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旅美教授返台考挖土機培訓課被刷掉 自認「學歷太高」被歧視

朱姓旅美教授返台報名參加「鏟裝機挖土機雙技能訓練班」甄試落榜,他自認是「學歷太高」被歧視,但法官認為他是為了省稅金報名參訓,不符合職訓目的。示意圖(高市勞工局提供)

朱姓旅美教授返台報名參加「鏟裝機挖土機雙技能訓練班」甄試落榜,他自認是「學歷太高」被歧視,但法官認為他是為了省稅金報名參訓,不符合職訓目的。示意圖(高市勞工局提供)

2021/12/03 10:59

〔記者黃佳琳/高雄報導〕曾在美國密西根大學化學系任職的朱姓教授,為了照顧年邁的母親,去年辭去教職返台創業,他報名參加「鏟裝機挖土機雙技能訓練班」甄試,筆試拿88分,但口試只得38分,總成績為64.89分,未達最低錄取分數總成績70分,他查詢落榜原因,發現竟是自己的「學歷太高」,但法官認為他是為了省稅金自行整地才報考,不符合職訓目的,判他敗訴。

54歲的朱教授畢業於清華大學材料科學工程博士班,曾先後在全新光電、工研院、美國密西根大學化學系任職,去年5月,他辭去教職返台照顧高齡90歲的老母,並打算在家中一塊四甲多的土地上種植3000顆「細葉山茶樹(小果種)」,萃取「小果粒苦茶油」,行銷全世界。

由於雇工整地每天要花7000元,且他的土地超過四甲,還要花費數月時間整理,他打算自行購入鏟裝機、挖土機等農耕設施,朱教授上網搜索全國各縣市勞工局辦理鏟裝機挖土機的職業訓練,發現大多以證照考試為受訓目標,參訓時間通常未逾50小時,但高市勞工局訓就中心委託民間公司辦理的同類型職業訓練,參訓時間則高達400小時,並包含機器維修等細目學習,他受該課程內容吸引於是報名參訓。

不過,要報名這個課程要通過筆試和口試兩關,朱教授花了兩個月時間準備考試,特地從台北南下參加考試,成績出爐後,筆試他拿到88分的高分,但他的口試成績卻只拿到38分,總平均為63分,但他符合中高齡者身分,成績加權百分之3,最後成績為64.89分,但因最低正取分數為70分,只拿到備取第5名。

朱教授查詢他的口試成績,發現自己口試成績為:1、2年內未曾參加政府機關(構)或委託補助單位辦理之職前訓練者(20分);2、服裝儀容及態度:尚可(4分);3、表達及思考邏輯:尚可(4分);4、參訓條件:普通(2分);5、參訓目的:普通(4分);6、就業意願與規劃:普通(4分),合計口試分數38分。

且口試委員對他的評語是「該民眾參訓歷史得分20分、服裝儀容及態度尚可、思考邏輯尚可、參訓條件普通、參訓目的普通及就業意願與規劃普通,詳情如錄音檔。」

朱教授不滿,直指口試委員對他有「學歷歧視」,認為他「學歷太高」、「筆試成績太高分」或「過去在學校所獲得的教育資源已經夠多」為由,刻意打壓排擠,讓他無法正取參訓,要他把機會讓給其他弱勢考生,不是「真平等」而是「假平等」,但他訴願被駁回,只好提起行政訴訟替自己討公道。

高雄高等行政法院審理時,高市勞工局訓就中心指出,口試委員依照甄試人員參訓歷史、服裝儀容及態度、表達及思考邏輯、參訓條件、參訓目的、就業意願與規劃等6項評分項目進行提問、評估及評分,依其專業及客觀之立場,選擇人才並適才適訓,程序並無違誤,並尊重口試委員專業判斷。

法官調閱口試時的錄音檔,發現朱姓教授在口試時,口試委員問他為何要來考處理他這塊農地,朱回答:「農地是媽媽的名字,現在雜草蔓生,媽媽現在已經90歲,年紀蠻大,我問過地政處,現在由我經營,要過戶、轉移農地,地政處說,現在雜草蔓生,不符合農地農用,申請轉移要8000多萬土地增值稅,身故轉移5000多萬遺產稅,但是農地農用種滿芭樂,就零稅金」。

口試委員又問他「結訓後,打算自己買機械?」朱回答:「因為常常都要整,跟我將來的稅金比起來真是天壤之別,8000多萬土地增值稅,整地後,恢復農地農用,種滿芭樂樹、柳丁、柑橘,就零稅金。」

因此法官認為,朱是為了節約稅賦,又因僱工整地費用高昂意欲減省開銷,打算自主創業、自行購買及自為操作整地器械,到處搜尋各地勞工局所舉辦的免費職訓課程,與甄試招生簡章中記載「就業為導向」的目的不符,因此口試委員給他低分,不能算是「錯誤的事實認定」,或有違反相關法治國家應遵守原理原則,判朱教授敗訴,可上訴。