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殤〉被強迫戀愛的女孩
列印


2017-09-04

文/簡碧儀

《房思琪的初戀樂園》故事裡的主角房思琪,被所有愛她的人放棄了、鄙視了,她沒有人愛了,在所有人都唾棄她的時候,只有那個對她施暴的性虐者,依舊口口聲聲喊著愛她,她只要犧牲身體,就可以換到世界上唯一一個人對她的關心;她只要犧牲尊嚴,就可以換到世界上唯一一個人對她的關心。然而她的尊嚴早就毀殘了,早在那一刻就已經撿不回來了,性虐是那麼殘暴那麼讓她崩潰,可是被強暴是一個多麼髒的話語,她說不出口,她只能讓這件事不要那麼髒,而理智崩潰狀態的她想出來的解決之道,就是把被強暴性侵轉化成不那麼變態可恥可鄙的師生戀,她間接把自己送到性侵者手裡,羊入虎口……,然後一片片被撕碎。

假借戀愛之名 轉化被性侵的痛苦

女孩否定自己所有的存在價值,否定自己還有絲毫被愛的價值,她打從心裡瞧不起自己,她的身心都被徹底撕裂的那一天,就已經讓她輕視悔恨自己的人生,她用力微笑,卻活在厭世的恐懼和自卑感中無法自拔!她找不到救援,她找不到處理創傷的方法。她的苦痛沒有人理解,而她渴望被理解。最後她說自己只是一個無用之人了,她對自己的自我價值早就寥寥無幾了。

如果說她有錯,她錯在輕信一個老師,才會隻身前往他的住處!如果說她有錯,她錯在試圖「把一個她認為很醜陋很難以啟齒的強暴案,變質成為一個她以為相對不那麼醜陋可鄙的師生戀和婚外情」!她單純地以為只要愛上那個性侵犯她的殘暴者,她心理上就能夠接受這一切的不安和虐待!

人質心態作祟 緊抓破碎難堪的幸福

《房思琪的初戀樂園》清楚寫著,餅乾被深愛的人說髒。「餅乾沒有人喜歡了,如果老師願意喜歡餅乾,餅乾就有人喜歡了。」餅乾的思維很容易理解的,任何一個因為某種理由而自卑而輕視自己,認為自己不值得被愛的女生,都很可能出現這樣的念頭!這就是為甚麼好多女生即使遇上語言暴力或家暴的另一半,都離不開人質關係!

女孩們覺得不會有人愛她了,她們已經不值得被愛了,可是她們依舊渴望愛情、渴望擁抱,所以她們告訴自己:「他口口聲聲說是愛我的,而我是被愛的。他是那麼渴望我的身體,那麼那應該是愛吧?有人願意愛我,只要有人願意愛我就好了。他也有對我很好的時候,那就夠了吧!他願意愛我,他是愛我的。雖然難受,但我應該是幸福的。」那些女孩是那麼渴望幸福,就算是破碎難堪的幸福,她們還是小心握著緊緊的,就怕幸福一摔就破了。因為她們心裡認定如果放下這段感情,她們就會一無所有了!

害怕站上受害者位置 反被社會議論嘲諷

這個社會充滿歧視和霸凌,各種五顏六色的霸凌!所以女孩們認定「我曾經被性侵犯,我應該要知道自己很髒,不會有人愛我,不會有人想要碰我了」、「不會有人愛一個離婚的女人」、「我來自單親家庭,所以我應該要感到自卑」……。這個社會的歧視太龐大了,人們互相歧視、互相荼毒,整體社會對一個弱勢的女人是不友善的,甚至是歧視的。許多旁觀者會率先檢討受害者,因家暴而離婚的女性會被檢討判斷錯誤愛錯人、丈夫出軌的妻子會被檢討一定是她哪裡做得不夠好、被性侵的女生會被檢討自己不夠小心防範,整體社會對弱者、受害者的制裁和霸凌把女孩們推向絕境。

多數人都活在幸福示威的陰影下,人們太清楚整體社會的意識形態:整體社會始終站在人生勝利組那一邊,然後檢討所謂的失敗者、弱者或受害者!人們對這樣的社會意識心知肚明,一邊害怕變成那個被他人、被整體社會議論嘲諷的對象,一邊嘲諷其他人而小心翼翼地活著。而那些曾經被霸凌過的受害者,一轉身就變成那個霸凌他人的施暴者!這樣的循環,造成一個完全不會給弱者安慰的冷血社會體質,讓受害女孩最終只能毀滅在崩潰中!

  • (圖/棉花糖)

    (圖/棉花糖)

還想看更多新聞嗎?歡迎下載自由時報APP,現在看新聞還能抽獎,共9萬個中獎機會等著你:

iOS載點 https://bit.ly/ltn_appstore

Android載點 https://bit.ly/ltn_googleplay

活動辦法: https://draw.ltn.com.tw/slot_v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