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防疫斬全國色情貨源 雞頭斷炊轉行送美食

老雞頭「阿華」說,他決定轉行當Uber Eats外送員。(記者王捷攝)

老雞頭「阿華」說,他決定轉行當Uber Eats外送員。(記者王捷攝)

2020/03/19 05:30

〔記者王捷、吳昇儒/綜合報導〕台灣防疫戰爭全面開打,從之前管制中、港、澳入境,這次再宣布禁止外籍人士入境,相關措施意外為台灣打贏一場「全國性掃黃」大勝仗。因為台灣應召業主力來自中國和東南亞,如今賣淫女子大都被阻擋在國境之外,據悉,色情附加行業也大受打擊,一名老雞頭「阿華」說,大家都沒「頭路」了,他決定轉行當Uber Eats外送員。

過去來台撈金的外籍賣淫女多半持觀光簽證,也有人打著醫美等名義入台。我國防疫初期,最先被斷了來台路的是中國賣淫女子,即使早一些已經來台的,也因為台灣嫖客害怕感染,多半不敢「消費」。沒多久前,還有白目色情集團仍將中國賣淫女的宣傳廣告上架,但不到幾小時就發覺情況不對、警方可能盯上,又下架;從那時至今,中國女子幾乎退出台灣情色市場。

第二波則是政府針對所有非本國籍人士,除了持居留證、外交公務證明、商務履約證明或其他特別許可外,一律拒絕入境,此舉則斷了原本可持旅遊簽證自由行的泰、越等國應召女子來台,讓長期依賴「進口」的應召業陷入愁雲慘霧。

警方人員認為,原本想要徹底掃黃,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不僅有法律層面上的搜索規定,讓警方蒐證較為困難,因為外送式的應召站十分難蒐證。其他層面上,有時過度稽查某些定點應召站,也可能引來地方有力人士介入,進而帶來困擾。

沒想到警方查緝色情的難題,一場防疫迎刃而解,雖然還有少數本國女子和少數在台生活外籍女從事色情,但也生意零星,叫苦連天;而上游色情業者的慘況,亦不輸遭遇極大衝擊的觀光旅行業。至於集團最下游的雞頭、經紀人、馬伕等,同樣已到快要陣亡、難以為繼地步。

老雞頭阿華說,因為疫情的鎖國,看來短期也難恢復開放,如他一般依附色情業為生的人,恐怕絕大部分被迫轉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