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情人請回答〉對不起 謝謝妳
列印


2017-02-08

文/李書宇

那是多年前的夏天,烈陽放射高溫,瘋狂燒烤著嘉義中坑新訓中心的士兵們。營區的生活是苦悶的,被剝奪的自由,還有應接不暇的戶外操課,往往使得眾人心情騷動不安。唯一的放鬆時刻,唯有操課結束,在盥洗之後到上床之間短短一、兩個小時的時間,這時我們可以使用公用電話與外界聯絡,短短幾句話,是支撐菜鳥新兵的重要動力。

不過,電話有時並未帶來慰藉,而是不堪承受的消息。我曾在排隊時,仔細聆聽一名同袍的通話,他由喃喃細語突然變成暴烈的質疑,再轉化成憤怒捶打牆壁的拳頭,班長見狀,過來帶走了士兵,我則趁著混亂拿起被撇在一旁的話筒,但裡面只剩下「嘟──」的空蕩回音。

新訓結束之後,到了步兵學校受訓,有一天,我也聽到了那句話,並沒有明確的理由,只有「這是一場錯誤」的模糊告知。當下,我彷彿與那名士兵的影子重疊了,傷人的惡劣話語從我嘴中傾洩而出,最後,我只聽到她嘆了一口氣,掛上電話。從此以後,斷斷續續的談話、爭吵,直到她不再接起電話,這幾年來再也不曾交集。

如果,只是如果,我們能夠再見,我只想說聲「抱歉」,當年用那些憤怒的話語傷害妳,讓妳痛苦。憤怒讓我們遺失了故事的結局,悲情的主人公受困於成長的陣痛中,卻從未掙扎出來,我想,是時候該讓他長大了。

現在,我只想對妳說:「謝謝妳,如果沒有妳,我的人生不可能過得這麼多采多姿,希望妳能將這份快樂帶給別人,再見。」

這結局還不錯,對吧?

想看更多新聞嗎?現在用APP看新聞還可以抽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