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達最佳瀏覽效果,建議使用 Chrome、Firefox 或 Microsoft Edge 的瀏覽器。

請至Edge官網下載 請至FireFox官網下載 請至Google官網下載
晴時多雲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監委約詢馬案法官/許宗力批傷害司法 學者質疑迴避監督

    監委陳師孟擬約詢馬英九洩密案的一審法官唐玥,司法院長許宗力(記者塗建榮攝)和成大法律系教授李佳玟(資料照)各有看法。

    監委陳師孟擬約詢馬英九洩密案的一審法官唐玥,司法院長許宗力(記者塗建榮攝)和成大法律系教授李佳玟(資料照)各有看法。

    2020-01-15 05:30:00

    〔記者吳政峰/台北報導〕「前總統馬英九洩密案」去年7月判決無罪確定,由於該案歷審判決反覆,監察委員陳師孟質疑法官濫用自由心證,日前申請自動調查,擬先約詢台北地院法官唐玥,卻引發法官、檢察官界及部份司法團體反彈,連署捍衛審判獨立,司法院長許宗力昨出席司法節學術研討會也開砲,指此舉將付出傷害司法的代價。

    許:法官不需屈從特定人意志

    許宗力表示,法官不需要屈從特定人的意志做出公正無私裁決,不僅指判決前不受干預,判決後也不受秋後算帳,司法衰敗往往始於捲入敏感政治性案件,因為不論最後判決結果如何,敗訴一方一定不滿,進而衍生出責難承審法官的獵巫衝動。

    許宗力指出,如果法官僅因闡述內心的法律確信,就被不滿意判決的一方追究責任,未來這方所支持的判決見解,也可能遭對方陣營鳴鼓攻之,這個過程也將讓法官動輒得咎,終日蒙受被彈劾、懲戒的壓力。

    「司法恐將逐漸變得怯懦」,許宗力強調,寒蟬效應將迫使法官自我審查,以免事後被攻訐清算,使判決愈趨保守及安全,而忽略了對法律正義的追求,同時,也將更難期待法官能干犯眾怒,勇於做出保障少數的進步判決。

    許宗力表示,以法律見解不當為由,對法官發動調查或彈劾,將付出傷害法治的代價;他呼籲,憲政機關應尊重司法權形塑個案法律見解的權力領域,維護司法獨立。

    許宗力解釋,「審級救濟制度」提供當事人挑戰、推翻判決的管道;未來的「裁判憲法審查」,也可把關判決是否違憲;輿論亦可批判法律見解,這不僅是人民的言論自由,也能針砭與警惕法官。

    法官法已足夠監督不適任法官

    許強調,「法官法」修法後,法官的監督淘汰已變得更直接及有效,而監察權的外部監督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若有枉法裁判,法官也會被追究刑事責任。因此,司法並沒有逸脫權力分立的控制之外。

    他形容,批鬥政治案件的衝動,如同海妖迷人而致命的歌聲,背後潛藏著讓民主法治觸礁的暗流,希望人民能跟希臘英雄一樣,不要屈服於如海妖歌聲般致命的政治獵巫衝動,成功抵禦誘惑,撐住審判獨立的桅杆。

    法官協會得悉許宗力力挺,公開感謝他堅守權力分立界線,宣示與法官站在同一陣線捍衛審判獨立的決心。

    〔記者吳政峰/台北報導〕監委陳師孟約詢馬案審判法官,爆發司法權外部監督爭議,成功大學法律系教授李佳玟認為,民主國家沒有什麼權力,可以拒絕其他權力監督,否則只是以獨立之名行獨裁之實,不要指控陳眼裡只有藍綠,「沒有陳師孟,也會有別人跳出來罵」。

    拒絕監督 司法獨立將變獨裁

    李佳玟在臉書發文指出,現在司法自我監督機制顯然不足,做出離譜判決的法官,還是可以好好存活在體制內,一點後果也沒有,不要再拿有審級制度來搪塞人民,沒有一個審級容許被浪費,更何況審級救濟可能失靈,也不要指控陳師孟眼裡只有藍綠,沒有是非,事實上,沒有陳師孟,也會有別人跳出來罵。

    李佳玟指出,民主國家沒有什麼權力,可拒絕接受其他權力的制衡監督。

    她強調,司法有對抗多數的特質,我們需要司法不受輿論左右,保障基本人權,也不樂見司法遭到政治介入與民粹壓力,但這些可能性只說明了外部監督的困難,以及制度設計必須謹慎,不能以此作為拒絕監督制衡的藉口。

    監院彈劾 仍須職務法庭裁定

    監委是總統提名,倘若監委亂監督,她認為,付出代價的是總統,且監院彈劾後,還必須交由法官組成的職務法庭決定。在她看來,司法的外部監督體制弱化、司法人事自成一格、最高法院人事不容外界插手、監委約詢法官搞到8成法官連署反彈,「台灣司法真是…」。

    針對司法院長許宗力昨針對監委陳師孟約詢馬案法官一事,重申審判獨立,盼人民不要政治獵巫。

    真理大學法律系副教授吳景欽表示,許宗力稱尊重個案「法律見解」,那本來就是法官法規定不可評鑑事由,但僅存在教科書內,實務上,法律見解與「事實認定」難以切割,界線模糊,以馬案來說,一審法官唐玥以憲法院際調解權判無罪,但何謂院際調解屬於事實認定,他不認同法官以法律見解而拒絕監督。

    但吳景欽認為,陳師孟若認為制度有問題,應約詢歷審法官,而非只針對唐玥,且監委政治性太高,最好交由外部機關調查,只是目前的法評會與職務法庭成員都由司法院遴選,未來宜改為先由各法律機關與公益團體推舉,遇到案件時,從名單中抽選,法律人不應超過三分之一,賦予調查權,才能杜絕同溫層取暖。

    表格

    表格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相關新聞
    社會今日熱門

    網友回應

    此網頁已閒置超過5分鐘,請點擊透明黑底或右下角 X 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