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達最佳瀏覽效果,建議使用 Chrome、Firefox 或 Microsoft Edge 的瀏覽器。

請至Edge官網下載 請至FireFox官網下載 請至Google官網下載
晴時多雲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死囚劉炎國求死? 律師駁「才剛提非常上訴」

    4月29日遭槍決的死刑犯劉炎國委任律師邱顯智表示,當天上午還和劉討論聲請非常上訴事情,沒想到晚上劉就被推上刑場,對於沒能救回他感到很抱歉。(資料照,記者王英傑攝)

    4月29日遭槍決的死刑犯劉炎國委任律師邱顯智表示,當天上午還和劉討論聲請非常上訴事情,沒想到晚上劉就被推上刑場,對於沒能救回他感到很抱歉。(資料照,記者王英傑攝)

    2014/05/01 14:33

    〔即時新聞/綜合報導〕法務部4月29日晚上槍決5名死刑犯,引起外界議論。其中一名死刑犯劉炎國的委任律師,同時也是台灣人權促進會會長邱顯智日前在臉書不滿表示,法務部稱劉炎國2度求死,「如果劉炎國一心求死,他又何必接受幫助,尋求非常上訴、再審的機會?」

    邱顯智提到,當天上午曾去探望劉炎國,討論聲請非常上訴,當時劉對於未來寄予厚望,還對當天生日的邱顯智說,「律師,真抱歉在這個地方沒辦法準備生日禮物給你」,邱還跟他約好「下次再見」,沒想到晚上劉就被推上刑場槍決。

    對於法務部稱劉炎國在獄中曾2度求死,邱顯智痛批,如果劉真的依心求死,「那又何必接受幫助,尋求非常上訴、再審的機會」,他還提到,當天去探望劉炎國時,劉還鼓勵另一名被判死刑的犯人,要他不要放棄希望。

    邱顯智還提到,劉炎國不只一次向他表示「如果有機會求生,以後出來願意貢獻一己之力,讓這個社會更好」,邱對於沒能救回劉炎國感到抱歉,但他想反問法務部長羅瑩雪,「這樣有悔悟之心,這樣勇於承擔自己所造成的過錯的人,還應該死嗎?」

    邱顯智臉書全文:

    感謝大家祝我生日快樂。

    今天早上帶著劉炎國的非常上訴狀,進入台中看守所律見劉炎國。相談甚歡,談到管理員一直催趕,出來的時候看著時鐘,十一點四十分。

    律見結束後兩人並肩走在長廊上,他忽然說,

    「律師,真抱歉在這個地方沒辦法準備生日禮物給你」

    我說,「賣安呢共,下次再見」

    想不到六小時後,他被推上刑場槍決。此生再也不相見。

    劉炎國一定是我看過的刑事被告,最有懺悔之心也最謙沖有禮的人之一。有著道上兄弟的豪氣,在我跟他相處的過程中,他不只一次的表示,對所犯案件表示後悔,願意負起責任。

    劉炎國案涉及的是,民國八十六年於台中發生的一起強劫賭場案,劉炎國與同案吳姓被告持槍搶劫一賭場,沒想到賭客中有警察,該警察反抗導致劉炎國開槍擊中其胸部,因而死亡。劉炎國對此部分坦承不諱。然而,根據劉炎國的說法,於該警員倒地後,他便馬上呼喊同伴快速離開,等他出門之後,他忽然聽見屋內傳來"砰"的一聲,他以為同夥開槍示警,便不以為意。

    隔天劉炎國看到報紙才發現,該起案件竟然死了兩個人。另外一人為女性屋主。與同夥相約於新竹的咖啡店見面,劉炎國一見面就將報紙丟在桌上,質問同夥說:怎麼回事? 其同案被告支吾表示:

    「沒想到女性屋主竟然死了。」原來是同案被告臨走前向女性屋主開槍。

    然而,劉炎國案的司法審判,法院有時判劉炎國死刑,有時判無期徒刑;有時判同案被告死刑,有時無期徒刑。關鍵在於,到底第二名被害人有誰所殺?法院有時認定劉炎國,有時認定其同案被告。

    根據在場目擊證人屋主的女兒從頭到尾一致之供述,殺死其母親者,為吳姓同案被告。但最後確定判決卻認定是劉炎國所殺,判劉炎國死刑,同案被告無期徒刑。

    從本案可以看出,死刑判決是有多麼高度之不確定性。死刑與無期徒刑的差別,是生跟死的差別,我們真的確定劉炎國該死嗎?

    更七審判決死刑判決確定後,開始了劉炎國的等死生崖,這中間他也委任律師嘗試過再審、非常上訴,均遭駁回。一次又一次的希望落空,讓他漸漸感到心灰意冷。

    然而法務部長卻將劉炎國求救無門的挫折,轉而尋求解脫的無力感,解釋為其「一心求死」,令人感到國家機器的無情與殘忍。

    如果劉炎國一心求死,他又何必接受廢死聯盟、法律扶助基金會的幫助,為其尋求非常上訴、再審的機會? 能夠把一個久病厭世,對司法灰心喪志的人,說成一心求死嗎?你有看過他的判決,了解這是一件判錯的案件嗎?

    在劉炎國跟我的對話裡,他不只一次表示,看到報紙上我們所參與的關廠工人案、洪仲丘案的義務辯護,讓他覺得,如果有機會求生,以後出來願意貢獻一己之力,讓這個社會更好。

    我曾對他說,香港有死刑犯,後來出來當牧師,以他的經歷教化許多誤入歧途的青少年,以後他可以扮演這樣的角色。他說,實在是感到羞愧,怎麼會做出這種事,如果要執行死刑,檢察官問他還有甚麼話要說,他也只會說:

    「我接受,因為我確實做了壞事,雖然那個女生不是我殺的。」

    當劉炎國握著我的手,說「律師,我不是一個好人,感謝你來看我,不知到要怎麼還,真歹勢!!」

    我的疑問是,這樣有悔悟之心,這樣勇於承擔自己所造成的過錯的人,還應該死嗎?

    但是想來只想利用執行死刑幫主子衝民調的部長,應該是不想了解這一點。

    阿國,今天你解脫了,對不起,是我努力的不夠。我會說你是敢做敢當的男子漢,不愧是道上大哥,希望你一路好走,萬緣放下。

    律師邱顯智在劉炎國被槍決當天,在臉書po出與劉炎國的對話,提到劉不只一次向他表示若有機會出來,要對社會貢獻一己之力。(圖擷取自Handy Chiu 臉書)

    律師邱顯智在劉炎國被槍決當天,在臉書po出與劉炎國的對話,提到劉不只一次向他表示若有機會出來,要對社會貢獻一己之力。(圖擷取自Handy Chiu 臉書)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相關新聞
    社會今日熱門

    網友回應

    此網頁已閒置超過5分鐘,請點擊透明黑底或右下角 X 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