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口會說話 鈕承澤強制性交罪起訴
列印


2019-02-02

〔記者錢利忠/台北報導〕台北地檢署偵辦「豆導」鈕承澤被控性侵案,否認犯行的鈕承澤堅稱當時喝醉及喜歡女方,女方喊停就停,但檢方除比對LINE紀錄及周邊證述,更發現「傷口會說話」,女方不僅胸部有鈕的唾液DNA,下體還出現嚴重撕裂傷,以及手腳多處瘀、挫傷,明顯是遭強制及抵抗才會出現的傷勢,昨依強制性交罪將鈕承澤起訴。

檢指「認知不同」是卸責

檢方強調,縱使鈕承澤犯前曾喝酒,並因對女方心存好感,且「誤認」女方也對他有好感才犯案,但這些都不是寬減刑責的理由,回顧鈕犯後歷次發言,全然沒意識到自己認知嚴重偏差,及對女方所造成的傷害,且對犯行避重就輕,還試圖以「認知不同」卸責,甚至暗指女方也有過失,難認定犯後態度良好,建請法院處以適當之刑。

本案還讓承辦檢察官感觸良深,甚至想到電影「讓子彈飛」情節,電影中致力改革的縣長面對惡霸威壓及利誘,最後語重心長地對惡霸說:「沒有你,對我很重要」;檢方認為,這句話道盡被害女子不希望日後再有其他被害人的心境。

檢引電影 挺受害女抗惡霸

檢方調查,鈕承澤執導電影「跑馬」拍攝過程中結識被害女子,劇組原訂去年11月23日召開工作會議,鈕臨時取消,改邀劇組到家裡聚會,女方由某長官帶至鈕的住所,聚會至隔日凌晨,劇組人員離開前,女方原想一同離去,鈕疑似希望女方留下。當時劇組人員沒注意到女方向他們使眼色,女方也擔心離開恐得罪鈕,只好單獨留下打算伺機離去,不料竟遭鈕承澤壓在沙發上,被強脫衣褲親吻及指侵,後來女方蜷縮在沙發角落痛哭,鈕才同意讓她穿上衣褲離開;女方事後致電室友求助,赴醫院驗傷及報案。

驗傷發現被害人下體有新的撕裂傷,通常此傷勢是因不正常的激烈性交或是孕婦分娩所導致,另在女方胸部採到鈕的DNA,以及手腳多處出現瘀、挫傷。此外,檢方根據LINE對話等證述,認定鈕與女方根本不熟,犯後曾傳訊息向女方道歉,想以60萬元和解等。

主管曾說:鈕傷害大家信任

鈕承澤辯稱,聚會結束後女方留下並與他同坐沙發上,研判女方與他互有好感才進一步親熱,女方喊停後他就沒再繼續,自己當時喝醉,只有親吻及擁抱,其他事不記得了。當初帶女子赴約的主管,曾稱鈕承澤傷害了大家對他的信任。

而鈕承澤被起訴後,未回訊息也未接電話,持續不回應。

  • 鈕承澤被依強制性交罪將鈕承澤起訴。(資料照)

    鈕承澤被依強制性交罪將鈕承澤起訴。(資料照)

想看更多新聞嗎?現在用APP看新聞還可以抽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