾、形象、布局俱極優美的,才不愧「 偽好物」的美名。

商業性作偽 影響皇室審美觀

策展人書畫處助理研究員邱士華表示,這類作品經常偽造唐、宋、元、明代大家的名款,並搭配假的名人題跋與收藏家印章來牟利銷售。因此長久以來在學者或鑒藏家的眼中,「蘇州片」幾乎等同於明末清初的「偽作」。然而「偽作」的成因相當多元, 品質也高低不同。

以故宮院藏「蘇州片」來看,題材繽紛也為數眾多,林正儀認為某種程度反映出清初(因故宮院藏多為清宮典藏)古物熱與書畫消費蓬勃的氛圍。院藏明末清初的作品,也展現當時商業作坊如何以古代大師為名,進行再製,同時藉用仇英等蘇州名家風格回應市場需求,並在色彩與描繪內容增加各種活潑的想像,打造出如〈清明上河圖〉、〈上林圖〉等,同名卻內含大相逕庭的畫作。

邱士華表示,「蘇州片」原屬商業性作偽,但由於不可忽視的流通量,反而成為明中期以來訊息傳播、古代想像與建構知識的重要載體,甚至進入清代宮廷,影響到皇帝的審美觀念。品質精良的偽好物,常讓喜愛文物的乾隆皇也難斷真假,有時明知是假,也視之為珍品。

「偽好物」分2期,第1期即日起展出至6月25日;第二期更新展品內容,自7月1日展出至9月25日。

  • 以3件不同版本〈上林圖〉合成展覽大看板,故宮院長林正儀說,從展場入口就可比較偽好物的特色。(記者趙世勳攝)

    以3件不同版本〈上林圖〉合成展覽大看板,故宮院長林正儀說,從展場入口就可比較偽好物的特色。(記者趙世勳攝)

  • 故宮為了「偽好物」特展,首次在展場搭建仿書畫攤的蓬子,想像當年蘇州片在市場上如何展現畫作精采內容以吸引買家;同時也以動畫方式呈現同主題不同畫風的作品細部與說明。展覽解說牌也藏玄機,當偽好物的「偽」字看不清楚,表示作品是真跡;而經故宮研究認為非真跡的作品,在品名前方,也會加一個「傳」字,意指外傳是某某人作品,但故宮認為不是。(記者趙世勳攝)

    故宮為了「偽好物」特展,首次在展場搭建仿書畫攤的蓬子,想像當年蘇州片在市場上如何展現畫作精采內容以吸引買家;同時也以動畫方式呈現同主題不同畫風的作品細部與說明。展覽解說牌也藏玄機,當偽好物的「偽」字看不清楚,表示作品是真跡;而經故宮研究認為非真跡的作品,在品名前方,也會加一個「傳」字,意指外傳是某某人作品,但故宮認為不是。(記者趙世勳攝)

  • 故宮為了「偽好物」特展,首次在展場搭建仿書畫攤的蓬子,想像當年蘇州片在市場上如何展現畫作精采內容以吸引買家;同時也以動畫方式呈現同主題不同畫風的作品細部與說明。展覽解說牌也藏玄機,當偽好物的「偽」字看不清楚,表示作品是真跡;而經故宮研究認為非真跡的作品,在品名前方,也會加一個「傳」字,意指外傳是某某人作品,但故宮認為不是。(記者趙世勳攝)

    故宮為了「偽好物」特展,首次在展場搭建仿書畫攤的蓬子,想像當年蘇州片在市場上如何展現畫作精采內容以吸引買家;同時也以動畫方式呈現同主題不同畫風的作品細部與說明。展覽解說牌也藏玄機,當偽好物的「偽」字看不清楚,表示作品是真跡;而經故宮研究認為非真跡的作品,在品名前方,也會加一個「傳」字,意指外傳是某某人作品,但故宮認為不是。(記者趙世勳攝)

想看更多新聞嗎?現在用APP看新聞還可以抽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